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全能千金成了迟爷的心尖宠在线阅读 - 90 我记仇,睚眦必报

90 我记仇,睚眦必报

        这世间的灵兽的外表形态多是从普通的动物幻化而来的,无论长相如何千奇百怪,最终还是能够归为常见的动物形态。

        当然也有特殊的种类,就是迄今为止只存在于古书野史之中从未有人见过的上古神兽和凶兽。

        如今世上能够看得到灵兽都是有图鉴记载的,如果喜好念书的人当然能通过图鉴了解现存灵兽的种类。

        穆浅虽然不是什么喜欢看书的人,但锁灵阁这么多年积累的经验可不是虚的。

        锁灵阁多年,从开始能够自己出任务算起,她抓过不计其数的灵兽和凶兽连她自己都快记不清楚了。

        “四尾黑虎兽。”穆浅吐出这灵兽的名字。

        她从前也抓过几次,不是很厉害的灵兽,空有一身的力量却不会使用,所有的攻击都没有章法可言。

        所以很容易被破。

        只不过这灵兽这么一冲出来,她是真的没做好准备。

        寻常人恐怕都不会想到在鼎鼎有名的引诀院居然会有灵兽出来攻击人。

        四条尾巴的黑色老虎,形态像老虎又像狮子,个头很大,赤红的眼睛,光是站在那个地方都是威风凌凌,气势十足。

        老虎距离他们很近,几乎是从冲出来的那一刻起眼睛就死死的盯着穆浅,一阵冷风吹过,那双还未训化的眼睛带着满满的戾气和冷意。

        “这……”

        穆浅刚想说什么,回头就看到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跳到后面树上站着的人。

        “你们跑上去干什么?”

        穆浅愣在原地,这两人什么时候跑上去的,而且速度这么快。

        她对面的灵兽虎视眈眈,如若是还未驯化的灵兽,别说是伤人了,就是吃人都是有可能的。

        这两人这算不算是丢下她,跑了?

        “你们俩这么不讲义气的?”穆浅无语了。

        树上的男人低头瞥了她一眼,慢悠悠的说了句,“我记仇,睚眦必报。”

        这话一出来穆浅瞬间语塞,这人是听到了她刚刚和洛枝说的话,心里憋着坏呢。

        “应该是哪个驭兽师的灵兽跑出来了,穆浅小姐要小心一些了。”衡礼提醒了一句。

        穆浅看着同样站在迟肆身边的衡礼,这两人站的还真是离她够远的。

        白天才刚刚打完架,怎么晚上又来了。

        她是真的不太想再动手了说。

        黑色虎灵兽迈着粗壮的四肢走了过来,口中喘着粗气,口水不断的往下滴落。

        隔了老远的树上站着一个身穿紫色长裙的女人,双眼有神的盯着正在和灵兽对峙的穆浅。

        四尾黑虎兽,四阶灵兽,属火系灵兽。

        云穆浅,三阶灵者,灵力不强,但阵法使用熟练,咒术也是得心应手。

        “这么一对比,她的灵力在黑虎兽之下,若要取胜,就只能是灵术高超。”霍妖淡淡然说了句。

        这世间的灵力对峙,从来不是单纯依靠灵力强弱就能取胜的,所以才会有兵法计谋的出现。

        从她的角度看到了穆浅未退一步,只手中只慢慢的幻化出了橙色的术法。

        看到她有攻击的意图,黑虎兽直接扑了过来,庞大躯体在空中跃起,径直朝着穆浅扑了过去。

        她抬手一挡,橙色的阵法显现,黑虎兽被在半空中。

        炽热的火球从它的口中吐出,燃烧的火焰将透明的灵气罩给烧裂了。

        穆浅眯眼,加重了手上的力量,这黑虎兽的力量不容小觑,这么想着她左手迅速的画出了束缚咒。

        左手抬起一道光符打入了黑虎的脑门上。

        “束!”

        穆浅喊出这个字之后,黑虎兽瞬间落在了地上,像是被什么东西给定住了一般僵硬的落在地上。

        它挣扎了几下之后四肢有微微的抖动,在快要挣脱之际,穆浅喊出了缚咒。

        黑虎兽瞬间在地上蜷缩成了一团,闪烁着光芒的灵气将它束缚起来动弹不得。

        天早就黑了,闪烁的灵光照在穆浅的身上,她慢悠悠的收回了手。

        光影闪烁之间,站在树上的迟肆眸中一刺,恍惚之间他又重复了那个梦境。

        站在他面前的女孩子也是动作利落干脆,将数只凶兽束缚之后收手。

        她脸上的笑容之中带着得意,微风浮动她的发丝,带出了眼前人的不羁张扬。

        “我厉害吗?”她回头问了句。

        像是隔了数千年的时空传递而来,迟肆闭上眼睛。

        “先生?”

        衡礼的话将人从沉思之中唤醒过来,眼前的身影消失不见。

        取而代之的是已经蹲在地上的认真查看被困住的黑虎兽的穆浅。

        男人抬手按了按太阳穴,已经是不知道第几次将那个身影和她重叠了,虽然不知道是为什么。

        但或许她们冥冥之中有什么关联也说不定。

        “挺厉害的。”

        迟肆不知道什么时候落在她身边说了句。

        “切。”穆浅翻了个白眼瞪了他一眼。

        不就是和人吐槽了他几句,就记着不放了。

        穆浅抬手戳了戳黑虎兽圆滚滚的肚子,这老虎看着凶神恶煞的,但是肚子特别软,摸着超级舒服。

        三人盯着着老虎看的时候,前方的树林之中红光闪烁。

        像是有人在对战,穆浅起身,能感觉到除了这只黑虎兽之外,这林子里还有其他的灵兽存在。

        “被攻击的人可能不只有穆浅小姐一个人。”衡礼说了句。

        “过去看看。”穆浅说着下意识的拉住了身边人的手往前走去。

        好像看热闹,是很多人的共同点。

        掌心传来一阵柔软的触觉,迟肆低头看着自己被女孩子牵住的那只手,他没说话,亦步亦趋的跟在她身后往前走去。

        约莫走了一小段路之后,他们看到了前方正在肆意破坏的灵兽。

        穆浅就近找了最粗壮的一棵树,默默的抱着树干躲在后面探头观察。

        身穿红衣的女孩子转身挡住灵兽一击之后一个侧身飞走,她侧目的时候穆浅看清楚了她的容貌。

        是叶玄歌。

        她身后跟着的灵兽口中吐出来的光球击中了一旁的树木。

        树干应声而断,木屑在空中飞扬。

        “那好像是四角箐鸟。”穆浅眯眼辨认道。

        她到现在为止见过的灵兽都是从前在五洲大陆真实存在的,这么说来,两个世界的共通性又多了一重。

        这鸟也不是好对付的啊。

        “这灵兽很厉害吗?”

        男人的声音从头顶传来。

        穆浅想也没想的回了句,“也不算厉害,叫声厉害,如果它震动嗓子鸣叫,会震破人的耳膜。”

        另外好像也就没什么太大的本事了,另外就是这鸟的破坏力很强。

        穆浅的话音刚落,那鸟仰头就开始鸣叫,三人动作迅速的将灵力汇聚到了耳朵上。

        随着箐鸟的鸣叫声,它附近所有的树木都应声断裂,飞扬的木屑迷糊人眼。

        叶玄歌来不及反应,但手捂着耳朵奋力一剑挥了出去。

        箐鸟避开了她的攻击,鸣叫声也越来越大。

        四周断裂的树木越来越多,纵横交错的树木纷纷倒下,感觉到身侧的树木往她这边倒下。

        还没等她避开,身后的人单手拎着她的衣服带着人纵身上了树梢。

        这热闹看得,险些误伤了自己。

        “别动,掉下去了我可不负责。”

        迟肆单手拎着她的后颈,视线看向远处。

        穆浅瞪大眼睛看着自己腾空的脚,用力扬高脖子看着树上站着的人。

        “你先放我下去!”

        她倒是宁愿刚刚被那棵树给拍死算了,这都什么动作,实在太侮辱她了。

        从衡礼的角度看过去,树梢上站着的男人动作悠闲,可是单手被拎着的小姑娘如同小鸡仔似的在空中蹬脚。

        两人这么一对比,一个处于绝对强势的地位,而一个则处于弱势。

        穆浅当真是倍感羞辱,差点就没忍住一掌拍过去将他给打死了。

        在她快爆发之前,迟肆单手一提,将人提上来站在自己身边。

        箐鸟几声鸣叫之后就彻底消失在了空气之中,穆浅看着它带着灵光的尾巴消失,这才想起来。

        这鸟除了叫声之外,还会隐身。

        能够将自己所有的气息隐藏起来,等待致命的一击。

        叶玄歌捂着胸口喘气,她脸色苍白,手臂上不断有血开始沿着指尖陆陆续续的往下滴落。

        从穆浅的角度能看得到她耳朵上开始往外冒血。

        严格意义上来说这只四角箐鸟和四尾黑虎的灵阶相同,灵力强弱相同,但是这箐鸟是胜在智商比较高。

        它懂得运用灵力张弛有度,而不是没头没脑的往前冲。

        所以如果两兽对战的话,肯定是这鸟要更加厉害一点。

        穆浅闭上眼,凭借风力来感知它的存在,这箐鸟虽然会隐身,但是有一点,它尾巴上的羽毛很大,所以每次的动作如果仔细听的话,是能够寻到端倪的。

        迟肆盯着她的侧脸,这人每次都说不喜欢管闲事,但是闲事却一点都没少管。

        叶玄歌警惕的观察四周,她抬手画了阵法将自己圈住,随时随地做好了攻击的准备。

        感知到了在她后方之后,穆浅抬手丢了颗石子过去,不偏不倚正好打中了地上的瓷瓶。

        与此同时叶玄歌一个回眸,双手迅速的画出束缚咒控过去,完整的将箐鸟套入了绳索之中。

        青蓝色的羽毛在月光下隐隐发光,显形之后,叶玄歌回头,箐鸟尖细的鸟喙只距离她的眼睛分豪之差。

        穆浅心满意足的收回手,她的方位判定是对的,箐鸟就在那个位置。

        “你那边还捆着一只呢。”迟肆看着洋洋得意的女孩子开口提醒。

        “糟了!”

        看热闹看得差点把正事给忘记了。

        反应过来的穆浅迅速消失在了树梢上,迟肆下意识的摇头,唇角也不由自主的轻勾。

        叶玄歌撑着身体走到了箐鸟身边,捡起了刚刚发出响动的瓷瓶。

        这瓶药是从她身上掉下来的,她抬起来看了眼,是今天下午的时候,那个被她推倒在地的女孩子给的。

        好像是叫,慕恋。

        阴差阳错,这也算是救了她的命了。

        穆浅回到刚刚的地方,被捆住的灵兽身边已经多了两个人。

        她下意识的回头去看,没见到跟过来的迟肆。

        他应该是已经走了。

        “你是云穆浅吧。”霍妖手中还抱着刚刚记录的本子。

        一旁站着的林影视线在穆浅身上打量吗,刚刚看到这小姑娘所有的打斗场面,丝毫不拖泥带水。

        阵法和咒术的所有运用都是恰到好处,如果不是有多年的实战经验积累的话,那她便是个天才。

        “你们是?”

        霍妖将手中的本子合上,满脸的欣赏。

        “根据驭兽院的规矩,所有入院的新生会根据第一场试炼划分的灵阶有一场入院考试,恭喜你,已经通过了考试并且获得了你的第一只灵兽。”霍妖看着她道。

        听着她的话,穆浅也反应过来了。

        她就说引诀院里不可能无缘无故的出现未驯化的灵兽。

        “你成功的捕获到了它,接下来如果能够成功驯化,那这就是你们入院之后学院给的第一份礼物。”

        在驭兽院,能够捕捉灵兽不算什么本事,能够驯化之后为自己所用,这才是真本事。

        “霍先生。”

        空中落下来的人对着霍妖毕恭毕敬的开口。

        “本次测试一共通过二十人。”

        失败的学生没能抓住灵兽,自然也就不会再有驯服的机会。

        霍妖点头,看向男人,“可有伤亡?”

        虽然所有分出去的灵兽都是根据学生的灵力情况对应的,但是除了穆浅和叶玄歌的灵兽等级高一些之外,其余学生的都是初级灵兽。

        但叶不排除有人会受伤的情况出现。

        “三名受伤的,其余则无碍。”

        霍妖听了这话面色平淡的将记录册合起来,她原本都应该出发调查的煞沅阵遇袭的事情了。

        可学院这边人手不够,她就过来帮帮忙。

        这两场战斗看下来,虽然云穆浅只是三阶灵者,比叶玄歌差了太多等级。

        但云穆浅的表现却是最好的。

        “回去好好休息吧,明天早晨记得集合的时间。”

        霍妖最后和穆浅说完话之后消失在空气中。

        盯着地上被困住的黑虎兽,穆浅叹了口气将其收入阵法之中。

        这一天过的,才第一天就这么多的事情,往后的日子还不知道会怎么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