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噬天改命决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二十八章 情若是长久,又何怕恨

第一百二十八章 情若是长久,又何怕恨

        徐庆年的一声疾呼,让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了叶幽幽的身上。

        只见她的面部表情逐渐僵化,浑身散发的黑色气体比之前还要严重,周天愤恨的眼神死死盯着这两个暗探。

        “你们都做了什么?立即停手!”

        周天嘶吼着,四周其他宗门的人看见此情此景落荒而逃,只剩下夕云宫的母女二人一直站在原地。

        “娘!咱们还是走吧,这两个暗探很明显实力很强,书院这么多弟子都败下阵来,就连白清河前辈都无法打过,咱们在这能有什么用!”

        此时的周天全身颤抖不止,眼底猩红更是愈发明显,像极了多日未进食的野兽。

        徐庆年想上前安抚周天,可也不知道说什么好,此时此刻唯独能劝退周天的只有夫子,可夫子却迟迟不动,不知在等什么。

        焦急万分的苏星河还有其他弟子反方向的朝着叶幽幽而去,希望能用自身气海消除浩天阁的傀儡术。

        “幕老,怎么办?如何才能消除叶姑娘身上的傀儡术啊!”

        宋暖暖着急的问道。

        幕老看叶幽幽虽是傀儡术缠身,但还有没有真正发作,于是贴近看了一圈摇了摇头叹气道:“这傀儡术是认主的,如果把这二人杀了还好,如果让他们俩持续在这,傀儡术是消除不掉的。”

        徐庆年也跟着急忙说道:“是啊,叶姑娘前些天的傀儡术已经消散,就是因为离浩天阁的人比较远,看来想彻底清除她体内的傀儡术,还是要让浩天阁的人亲手解决!”

        就在他们说话的同时,周天听的一清二楚,为今之计只能将此二人杀掉一个留一个。

        想罢,周天双脚用力向前奔去,脚后生风,撮起层层尘土,抽出封天刃上去就是一刀,这一刀足足用了周天九分气海,力道之足,哪怕是夫子估计也要躲上一躲。

        果不其然,那两个暗探分别向左右躲了过去,周天一刻不停歇,站稳后又是一横扫,两名暗探也不示弱,将手中飞刃纷纷掷出,六把飞刃擦星带火,直奔周天的命门而去。

        周天原地旋转三百六,将手中的封天刃顺势朝着其中一名暗探飞去,一击即中,生生的将这名暗探扎在了习武场大门之上。

        这一瞬间,让华北北震惊,居然有这么大的威力,看来周天不发威则好,只要动怒发威,势不可挡。

        而此时的夫子和徐庆年却观察到了不对劲,周天突然这么厉害,应该和他体内的苏兰有关,如若不是,那就是他的噬魂之气在帮助他。

        周天缓缓走到这名已经死了的暗探身前,用力将刀拔出,那暗探的尸体如同一滩烂泥般躺在了地上,双眼还未闭上,死相惨不忍睹。

        另一名暗探看见自己的同伴已经被杀,想逃跑,可周天的反应迅速,将全身气海运用在拳头上,一拳而过,直接将此人打翻在地,一口黑血吐出,一点招架的能力都没有。

        在场所有人对周天这一系列举动看得是目瞪口呆,就连白清河都有些难对付的暗探,居然让周天如此轻易的化解。

        苏星河看了看白清河:“白前辈,这….”

        白清河微微低头,认真的看着周天的全身上下,点了点头:“夫子猜测的不错,十三刚刚应该将体内的气海和噬魂之气全部融合,没有半点遗漏,才会发挥出如此强劲的力量,只要十三日后能控制自身怒火,自由运用他体内的噬魂之气还有气海,假以时日,在场所有的书院弟子,包括夫子和我在内,无人是他对手!”

        苏星河听白清河这么说,心中一怔,默默私语:“无一人是他对手?”

        “没错,但还是要靠他自身,没有好的引导,或者让人误导,也随时可能坠入魔道,尤其是浩天阁的人,如果对他成功施展诡术,傀儡术,稍加控制,后果不堪设想。”

        苏星河眼神攒动:“白前辈,照你这么说,十三他日后是好是怀,一半是他自己努力,一半是看浩天阁有什么动向?”

        白清河紧盯前方,默默点了点头。

        与此同时,那名暗探却突然没有了刚才那般恐惧,反而大笑道:“周天,没想到浩天老祖说的没错,你才是最后控制天下的人,既然如此要杀要刮悉听尊便,想让我去除你妻子的傀儡术,做梦!”

        暗探嘴硬的很,并一心求死,让周天一时无法做出任何动作,两人僵持在那,让在另一侧的宋暖暖十分着急。

        “师兄们,快想想办法,叶姑娘似乎有了什么反应!”

        徐庆年和夫子顿时朝着叶幽幽的方向看去,只见她慢慢向前走去,不管宋暖暖如何劝阻,如何拉扯,似乎对她都没有任何效果。

        因为是周天的妻子,张慢慢和关七七又不好对她随意撕扯,急的一头汗的张慢慢大声疾呼:“夫子!到底该怎么做!”

        夫子看他们焦急的样子,纵身一跃,跳到了那名暗探身前,看着他躺在地上痛苦难捱的样子,很严肃的说道:“说什么浩天老祖让你们做的,根本就是胡诌,我的弟子曾经在不可知之地见过你们浩天老祖,根本没有在浩天阁内,如今的浩天阁已经名存实亡,根本就是私人作恶的工具,你还恬不知耻为他们效力!”

        “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别以为我不知道如何消除傀儡术,如果你再不说出浩天阁的办法,我就要用我的办法了!”

        夫子一边说着话,一边青筋凸起,就连徐庆年和白清河都没看见过夫子如此愤怒的时候。

        而暗探被他这么一说,有些惊诧,小声嘀咕着说道:“你们怎么知道不可知之地?”

        随后大声吼道:“夫子是吧?就算我死,我也不会告诉你解除之法,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我呸!”

        一口痰吐在了地上,小小的眼睛突然瞪得很大,视死如归的架势让夫子一直摇头。

        “我本不想做出如此残忍之事,这是你逼我的,十三你靠后!”

        周天面目狰狞,看着眼前躺在地上的暗探,恨不得一掌将他的脑仁破碎。

        这时,白清河跑了过来,眼神有些恍惚,更显得十分忐忑。

        白灵儿见状也跟了上去。

        “爹?你?”

        白清河急忙拽住夫子的衣袖:“夫子,你当真要这么做?当初你这么做让我苦苦在井中一待就待了数于年,可如今这叶姑娘可是女子,就算你忍心这么做,十三又怎么忍心?”

        周天看他们一直犹豫不前,厉声问道:“夫子!白前辈!到底怎么了?为什么还不动手!”

        夫子的眼神也慢慢变的坚硬起来,侧头转身对周天严肃的说道:“十三!接下来我要问你的,关乎你和幽幽的未来,你想好在回答我!”

        周天不假思索,刚要回答,徐庆年一把抓住他的手轻声说道:“少爷,待会夫子问你什么,一定要想清楚再回答!”

        周天余光扫了一眼徐庆年并没有说什么,一直看着夫子和白清河。

        “那么好,所谓浩天阁的傀儡术,当年白清河也被控制过,那时他做火入魔的同时,也发明了一种傀儡术,当初还算初级阶段,并没有现在这么熟练。”

        “当时,白清河痛苦难捱,我想了很多种办法,终于让我破解,那就是让白清河全身不得动一下,更不能催动气海,然后将他当时体内练就成的气体抽出,再施加我的气海将其附着在他的身上,这样一来,气海和他体内的气体就会一直在周围相继融合,但随之而来的就是白清河的痛苦。”

        “要知道,当时他体内的气体就是如今浩天阁身上的黑色气体,我接下来要做的就是,把这名浩天阁暗探变成一股气体,随后将叶姑娘抛入井中,用身后锁骨的链条将她体内的气海封印,让浩天阁自身的黑色气体和我的气海注入她的体内,让他们互相融合,互相吸收,这样一来,会给叶姑娘带来无法形容的疼痛。”

        “十三,这种痛苦当年白清河受过,如今你的妻子不知能否挺得住?我问你,你当真要这么做?还是把这个暗探放了,让你和叶姑娘跟着他走?”

        夫子这么说让其他弟子听见,纷纷嚷道:“夫子,不能让十三跟他走啊,夫子!”

        苏星河看见这种情况,也分外着急,如果让周天跟着他走,那么….那么刚才白清河所说的那种情况就会发生,周天很可能会变成坏人,从此坠入魔道。

        绝对不能让夫子这么做,于是向周天身前的暗探跑去,想直接将其杀死。

        可没等他跑出去半步,周天却轻轻的回答道:“那就按照夫子当年的做法那么做吧,我不能和他走,这一走,我心知肚明。”

        “浩天阁一直想要我体内的噬魂之气,如果跟他去了,被浩天阁的傀儡术控制,那样还不如直接杀了我!”

        “我和幽幽如今也只是欠一杯合卺酒罢了,我可以等她,不管多久。”

        看着周天落魄的样子,宋暖暖哭哭啼啼的说道:“我知道,我知道这是最好的办法,可到那时,叶姑娘知道会恨你的!”

        周天看了看夫子,又看了看习武场台阶之上的幽幽,不禁笑了笑:“情若是长久,又何怕恨?”

        话音落,夫子点了点头,催动全身气海,双手向这名暗探的身上压去,顿时那名暗探疼痛不止,嘶吼声险些吼破了所有弟子的耳膜。

        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