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师姐,你们离我远点!在线阅读 - 第九章 婆婆

第九章 婆婆

        “大人,您想找的人就在这里。不过对方脾气有点怪,还请大人谅解。”

        “亏你还知道这种地方。”

        “都是些下三滥的场所,入不得大人的法眼。”

        刚靠近这里,就迎来了几条大汉的注意。

        看清楚王怀身上一身镇国司的官袍,大汉冷哼一声,但看在刀疤脸的面子上还是让开,让两人进去。

        走进大汉背后的铁门,王怀立刻听到震耳欲聋的喊声。

        牌九声,骰子声,大起大落的欢呼声和绝望的哀嚎声,让这家地下赌场的气氛十分热烈。

        “哟,刀疤脸,今天怎么来这里了。还带了了个镇国司的人,你不会是做了内鬼吧。”

        一名风尘女子缠过来,抱着刀疤脸的胳膊调笑着。

        “少来,一边去。婆婆在么?”

        “没意思。婆婆在,里面去吧。”

        走过了几道暗门,王怀一边走,一边听刀疤脸解释:“这里是黑街,也是魔门的一个门派,不过解构松散,跟尘间的丐帮有些像,不过基本都是在做一些见不得人的事情。”

        “婆婆就是黑街的主人,也算是门派的掌门,一会儿见了需要当心一点。”

        王怀点了点头,感觉魔门还真是一个光怪陆离的地方。

        没等走到尽头,王怀就听到了娇媚的声音:“哎呀,不算不算,刚才不算。就让婆婆悔一步嘛。”

        “婆婆,五子棋你都要悔棋,这不符合规矩啊。”

        “我不管!黑街我最大,我说什么就是什么。让我悔棋!”

        推门而入,王怀看到了对方。

        虽然已经想象过很多次对方的长相,比如上百岁的老妖怪,活了几百年依然鹤发童颜的老妖怪,或是萝莉身太婆心的老妖怪。

        但他完全没想到,对方真是一个妖怪!

        硕大的猫妖趴在房间中,光是身体就占据了半个房间。

        她是一个毛色很漂亮的布偶猫,蓝色的眼睛仿佛两颗宝石,释放着纯粹迷人的光芒。

        俯视着进来的两人,她的尾巴一动,坐在棋盘对面的小猫就自动化成一团猫毛,回到她的身上。

        “这不是小刀疤么?上次见面还只有一点点小,现在……好像还是一点点小。”

        “婆婆,不要乱说话可以么?”

        “哎呀,你还会害羞么?婆婆我还给你换过尿布呢。你旁边的人是谁?镇国司的?你居然还有镇国寺的女伴,那么一点点小的小刀疤居然有女伴了。”

        “婆婆啊!”

        在一人一猫聊天的时候,王怀皱着眉头看着婆婆。

        他不是很喜欢猫。

        主要是因为小时候撸猫的时候被抓的次数太多,久而久之就有了心理阴影,最终彻底倒向了犬派。

        本以为黑街的主人好歹是个人,这样自己的钞能力就有用。

        谁能想到是个妖怪呢?

        接下来怎么办,找几个逗猫棒或是公猫过来。

        正在思考的时候,猫妖婆婆已经扯过一把椅子,笑着说道:“来都来了,玩两盘吧。”

        刀疤脸浑然色变,立刻后退:“算了,婆婆,最近没什么钱,婆婆你就放过我吧。”

        “啊呀,你来肯定有正事,谈正事之前不玩玩怎么行?”

        “婆婆,真不行。”

        “没意思。那你呢?事先声明,玩了才能跟我说正事哦。”

        王怀无所谓的耸了耸肩,坐到椅子上。

        赌博在北疆可谓是最普通的游戏,北疆人作弊手段炉火纯青,无中生有,顺手牵羊什么的只是基本功。

        应对一个没有手的猫妖,应该没有问题吧。

        但不到一刻钟的时间,王怀口袋的银票就输了不少,让王怀皱起了眉头。

        他没有作弊,或者说根本不敢作弊。

        对方至少也是个神通境的人物,在对方面前作弊就是找死,所以完全在用自己的赌技。

        但奇怪的是,他们已经尝试了很多种花样,可就是赢不了。

        对方似乎有某种很奇妙的天赋神通,从而使得运气完全在自己那一边,结果就是让自己的银子完全输光了。

        钱他不是很在乎,不过对方明显把自己当成了肥羊,准备把自己赢个精光。

        点着面前的银票,猫妖婆婆笑眯眯的说道:“你还真有钱呢,这一次直接送了我黑街一年的收入。提前说好,除非你能赢我,不然我不会跟你说正事哦。”

        这条老猫。

        猫果然最讨厌了。

        从小仓鼠身上获得的【瑞兽】加持似乎没用,至少自己一局都没有赢过。

        摇了摇头,王怀说道:“我有点累了,稍微休息一下。我可以请人代打么?”

        “可以哦。”

        刀疤脸一脸苦涩的看着王怀,小声说道:“大人,我就算了。婆婆是出了名的赌神,我赢不过她的。”

        “那你见过她输么?”

        “她只在自己跟自己下棋时输过。”

        王怀沉思起来。

        他已经确定这是猫妖婆婆的天赋书法。

        不过完美的术法不存在。

        小仓鼠的天赋可以看穿相性,不过会耗费精力寿命,一年只能用一次。

        那么,猫妖的弱点是什么呢?

        托着下巴思考了片刻,王怀拍出银票:“没事,你玩,不过玩最简单的石头剪刀布就行了。”

        面向猫妖,王怀问道:“石头剪刀布,一局百两可以么?”

        “最近镇国司这么有钱了么?可以哦,不过婆婆我累了,我先给自己轻松一下。”

        一团毛从猫妖婆婆身上跳出来,落地就化成一只小小的布偶猫,然后坐到婆婆对面开始下棋。

        几分钟后,婆婆惋惜的说道:“走错了走错了,我要悔棋!”

        “婆婆!”小小猫叹息道,“别这样了,别玩了,去赚钱吧。”

        “好的。那么我们继续吧。”

        不到一刻钟时间,刀疤脸就面色铁青的退了下来。

        上百局,他一盘都没赢,直接输了一万两出去。

        站到王怀身边,刀疤脸低声说道:“大人,抱歉。”

        “不是你的错,没事,继续吧。”

        “稍等一下哦。”猫妖婆婆笑着说道,“我再休息一下,下盘棋再说。你们也休息一下吧。”

        看着猫妖婆婆熟练的摆棋,输棋然后悔棋,王怀点了点头。

        原来如此,他明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