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全能千金成了迟爷的心尖宠在线阅读 - 106 云穆浅,该不会是你故意的吧

106 云穆浅,该不会是你故意的吧

        第一堂课就闹出了这么大的动静,而且大部分的学生都有不同程度的受伤,这件事情陆渺这个先生可是难辞其咎。

        驭兽院的灵师都是十分专业的,上课之前所有的东西都要检查一遍,哪怕是偌大的驭兽场也是一样。

        出了这样的纰漏,外面的人也只会怪是陆渺没有做好充足准备的缘故。

        最先对穆浅发起攻击的是叶玄歌的四角箐鸟,而且是突然发难,叶玄歌也以最快的速度制止。

        如果换做是别人被攻击的话,肯定早就已经死无葬身之地了。

        换做是其他的人,别说是拦不住四角箐鸟,就连旁边这一二十只大大小小的灵兽都打不过。

        对比起穆浅这个被袭击的对象,身边所有的学生几乎都受伤了,方霓因为沾得靠近穆浅,而且她自己本身没有灵兽,所以得以幸免。

        “疼。”洛枝抱着手痛呼出声,“轻点。”

        方霓给她上完药之后将绷带绑上,“已经好了,幸好伤的不重,你就好好的吃饭睡觉,养两三天也就好了。”

        “小月要睡到什么时候去啊?”洛枝看着脚边的灵兽。

        被陆渺施了昏睡咒之后,所有的灵兽都陷入沉睡之中,只有他们身边的主人还在哭天喊地的。

        “没一会儿已经该就会醒了吧,你还是担心担心你自己的伤吧。”方霓说了句。

        一旁的穆浅找了凉快的地方坐下来休息,黑虎兽这会儿警惕起来,端正的坐在她身边,耳朵竖直的环顾四周。

        显然是对刚才的事情起了戒备。

        “浅浅,你有没有受伤,我给你上点药吧。”方霓拿着药瓶走过来。

        “我没事。”穆浅回了句。

        倒是身边所有的人几乎都是一副惊魂未定的神情,倒是她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方霓羡慕的说了句。

        “浅浅真厉害,普通人碰到这样的场面早就吓破了胆了,你却一点都不怕。”

        穆浅看向对面被众人簇拥询问伤情的人,倒是觉得有些好笑。

        她从前在锁灵阁的时候别说是灵兽了,就是上古凶兽她都不害怕,无论什么样的邪灵怨祟她都不怕。

        这些也只不过是雕虫小技而已。

        “浅浅,你说到底是谁想害你啊?”方霓往前坐在穆浅身边。

        大家都刚入学,彼此之间还不算熟悉,穆浅应该不会这么快就惹人不快,甚至想要她的命吧。

        那么多的灵兽,如果不是穆浅自己有本事的话,哪怕扑过来也能把她给踩死了。

        “是啊,真是狠毒,居然想要你的命。”洛枝冷哼一声。

        她的手现在还火辣辣的疼,要是让她知道是谁干得这事儿,她非得揍死他不可。

        “不一定是想要我的命。”穆浅回了句。

        “什么意思?”方霓奇怪道,“那么多灵兽同时发狂,如果陆先生不在的话,你肯定是会出事的。”

        “你也说了,陆渺在。”穆浅说了句。

        这几天她连续出风头,光是和付尘翎的那一架打的基本上整个学院都知道她的本事不低。

        想要对她动手就不能用普通的招数,更别说这还是在课上了。

        能做引诀院的灵师,自然都不是普通人,陆渺如果连发狂的灵兽都控制不了的话,也就不配做这先生了。

        “那能是为了什么。”洛枝看向穆浅。

        方霓想了想,还是小心翼翼地开口,“其实大家都刚刚入学,彼此之间都还不熟悉,哪怕互相看不顺眼,也只不过是些小打小闹而已,应该没有人会傻到要在学院里杀人吧。”

        在入院之前,杀人这样的事情起码在方霓的世界里是暂时不存在的。

        可是真的选择了修灵,就什么事情都碰得上。

        “现在谁能知道是为了什么,等陆先生查出来,我们不就知道了。”穆浅说了句。

        看到树荫下的人气定神闲的样子,这边被波及的人反倒是冲了过来。

        “云穆浅,是不是你搞得鬼?”

        宋湘离带着几个女孩子走过来居高临下的看着她,气势汹汹大有兴师问罪之意。

        “你们脑子被驴给踢了?”洛枝骂了句。

        这青天白日的来说什么胡话呢,真是够有病的。

        “刚刚的局面你们可都看到了,我们都伤成这样,反倒是她毫发无损,我很难不猜想这不是她故意的。”宋湘离盯着地上的人。

        “你们受伤是因为你们没本事,怪不得我。”穆浅挑眉回了句。

        宋湘离被这话说的快气死了,“要不是你我们能受伤吗,你难道不觉得惭愧?”

        “你每天走路踩死那么多蚂蚁,你惭愧吗?”

        “你!!”

        听着穆浅的话,洛枝笑得乐不可支。

        “今天的事情我们大家都不想,你们还是好好的去治伤吧,至于事情的真相如何,等陆先生调查之后会说清楚的。”方霓劝道。

        “还用调查吗?”宋湘离盯着穆浅,“真是个麻烦精。”

        这人从一入学开始,周身就围绕着数不清的争论,现在还牵连到他们了,真是让人无语。

        “你们的灵兽发狂攻击我,我还没有追究你们这些主人管教不力的责任,反倒是围过来怪我了,你这先下手为强用的挺不错的啊。”穆浅看着宋湘离。

        这话将宋湘离的嘴堵得死死的,洛枝也听出来了穆浅的意思。

        “对啊,说起来是我们的灵兽攻击了穆浅,在场的所有人身上都有责任,你这么忽然冲过来发难,我很难不怀疑你不是在推卸责任啊。”洛枝盯着宋湘离反问。

        忽然被这么一说,宋湘离往后退了一步。

        “你们血口喷人,居然想把事情赖在我头上!”

        穆浅往后靠在黑虎兽的身上,悠闲的盯着她,“是你自己跑出来的。”

        洛枝鄙视道,“你再多说,这事情可就真的成你干的了。”

        宋湘离身边的人扯了扯她的袖子,她瞪了穆浅一眼之后往后退。

        李屹明站在远处将一切尽收眼底,对比起身边这些受伤的人,穆浅的气定神闲可真的是鲜明的对比了。

        “看到了没,她的本事可大着呢,我们只要用好这本阵法图,不愁没有出头之日。”

        郭朝赞同的点头,“所以这东西肯定不能还给她。”

        不光如此,而且还要咬死了这不是穆浅的东西。

        “但是你觉得是谁要害她?”

        能搞出这么大的动静,而且还在陆渺的课上动手。

        “她进入学院之后得罪的人能有这本事的,还用我们猜?”郭朝说着补了句,“一定是付尘翎。”

        那个伪君子。

        李屹明摇头,“不会是他,付尘翎这个人想来光明磊落,不会做这些事情。”

        郭朝冷哼一声,“那个冠冕堂皇的伪君子,就连你也被他骗了,云穆浅让他丢了那么大的人,殿前争灵兽,最后灵兽还自动认主了,他心里指不定怎么恨呢。”

        装的一副光明磊落的样子,其实背地里不知道怎么算计人。

        “你以为他是你啊。”李屹明回了句。

        “你什么意思啊,别拿我跟他比,我多么坦坦荡荡的。”郭朝反驳道。

        “详情如何我们还要等陆渺调查之后才能知道,但我能确定肯定不是付尘翎。”

        付尘翎的性格,不会背后算计人。

        明明当面又不是打不过,干什么要当小人。

        ……

        陆渺的追踪术出去几趟之后飞了回来,浅蓝色的灵气最终落在了一只土黄色的毛球身上。

        那灵兽已经受了他的昏睡咒睡了过去,他走过去蹲下身来,伸手拨开了它背厚重的毛发。

        果不其然,黄色的毛发之下纵横悬挂了不少的红果。

        “这是谁的灵兽?”

        一旁守着的人起身拍了拍衣服,“是我的。”

        洛枝看了过来,和穆浅介绍道,“那是苏蔓,从来话就不多,但是灵力也不弱。”

        苏蔓的个子和洛枝差不多高,一头黑色的长发及腰,长相清秀。

        “它身上的这些东西是怎么回事?”

        苏蔓低头仔细检查,对比起其他灵兽身上的一两个红果,她的灵兽毛发覆盖之下,全部都是。

        “这,这我也不知道啊。”

        “这灵兽叫滚滚兽,腿短毛发旺盛,基本上不依靠腿脚移动,一般都是用来滚的,而且最喜欢寻找玩伴,外表可喜攻击力又低,所以其他灵兽不会忌讳它。”洛枝开口介绍道。

        这种灵兽外表软糯可爱,还是很多人都特别喜欢的。

        “所以它会到处找玩伴,别的灵兽也都喜欢和它玩,所以在和这些灵兽玩的过程之中就能够将这红果沾到它们的身上。”洛枝恍然大悟。

        苏蔓一听这话,吓得急忙摆手,“没有,不是我们做的,我也不知道这红果是怎么来的。”

        洛枝揉了揉鼻子,刚入驭兽场的时候这滚滚兽就来找过小月,两只差不多大的灵兽玩的倒是挺开心的。

        她还看到这滚滚兽满场跑,和所有的灵兽玩的都挺开心的,就连叶玄歌的四角箐鸟都让它骑在背上。

        当时洛枝还感叹了一句,颜值即正义。

        “详细的情况要等调查才清楚,你的灵兽我暂时先扣下了。”陆渺开口道。

        他动作利落的将灵兽给捆了起来。

        “陆先生!!”苏蔓着急道,“这一定是有误会的,这事情和我们没有关系。”

        一旁站着的吕冰冷嘲热讽道,“灵兽是你的,它身上找到了东西,怎么都和你脱不了干系吧。”

        “我!”苏蔓无言以对。

        “都不用多说,详细的情况教务调查之后会给出一个明确的结果,还没有结论之前,一切的猜测都是妄言。”陆渺制止了身边人的争论。

        洛枝小声的凑到穆浅耳边问了句,“你觉得是她吗?”

        按理来说,穆浅没有和苏蔓有过节,苏蔓不会害穆浅的。

        “不清楚。”穆浅摇头道。

        叶玄歌站在一旁,一语未发。

        “其余人休整之后可以回去休息了,接下来的课正常上。”陆渺吩咐完之后带着苏蔓和滚滚兽离开。

        大部分的人都受了伤,可是这课却依旧不停,也是让很多人怨声载道。

        “不管怎么说我的灵兽袭击了你,无论是有人有意为之还是其他,我都应该好好的和你道个歉,以后这样的事情不会再发生了。”叶玄歌走到穆浅面前郑重其事的说道。

        “你不和其他人一样认为是我自己搞出来的事情?”穆浅挑眉反问。

        叶玄歌看了眼四周的人,语气冷漠,“我有脑子,会思考。”

        洛枝听着这话极其解气。

        “它身上也受了伤,你回去好好的照看吧,我也不是小气的人,不会生气。”穆浅回道。

        叶玄歌双眼冷漠的看着她,“既然这样我就先走了,这件事情具体如何处理,还要等到陆先生调查之后自然会有结论。”

        人说完跳上四角箐鸟的背上站着了。

        “我还是要好心劝你一句,别被人骗了。”穆浅忽然开口道。

        叶玄歌头也没低的就直接带着四角箐鸟离开了。

        “叶玄歌还真的是挺傲的,不过也是,人家毕竟有资格嘛。”洛枝开口道。

        整个学院叶玄歌能看得上人没几个,更别说穆浅还刚刚和付尘翎打过架了。

        叶玄歌这态度也是无可厚非的。

        “人都走光了,我们也回去吧。”方霓走过来说道。

        “你们先走吧,我还得再转转。”

        这事情查的不清不楚的,她回去做什么。

        “我看你还是先跟我们回去吧,不知道那些害你的人在背后还要做什么……”

        方霓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洛枝给打断了。

        “那你自己小心,我和方霓先回去了。”

        方霓一脸担忧的被拖着离开,还回头依依不舍的看着她。

        “你放心吧,刚刚那么大的阵仗浅浅都没事,能出什么问题。”洛枝安慰了一句。

        穆浅有自己的想法,很多事情她自己也会处理的很好。

        她们留在这里反倒会妨碍穆浅做事。

        偌大的驭兽场,差不多所有人都走空之后,穆浅慢悠悠的往身后的林子里去。

        灵兽攻击她的时候,除了发狂的兽性之外,穆浅还感觉到了一股操控的灵力,正是来自她身后的林子。

        苏蔓,就是个挡枪的。

        /91/91048/2860152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