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全能千金成了迟爷的心尖宠在线阅读 - 91 宋湘离,我能帮你啊!

91 宋湘离,我能帮你啊!

        入学这第一天所有人过的都是惊心动魄的,从早上开始到夜里,各学院也没有暂停该进行的工作。

        从昨天晚上的灵兽忽然袭击这一点穆浅就能看出来,为什么引诀院入学的时候要签订生死状了。

        就这么个玩法,水平低一些,入学的时候没有基本灵力水平的学生,只怕是真的会把命给搭在这个地方了。

        晨起七十二峰的风景十分不错,虽然夏季看不到美轮美奂的雾境,但也有霞光万丈的朝阳。

        进入这里的第一夜,过的是有人欢喜有人愁。

        穆浅准时准点的睁开眼睛,她昨晚上回来的晚,睡得也比较晚,但是这么多年都养成习惯了,一到时间点就会准时醒过来。

        阳光透过窗户照射进来,今天肯定是个好天气。

        引诀院之中一日三餐都是固定的,如果起早起晚了当然是没得吃的。

        刚刚才拉开房门准备出去洗漱,对面的房间门就打开了,洛枝单手扶着腰慢悠悠的走出来。

        “你这是受伤了?”穆浅看了她一眼。

        洛枝揉着腰叹气,“昨晚上的入院考试,硬生生的被锤了一下。”

        随着她话音落下,一只通体雪白的灵兔一蹦一跳的从房间里出来,站在水井边给她打了洗脸水。

        “这是?”穆浅挑眉。

        洛枝十分认真的介绍,“我的灵兽。”

        昨晚上其实说起来就是学院再给他们这批新生送灵兽,有本事驯化的自然就成了她们的。

        但如果没本事驯化,那就错过了这个机会。

        “你已经签了契约了?”穆浅挑眉。

        洛枝点头,“我昨晚上好好的跟它聊了,它很想成为我的灵兽,所以我订契约了啊。”

        洛氏驭兽世家,传承百年自然练就了属于家族的秘术。

        在煞沅阵中的时候洛枝能够和动物沟通,如今看来她驯化灵兽也是有一手的。

        “那怎么还打了一架?”穆浅视线落在她的腰上。

        洛枝低头看了眼,“我定契约之后它太高兴了,冲过来找我的时候撞了我的腰一下。”

        驯化的时候也就是和它聊了聊天,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好在看在她灵力不高的面子上,给她安排的灵兽不是很厉害的。

        一看就是可可爱爱柔柔弱弱的小灵兽。

        “这兔子挺可爱的。”

        穆浅说着已经伸手拎着兔子耳朵将兔子提了起来,通体雪白毛茸茸的,真的是很多女孩子都会喜欢的。

        “吱!!”那兔子在空中用力的蹬了蹬腿。

        看到穆浅这动作,洛枝急忙过来伸手将兔子接了过来,“你温柔一点啊,别吓到它了。”

        灵兽一脸的惊慌失措躲在洛枝的怀里撒娇。

        这小兔子看上去就是战斗力不强的样子,穆浅好笑极了。

        “这是赤兔兽,虽然灵阶低了点,但是慢慢的修炼是能成长起来的。”洛枝同穆浅介绍道。

        穆浅挑眉,赤兔兽属于二阶灵兽,体积较小外貌也是比较可爱的,战斗力委实也是弱了点。

        这兔子在战斗的时候浑身的毛发会变成红色的,以显示自己的愤怒,而且毛发变色之后会灼烧人的皮肤。

        这兔子和圆脸的洛枝,莫名的有些相配。

        “我还给它取了个名字呢,叫小月。”洛枝说着将哄好的兔子放到洗手台上。

        穆浅看着她和兔子的相处觉得挺不错的,洛枝的性子善良,是正儿八经的会对灵兽好的性子。

        这世间的法则原本就不公平,被驯化的灵兽签订契约之后会一辈子和契主绑定在一起。

        对于灵兽来说,契主就是一生,可是契主却还能够有其他的灵兽。

        更有甚者,只是将灵兽当作是作战的工具,而非活物。

        “浅浅,你昨晚上碰到的灵兽是什么?”洛枝好奇的问道。

        以穆浅的本事,学院给她划分的肯定是非常厉害的灵兽,起码要比她这个强很多倍的。

        但是为什么没看到她待在身边呢。

        “还关着呢。”穆浅回了句。

        洛枝疑惑的凑上去,“你没签订契约吗?”

        穆浅摇头,她从来就没想过和任何灵兽签订契约,哪怕是昨天晚上的四尾黑虎兽也是如此。

        “但是今天我们如果出去的话同学们肯定对这个是十分关注的,你不信你看着,肯定大家身边都是带着灵兽的。”洛枝肯定道。

        虽然只是入学第一课,但也有十余人没有通过,只有二十人成功的捕捉灵兽。

        今天肯定都是会将灵兽带在身边炫耀的。

        穆浅听了她这话,不由得想到了如果她带着那只四尾黑虎兽走在学院里的样子,那可是普通老虎体型的三四倍。

        想到这里她不由得抖了一下,还是不要了。

        “浅浅你就让我看一看你的那只灵兽呗。”洛枝缠着穆浅不放。

        穆浅洗完脸抬头,洛枝这边擦脸的毛巾迅速的就递了过去。

        “你真的想看?”穆浅看着她。

        洛枝疯狂的点头,满眼的期待。

        穆浅擦着脸抬手一挥,两人身边的地面上出现了带有困字的阵法图,阵法图的中央正匍匐着一只黑的老虎。

        看样子像是睡着了,它的四只尾巴耷拉着,腹部随着它的呼吸隐隐起伏。

        “我的天啊!!”

        洛枝下意识地往后躲在了穆浅的身后,“它它它!!!”

        这老虎一看就不是好惹得。

        刚刚还安安分分蹲在洛枝身边的小月一下子炸毛,身上的白色毛发都变成了红的,疯狂的往后退到了洛枝的身后躲着。

        动物趋利避害的本能是十分敏锐的,这灵兽最能够感知比自己强大的存在。

        “这是四阶灵兽吧!好像是黑虎兽!”洛枝抓着穆浅的袖子越来越紧,差点没把她的衣服给撕破了。

        “你用得着吓成这样了?”穆浅好笑道,“不是你自己要看的吗。”

        “我在爷爷的书里看过,黑虎兽属于火系灵兽,灵力强大且破坏力极强,而且是公认的最难驯服的灵兽之一。”

        也就是说这灵兽哪怕你能成功捕获以灵力压制,但是要想驯化结灵契,却是十分困难的事情。

        浅浅的灵兽等级这么高的吗!

        “啊!”

        两人身后传来一声尖叫。

        她们同时回头,看到了被吓得后退险些跌倒的方霓。

        穆浅见状动作迅速的将阵法消散,刚才还盘桓在院子里的灵兽瞬间消失。

        “你没事吧霓霓?”洛枝走过去将人扶了起来。

        被吓得脸色苍白的方霓单手捂着胸口,故作镇定的摆了摆手。

        “没事的,我就是忽然看到这么大的灵兽,有点不习惯。”

        洛枝急忙道歉,“对不起啊,是我缠着浅浅让她给我看的,我没想到会吓到你。”

        如果不是她吵着让穆浅给她看灵兽的话,也就不会吓到方霓。

        昨天晚上她和方霓一起逛了一圈学院,也对她有了一定的了解,方霓的胆子不大,是个挺柔弱的女孩子。

        “刚刚那个,是穆浅的灵兽吗?”方霓有些不确定的开口,“那灵兽看上去好像很厉害的样子。”

        光是躺在那里睡着闭着眼睛,她都不敢看,更别说这灵兽清醒的时候是如何的威风凌凌了。

        “对啊,这是我的灵兽,我给她取了名字叫小月。”洛枝一脸兴奋的将身后躲着的兔子拎出来。

        方霓唇角用力的勾起,眼中满是羡慕,“穆浅很厉害,你也很厉害。”

        注意到她脸色的不同,洛枝没说话。

        西边的门被从里面拉开,里头走出来的人穿了白色的长裙,身后跟着一只彩色的鸟儿。

        尾巴上的羽毛是浅黄色的,一看就是只灵兽。

        “才入学第一课就这么显摆,后面这么长时间,你们得忙死吧。”

        穆浅认出来了,这是昨天有一面之缘的宋湘离,就是方霓说的不太好相处的那人。

        “你什么意思?”洛枝不满的看着她。

        昨天晚上她回来的时候这人的房间灯没亮,这算起来才是她们第一次见面,怎么这话听着夹枪带棒的。

        让人不舒服。

        “没什么意思啊。”宋湘离轻笑,视线落在了方霓的身上,“你一个连一阶灵兽都没办法搞定的废物,和这两人做朋友,会不会压力很大啊。”

        方霓听了这话脸色一白,低着头咬唇不说话。

        “你是不是有病啊。”洛枝抬手将人护在身后。

        宋湘离没再说话,慢悠悠的带着灵兽从三人面前走过,摆明了是不愿意同她们说话的样子。

        “她怎么这样啊!”洛枝不满。

        这一上来就人身攻击算怎么回事,好歹是住在同一个院子里的。

        穆浅看向方霓,“你们认识?”

        昨天她支支吾吾的说宋湘离的性子不太好相处的时候穆浅就断定了这两人肯定是认识的。

        现在这么一看,确定是认识无异了。

        “我们从小就认识,湘离做什么都很优秀,我做什么都不成,一个阵法要练几个月才成,所以……”

        方霓没说出后面的话。

        “所以她才不喜欢你?或者贬低你?”穆浅反问。

        方霓笑着摇头,“她这不是不是贬低,说的是实话,只不过实话往往都不太好听而已。”

        这么多年她都习惯了。

        “别人厉不厉害跟她有什么关系,这人别是神经方面有什么问题了。”洛枝不满道。

        刚刚宋湘离那话摆明了是在说穆浅的。

        真是吃不到葡萄酸说葡萄酸。

        “灵力不行就修灵力,阵法不行就练阵法,别人说你不行也就算了,你自己不用这么妄自菲薄。”穆浅看着她说了句。

        方霓苍白着脸看向穆浅,“可是,我天赋不行。”

        如果不是家里逼着,她是不会到引诀院入学的。

        “这世界上有天赋的人才有多少,有多少人又是依靠百分之九十九的努力走到顶峰的,你不用这么在意天赋。”

        穆浅说着还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转身回了屋内。

        洛枝也对刚才的事情加以安慰,顺着穆浅的话连着鼓励了好几番。

        听着院子里已经传来了两个小姑娘的欢声笑语,穆浅翻着手里的笔记本看了眼。

        到底是年龄不大的,这么一会儿就把烦恼抛诸脑后了。

        将本子合上,穆浅低眉思索,她昨天逛了一圈,也打听了不少学院里的各位灵师的资料。

        她当初是从南素的手中看到了那段影像里有师傅才来的,可是入院之后是真的没打听到有关师傅的信息。

        每个人手上领到的引诀院教师资料册上也没显示出来。

        如果要整个学院之中所有的灵师都出席的,就只能是重要的场合才行。

        这么说来,穆浅撑着下巴思索。

        付院长收徒弟,应该算是个重要的场合的吧……

        从院中走出去的宋湘离往饭堂过去,一路上碰到的驭兽院的学生身边都带着灵兽。

        看到这些人得意的样子,宋湘离内心讥讽。

        这么点小成就就能自我高兴成这样,这些人也不过如此。

        靠近饭堂的路上比较安静,今天驭兽院的学生过半都在忙着灵兽的驯化,没成功捕捉灵兽的的那一半也没心情吃饭,所以往这边来的人当然就少了很多。

        这么一路看过去,就都是灵气院的学生。

        刚要靠近饭堂的时候,一道女声叫住了宋湘离,十分笃定的语气。

        “宋湘离是吗?”

        她停下脚步回头,看清楚了站在自己身后的女孩的样貌。

        “是你。”

        “你认识我?”后面的人挑眉。

        入学仪式上大放异彩,想让人不认识都难啊。

        “我找你,当然是有事情要说了。”

        宋湘离没有搭理她的意思,提起步子继续往前走,“我们不认识,能有什么好说的,告辞。”

        “我说我能帮你,你信吗?”

        她的话成功的让宋湘离止步回头,她好笑道,“你能帮我什么?”

        后面的人轻笑出声,“借一步说话吧,我保证你一定不会后悔。”

        宋湘离只觉得无聊,这样的搭讪方式,真的是有够可笑的,转身便要离开。

        “你难道就不想报仇吗?”那人淡淡然开口道。

        她猛地回头,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身后的人。

        “你什么意思?”

        为什么她会说出这句话。

        她难不成是知道什么?这怎么可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