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全能千金成了迟爷的心尖宠在线阅读 - 146 通缉红栀

146 通缉红栀

        沂山之内,原本安静的山涧骤然地动山摇,所有的一切都开始摇晃震荡,树上停歇的鸟儿振翅惊飞。

        被困在阵法之中的人都停止了动作,需要将灵力灌注到脚上才能勉强站稳。

        伏洪挣扎着到了沈阔身边勉强搂住了他,两人对面的泊罗等人也是如此,性差点被突然震荡的地面给摔在地上。

        “阔爷,是不是那边出事儿了!”伏洪挣扎着开口。

        与此同时一阵强光自远处升起,将这山间照耀的宛若白昼,沈阔见多识广,一眼就看出来那边是出了什么问题了。

        “一定是有东西出来了,否则的话不会有如此充沛的灵气。”

        这地动山摇,肯定也是那东西引起的。

        他的话也让伏洪明白过来,“难道是净妖塔?”

        对面的人动作十分敏锐,已经纵身上了鵕鸟的背,往强光出现的地方飞去。

        “沈阔,再有下次你就不会这么好运了。”

        泊罗临走的时候捂着伤口放了狠话,没想到这么多年,他居然还是这么难对付。

        几乎在一行人走远之后,沈阔支撑不住身体一口血吐了出来。

        “阔爷,您没事儿吧!!”伏洪大惊失色,“刚刚不是还好好的吗。”

        怎么一下就出事了。

        沈阔抹去唇角的血,撑着身体站起来,“我们必须抓紧过去看看!”

        如果那东西不是落入迟肆的手中,他们一切努力都白费了。

        “你慢点,我带你过去。”伏洪说着放出了契约灵鸟。

        现在的局势,净妖塔显世,肯定所有的人都往那个方向过去了,他们如果不赶紧一些的话,只怕后期会有变动。

        两人的灵鸟刚刚飞入天空,刚刚他们所站的位置落下来一队人。

        这些人都戴了统一的面具,身上穿了能够完美和夜色融合的黑色罩袍,在黑夜之中便于行动。

        “主上,我们还跟吗?”

        最中间的人身形娇小,看上去不像是个男人。

        “跟,沈阔在这里,我们不愁没机会。”

        说话的人声音沙哑,但却还是能听得出来是个女人的声音。

        “是!”

        一行人动作极快的穿梭在地面的树林间,宛若潜行的猎豹,就算游走于地面也还是和天上飞的人保持了一定可追踪的距离。

        明阳陵之中,美轮美奂迷人的枫树林化成烟雾消散,穆浅和迟肆并排而站,她面露可惜之色。

        这样好风景的地方,终究只是虚妄。

        几乎在枫叶消散殆尽的时候,两人脚下所站的土地震动停下,从最中间的位置开始裂开。

        无数道裂痕从中向四周蔓延,巨大的灵力倾泄而出,冲破天际。

        穆浅也随之感觉到了从四面八方围攻给来的灵者,如此大的阵仗,怕是看过几本书的人都能猜得到,肯定是神器现世。

        强光消散,穆浅看到了悬浮在半空中的青色宝镜,周身散发出莹莹光泽,青色的光芒比这世间所有的青色都要绚烂。

        迟肆抬手,受到召唤的镜子到了他的掌心之中,原本的尺寸爷缩小了数倍,变得只有男人的手掌那么大。

        他转身,将镜子送到了穆浅的面前。

        “这是你想要的东西。”

        穆浅有些不太敢碰,做了心理准备之后她还是伸手将东西接过来。

        她对着镜子催动灵力,可半响都没有任何的动静,按理来说出现的时候有那么大的动静,这东西不可能是假的。

        “先回去吧。”迟肆开口道。

        自古神器都是有脾气的,可不是任何人都能够随便使用的。

        穆浅有了这个认知也只能跟着迟肆先返回,来日方长只要东西到手上了,总是有能使用的时候。

        “等等,那净妖塔呢?”穆浅忽然抓住迟肆的袖子开口。

        外头所有的人可都是冲着净妖塔来的,如今他们如果没得能拿到东西的话,是不是有些吃亏了。

        “那东西不在这儿。”迟肆开口道。

        虽然他不清楚流言是怎么出来的,但净妖塔的确不在陵墓之中。

        这里所有的阵法结界已经有清空镜支撑,如果再出现净妖塔的那样的神器,整个明阳陵不可能支撑得住如此磅礴的灵气。

        穆浅也知道净妖塔不在这里,既然如此,怕是所有的线索都断了。

        “走吧。”迟肆忽然拉住她的手往前走。

        穆浅心里盘算着净妖塔的事情,也没顾得上两人之间的动作如何亲密。

        两人消失在沂山内,两人走后,四面八方来到的人也最终到了陵墓前。

        可刚刚的强光已经告诉了所有人,只怕墓中的宝物已经被人取走,山间所有设下的阵法都早已消散。

        现在再入墓中也已经没有任何意义。

        “东西是被谁给取走了。”泊罗看着已经开始逐渐冰封的墓门。

        如今这情况一眼就能看得出来,东西已经被取走,墓门开始被冰封,整个明阳陵外围开始划出结界,只怕没多长时间就要彻底陷入地底。

        “有人看到红栀在这里消失!!”

        围观的人之中有人喊了句。

        沈阔和伏洪站在角落里,望着眼前的景象,两人心里隐约有些不安。

        “东西一定是被她给拿走了,她还冰封了明阳陵!”

        有了这个认知,人群中情绪平息的人越来越多,原本这东西就是谁抢到便是谁的。

        他们技不如人,也不能说什么。

        只是这个凭空冒出来的红栀未免也太猖狂了些,明明才出现不过几个月的时间,做的事情却是普通灵者几辈子都无法做到的。

        旁的不说,就光是破了束灵处阵法这件事情,就已经足以让许多人胆战心惊。

        “看样子,红栀小姐这次是彻底出名了。”伏洪小声道。

        也不知道这样的出名,对她而言是好事还是坏事。

        “福兮祸所依,祸兮福所倚,谁又知道未来会如何。”沈阔意味深长的看向对面还在愤愤不平的一行人。

        经过这次的事情,只怕后续寻找红栀踪迹的人会越来越多。

        净妖塔声名在外,觊觎的人不计其数。

        在明阳陵这样的地方放着都尚且源源不断的有人冒险来寻,如今落入人手,不会比在墓中还凶险。

        泊罗听了这话轻笑出声,“早就听过这个名字,没想到不过一个年龄不大的小姑娘还能有这样的本事。”

        看样子当真是要好好的拜访拜访了。

        最远处,跟着沈阔和伏洪来到墓门前的一行人将所有人议论的声音清清楚楚的听入耳中。

        “主上。”她身后的人叫了声。

        中间的人只看了眼,转身离开,“不惜一切力量找到红栀。”

        既然东西都被人拿走了,他们这些人守在这里也没什么太大的意思,一些本事不强的人原本就没抱着能够抢到净妖塔的心思来的。

        不过是想从明阳陵之中能够捡些好处,在现在陵墓被封,他们也只能悻悻而归。

        “鬼门听令!”泊罗转身。

        他身后的一众人应声,“是!”

        “不惜一切代价,追踪红栀。”泊罗下达命令。

        无论如何,净妖塔必须归于鬼门,否则的话后患无穷。

        最远处的山峰上,足以俯瞰下方一切位置的地方,不大的岩石块上站满了人。

        “有意思。”楚昼冷然出声。

        站在他右后方的秋月绒扫过下方的人,他们站在这里监控了一晚上,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个样子。

        这次各方势力来势汹汹,其中不乏名声鼎盛或者是穷凶极恶的灵者,没想到最后东西会落到红栀的手中。

        “看样子束灵处也要同这位红栀小姐好好较量较量了。”楚昼整理了信息之后将臂弯上的飞鸟放出去。

        “你的意思是?”秋月绒看着他。

        “上次破了束灵处阵法,没有对外通缉她,是部长仁慈,而这次可没那么好糊弄过去了。”

        听了楚昼的话,秋月绒明白过来他们这是想做什么。

        “明阳陵中的东西从来没有归属,她凭自己的本事拿到了,束灵处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都没资格通缉她吧。”秋月绒开口道。

        “没资格?”楚昼嗤笑,“光凭她闯束灵处这一条,我们就已经有资格处理她,更别说本次引诀院遇袭可能同她有关系,秋主队,你可别昏了头了。”

        这样的说法秋月绒明了,可如今他们也只是怀疑,并没有实打实的证据证明引诀院本次遇袭和红栀有关系。

        “我们并没有亲眼看到她拿走了净妖塔,没有证据哪怕通缉也是无用功,只会惹人笑话。”秋月绒提醒道。

        束灵处上次的脸面丢的还不够吗,这次还得上赶着过去丢人。

        “所以她只是嫌犯,这人棘手的很,交给你们杀风了,半个月之内我要听到确定的音讯,有问题吗秋主队?”楚昼大刀阔斧的下达命令。

        秋月绒听了这话倍感无语,却也只能点头应下来。

        虽然三大主队的地位平等,可所有人无形之中都承认一点,破灵是部长直辖,处理过太过的大案要案,如今上面又将这些事情全权教给楚昼处理。

        她也只能听这人的话。

        “你可以广撒网重点捞鱼。”楚昼提醒她,“那下面站着的人之中不乏有追踪术极其厉害的人,这洲际地下世界找人的门路四通八达,如果杀风没有这个本事,不如想想是否能借别人的力。”

        楚昼说完整个人消失在夜色之下,只留下了秋月绒和身后的一队人。

        “这未免也太过分了,他怎么能这么说话呢,破灵也不见得比咱们高人一等啊。”秋月绒身后的队员愤愤不平。

        虽然三队之间能力的确是有悬殊,可在束灵处的地位是一样的,谁也没有比谁高出等级去,这个话凭什么说的这么难听。

        “就是,他厉害怎么不带人去抓红栀啊,刚刚在这儿站着干什么呢,不就是怕败在红栀的手上丢人吗。”

        这话脱口而出的队员迅速反应过来,急忙对着秋月绒解释,“主队,我不是那个意思。”

        秋月绒只看了眼下方的情况如何,面无表情的开口。

        “走。”

        无论如何明天天一亮,整个洲际都会传遍今晚上的事情,无论净妖塔是不是在红栀的手上。

        都会有不计其数的人寻找她的踪迹,这可不是什么好消息啊。

        名声太过,如果没有与之相匹配的实力,只怕会引来灾殃。

        沈阔和伏洪沿来时的路返程,往帝都的方向过去,如今已经做到了迟肆的要求,他也得先去确定情况才行。

        不少人悻悻而归,下山的速度是上山的十倍百倍,没一会儿还极其热闹的山中跑的就只剩下几个人了。

        “阔爷,我们接下来去哪儿啊?”伏洪开口道。

        沈阔撑着身体往山下走,刚刚他被泊罗打伤,现在伤口开始分化出腐肉,如果再不抓紧时间处理,只怕会危及生命。

        “去巽集。”

        听了沈阔的话,伏洪也不敢耽搁。

        必须马上找医生给阔爷治伤。

        两人靠近沂山边境的时候,被前方的人挡住去路。

        他们都是从书上跳下来的,一个个的身手矫健,速度比普通的灵者快了不止一倍。

        “别来无恙啊,沈阔。”

        最中间的人看着他轻笑出声,笑声分明。

        “没想到当年束灵处赫赫有名的战将,如今成了这样狼狈的模样,还真是让人感叹时光……”

        伏洪往前一步挡在沈阔的面前,身上的飞镖已经握在掌心。

        “伏洪,你先退下。”

        沈阔目光直视前面的人,没有出手攻击的意思,“没想到你也来了。”

        月光下,她的罩帽打开,伏洪看得清楚她脸上带着的紫色蝴蝶纹样的面具。

        这人,是传说中的魑。

        曾经和沈阔同一时代的高手,传说用毒钻研,这世间就没有她解不了的毒,是个用毒高手。

        可魑早在二十年前就已经身死了,这些年爷一直销声匿迹,今晚上却忽然出现了。

        “沈阔,我本来还在奇怪怎么会有人能那么轻松的出入明阳陵,一看到你我便明白了,你果然,还和当年一样啊……”

        沈阔挽唇轻笑,“你不是也一样吗?”

        这世间总有些事情,是不能忘记的。

        他们这样的人,也没资格忘记。

        /91/91048/2935564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