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飞升从拍小视频开始在线阅读 - 第6章 孔家的目的

第6章 孔家的目的

        靠山镇,孔家大院内。

        孔家家主孔云海正与一个中年人对弈。

        啪!

        中年人随手落下一子,道:

        “大哥,消息发出去已经好几天了,却一直没什么动静。

        我们要不要提一下悬赏的价格?”

        孔云海笑道:“不急,距离六公子外出游历还有一段时间,不必急着提价。”

        中年人皱眉道:“可我们收到酒缸之后,还需要处理一段时间。

        若是迟了,恐怕就赶不上了。”

        孔云海不慌不忙道:“急什么。

        这次还不能确定与六公子一起游历的到底是不是‘圣手酒姑’何术白。”

        中年人急道:“没有确切消息,就说明仍旧是‘圣手酒姑’的概率极大。

        这位姑奶奶极为好酒,若是到时我们仍旧准备不出新酒的话……”

        孔云海摆了摆手到:“那就把我们压箱底的那几瓶好酒拿出来招待‘圣手酒姑’好了。”

        中年人摇头道:“这恐怕不妥。

        何术白异常挑剔,我们孔家的藏酒又并没有特别奇特之处。

        上一次,她就不满我孔家之酒过于普通。

        如果这一次还没有新意的话,恐怕会惹得她不快。

        到时候,我们孔家的份额一旦因此而降低,得不偿失啊!”

        孔云海听到这句话,正准备落子的手不由有些迟疑了。

        经过这几年的尝试,他们已经调试出了数种新酒,只是那些新酒无论口感还是品质总是差了一些。

        正因如此,他们才想着求购品质更高的精酿酒缸。

        只是如果更换酒缸也不行的话,那收购的元石就全都浪费了,所以孔云海才给出了那么一个颇为吝啬的价格。

        就在他衡量着得失的时候,忽然有一个仆人飞奔了过来道:

        “家主,有一伙人扛着一口大缸过来了。”

        中年人闻言微微一愣道:“竟然真的有人接了这个单子?”

        孔云海扫了自己堂弟一眼,笑道:“怎么样,我开的价格还算合理吧?”

        他说完之后,又扭头对那个仆人道:“让他们进来!”

        报信的仆人却摇头道:“家主,那个领头的人怕咱们胡乱杀价,不愿进咱们院子。

        他说咱们孔家如果想交易的话,就到院子外面跟他们当面交易。

        现在外面已经聚集了不少看热闹的人了!”

        孔云海脸色一沉道:“一群鼠目寸光的家伙,我孔云海岂是胡乱杀价之人!”

        一旁的中年人连忙劝道:“门外的人既然敢当着那么多人与我孔家交易,带来的东西多半不错。

        我们还是出去看看吧!”

        孔云海一脸的不爽道:“要我看,他们就是怕带来的赝品被我们当场识破,所以才不敢进我们孔家的院子!”

        中年人似乎已经习惯了这种场面,他毫不犹豫道:

        “既然大哥担忧,那就把那几个鉴定师通通叫过来好了。”

        孔云海点了点头道:“也好,我倒要看看他们带来了什么珍品!”

        他说完之后,就大踏步的朝着院外走去。

        孔家大院外是一条宽敞的大街。

        此时这里已经聚集了不少闲人。

        他们正围着中央的一口大缸窃窃私语。

        “竟然真的有人接孔家的生意,那些人是怎么想的,就不怕被坑?”

        “你傻了吧,没看这些人都带着家伙呢吗,要我说他们的缸多半不是什么正经来路。”

        “你这么一说,我看这几人还真的有些眼熟……”

        “哎呀,我也想起来了,那个抗缸的大个儿不是双龙山的土匪吗!

        上次我在商队打杂的时候,还见过他们拦路抢劫来着!”

        “真的假的啊,这伙土匪怎么敢这么明目张胆的进咱们镇子?

        对了,你被打劫的那次是怎么跑出来的?”

        “跑什么跑,我们根本没跑。

        听说他们的实力不行,根本打不过咱们商队的人。

        不过跑商有跑商的规矩,不会轻易与人结仇。

        再加上我们老板怕赶跑了他们几个,惹来了更厉害的家伙,所以每次路过双龙山附近,都会象征性的给他们一笔领路钱。

        一般只要看到他们几个现身,我们老板就知道附近还是安全的。”

        “这么说这伙人还算是善匪,怪不得敢大摇大摆的进咱们镇子。

        “可这样的话,他们那口大缸是怎么来的?”

        “也许是走了狗屎运了吧……”

        就在这些人窃窃私语的时候,孔家的大门终于被人从里面推开了。

        孔云海挺着胸膛从里面走了出来。

        他先是将门外的这口大缸细细打量了一遍,之后才看向了陆大人等人道:

        “你们……是从双龙山来的?”

        陆大山早就被附近的议论弄得十分不爽了。

        此时又被追问来历,他顿时没好气道:“我从哪来关你什么事。

        你们就说这口缸要不要吧!”

        孔云海双眼微微眯起道:“身为盗匪,竟然如此张狂。

        你知不知道,只要我一声令下,你们几条杂鱼一个也出不了靠山镇!”

        在他说话的时候,双眼中隐隐有光华闪过。

        陆大山只觉得浑身微微一凉,好似被什么猛兽盯上了一般。

        这是通窍境的气势!

        若是放在几个月前,陆大山多半会被这股气势压制。

        然而现在,他已经是炼体九重的武者。

        昨天的那个观想图,更是让他实力再次提升了不少。

        这种程度的气势压制,根本没有对陆大山起作用。

        他单手按住刀柄,沉声道:“我倒还真想试试,你们孔家能不能把我们兄弟留下!”

        谁都没想到陆大山会在孔家的地盘上如此强硬。

        那些吃瓜群众在经过了短暂的诧异之后,一个个都兴奋了起来。

        在娱乐匮乏的镇子里,这种场面可是不多。

        有人小声嘟囔道:

        “这个年轻人看着也不怎么凶啊,办起事来怎么这么狂。

        他难道就不怕真的把孔家给惹急了?”

        “对呀,老二,你不是看错了吧,这些人真的是连你们商队都打不过的毛贼?”

        “这……没有错啊,当时就是后面那个大个儿带我们走的双龙山。”

        “那握刀的那个人呢,你见过吗?”

        “那个人……有点儿眼生。”

        “我见过,我见过,那人是他们大当家。

        我三叔跑商的时候跟他打过交到。

        前些时候他来我们镇买过几次东西,我三叔还让我招待他来着。

        不过我听三叔说,他最近一段时间他不怎么露面了,还以为他出了意外呢。

        没想到他一出来就跟孔家杠上了……这次有好戏看了。”

        周围的议论声越来越大,若非孔家在靠山镇积威太盛,此刻说不定都有人开始叫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