听相声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全能后勤兵林意在线阅读 - 第15章危险关键点

第15章危险关键点

        林意刚在外面找了块石头坐下,丁中尉就跑出来喊道:“林助理员,跟我进来。”

        林意连忙站起,刚一进入帐篷,孟副旅长就说道:“你小子还真敢想,让战士们去堵堤岸,来,说一下你打算怎么堵。”

        林意立刻说道:“我的想法是,找一下容易决堤的关键点堵,咱们可以先巡查一圈,找出容易出问题的地方,就堵上十米的距离,咱们营有七八百名战士的,就算一人捧几斤土,也足够堵好。”

        营长一开始是挺看好林意的,但现在觉得林意想的有点太单纯了,“小林,你说的倒是简单,但你想过这些关键点怎么找了没有?就算找到关键点,我们又去哪里协调多余物资?这方方面面的事情,考虑不好就办不成事。”

        孟副旅长也说道:“其实物资的事情好解决,稻杆没有就用韧性较好的草,草这种东西遍地都是,总不至于找不到。况且我记得现在已经到了早稻的收获时间,稻杆应该不算是问题吧。小丁,等会去联系一下当地武装部,看能不能协调一下。”

        “现在最关键的一点就是,怎么找出容易决堤的这些危险点,小林,你对这方面有没有什么见解?”

        刚才在来的路上,林意还专门用鹰眼技能对着堤岸看了下,还别说,真看出了问题,在水位高的地方,堤岸已经很明显呈现出了黄色,有些地方甚至还在发红。

        红色代表危急,说明那些地方已经到了堤岸所能承受的极限状态了,如果一切安稳,雨季能尽快过去,堤岸或许还能承受住。但如果雨季未能按照预计情况停止,那些堤岸很容易出现决堤的情况。

        今天中午的堤岸决堤就是一个很明显的例子,并且堤岸决堤本身就是一个危险信号,如果在被动防御,真的就很可能陷入被动。

        林意不可能跟大家说出自己有鹰眼技能,只好现编了个理由,“报告孟副旅长,我是后勤学院毕业的,是学过应急桥梁的搭建及其相应的知识,我可以看出来。”

        营长听到这话,说道:“工兵排的排长还是土木工程专业毕业的呢,我前面还问过他,能不能对堤岸提前做好防护,他都说不行。你说就你在后勤学院里学的那一点应急手段能起什么用?你要是看不出来,就别逞强,到时候捉鸡不成在失把米,你的功劳就要大打折扣了。”

        孟副旅长可是后勤学院毕业的硕士研究生,此时也说道:“我是后勤学院毕业的硕士,虽然我学的是食品安全,但我也知道后勤学院会教授一些专业的应急桥梁搭建等课程,可那教授的都是一些应急办法,如果比专业程度的话,可能还真比不过很多学校的土木工程专业,你确定你有把握看出来吗?”

        林意刚才在来时的路上就看出来了,果断点头道:“我刚才已经察觉到一个危险点了。”

        孟副旅长立刻站了起来,对着营长喊道:“叫上工兵排,小林,你带路,咱们去看看你说的危险点。”

        营长连忙对着通讯员喊道:“快,去通知工兵排跟上。”

        然后立刻跟上孟副旅长的脚步,劝道:“孟副旅长,您要不就回帐篷休息吧,我跟着小林去看就行,毕竟这还是有危险的。”

        孟副旅长头也不回,“我过来坐镇的目的,就是为了防止在出现决堤事故,既然小林已经发现了隐患,我怎么可能避而远之,如果这样,那我还冒着大雨过来干什么?旅部不比你们营部待着舒服。”

        营长见到劝不动孟副旅长,赶忙又跟上林意,语气急促,“小林,你跟我说实话,你真的发现隐患了吗?你可别跟我开玩笑,这可不是开玩笑的事。”

        林意看向营长,“我虽然来营里的时间不长,但也足有半年了吧,您看我像是不着调的人吗?”

        营长虽然之前对林意没有什么了解,但营部毕竟也只有那么几十个人,这就像是学校里的一个班一样,身为班长,就算是半年没跟坐在角落里的同学说过话,但整天待在一起,多少也能了解这个人是什么样的品行了。

        林意在他眼里就是很守规矩的一类人,一般也不会开玩笑,再加上今天他驾驶着物资车堵决堤口,他对林意的形象一下就有了更客观的了解,林意绝对不会跟自己开这种玩笑。

        于是停下脚步,对着身后跟着的几个军官喊道:“你们别都跟着我们,快去迎一下工兵排,特别是工兵排的吕排长,他是这方面的高材生,不能缺了他。”

        走了大概五分钟,林意再次启用鹰眼技能看了一遍,发现就是这个地方泛着红点,于是招呼大家停下,“就是这里。”

        营长赶忙观察起来,但发现这里土壤都结实,根本不像是有危险的情况,连忙问道:“小林,危险点在哪呢?”

        林意此时也观察起土壤,但这里的土壤的确和其它地方没有区别,虽然下了这么多天雨,但表面依旧坚硬,不像能溃堤的样子啊。

        可鹰眼技能不会骗自己啊,这里的确是泛着强烈的红点。

        就在林意还纳闷的时候,工兵排的吕排长跑了过来,“报告营长。”

        营长赶忙说道:“快,小林,你给小吕说一下你发现的情况,他是学土木的,你们交流起来更容易一些。”

        吕排长在来的时候,就已经听说了情况。

        再加上他对林意是相当佩服的,因为他就是干工兵的,知道决堤后的口子是有多危险,但即使这样,林意还是奋不顾身的驾驶着车堵了过去,这个勇气他是相当佩服的。

        所以当即就说道:“我能大概明白林助理员的想法,我和工兵排的孙班长前几天专门探测过这边的水位,当时孙班长就跟我说,这边的水位深,堤岸的承受压力大,再加上堤岸下方水土流失严重,可能会出危险,对此情况我也做了上报。”

        “但是经过我们的计算,当时这个地段出危险的几率并不高,就没有当成重大隐患排除。现在应该是林助理员又发现了新的情况,我这就让人先去测一下。老孙,带几个人在测量一下堤岸厚度,计算一下压力。”

        孙班长听后,立刻带着仪器跑下堤岸,开始测量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