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师姐,你们离我远点!在线阅读 - 第七章 谢谢您

第七章 谢谢您

        “跑这么快,一看就知道捞到好东西了。”

        “这荷包挺鼓的啊,看看捞到了多少钱……”

        一名地痞嬉笑着上前,拿起荷包后打开,看到里面的银票后傻眼了。

        “大、大哥……”

        “咋地,空的?”脸上带着刀疤的地痞凑过来问道。

        “银票。”

        “挺好的啊,怎么了?”

        “一万两一张的。”

        “……”

        “二十三张。”

        “……这小妮子偷了谁啊!”

        “还有腰牌,是镇国司的。”

        刀疤脸的脸色变得更加惨白了。

        修士都穷,身上的银子基本过不了夜。

        这群修士能力都很强,站着不动都可以打趴十个他们这种地痞,按理说不应该这么穷。

        关于修士为什么这么穷的说法很多,有人说他们经常勾栏听曲,也有人说他们需要靠银子修行。

        不过刀疤脸还是觉得一种说法最为可信。

        戒律。

        这种说法还是他从一个老道嘴里听到的,对方神神叨叨,说话疯言疯语,不过正常起来的时候倒是出奇的睿智。

        按照对方的说法,修行者一旦开始修行,就会受到人道无形的遏制,这份遏制就是戒律。

        违背戒律,人道就会降灾,是为劫。

        不可持财就是戒律之一,不可杀害凡人也是戒律,学习功法必须需要贡献也是戒律。

        种种戒律,将修行者牢牢的束缚起来,跟人道死死地绑定在一起。

        除此之外,修行者也可以自己立誓,成为自身的戒律。

        以心魔立誓,就是给自己施加戒律。

        戒律越多,那么修行者的束缚也越多,不过相应的,这也是一种向人道示好的手段,可以得到人道的馈赠。

        刀疤脸看着这些钱,知道肯定是某个修行者违背戒律,遭劫了。

        自己若是拿了这份钱,那么这份因果也会转移过来。

        对方一怒之下,没准会直接暴起。

        杀了他们不可能,但变着花样折磨他们一顿还是可以的。

        想到这里,刀疤脸感觉自己双腿发抖,拉起地上的女孩喝道:“你在哪儿偷的钱!偷的谁的钱!不想死就快点告诉我!”

        “哦,我的。”

        一行人齐齐的扭头,就看到一名镇国司的修士持剑抱胸站在巷子入口,歪着头看着他们。

        刀疤脸反应极快,直接将荷包恭敬的递过去,低声说道:“这位大人,我们看到这个女孩偷了你的东西,已经将其控制住了。东西这就还给您。”

        接过荷包,王怀上下掂量了一下,发现重量没错,知道里面的东西没被动过。

        这群家伙不像是好人,摆明是黑吃黑,不过看在对方如此乖巧的份上,放对方一次也无妨。

        “行了,去吧。”

        刀疤脸如释重负,立刻准备从反方向离开,不料王怀忽然叫住对方:“等等。”

        刀疤脸脚步一顿,扭过头僵硬的笑道:“大人还有什么事么?”

        “有笔生意,要不要做?”斗笠面纱下,王怀笑着说道。

        一刻钟后,刀疤脸和自己的同伴离开这里,感觉恍如隔世。

        还真是笔大生意。

        刀疤脸是当地地痞,三教九流见得多了,人脉也有一些。

        按照他跟王怀商定的内容,只要他将人介绍给王怀,每个人都可以得到十文钱。

        若是这个人有一技之长,被王怀聘用了,那么又可以额外得到二十文。

        而王怀现在需要在海上建诚,那么人数自然是多多益善。

        如果地痞们勤快一点,以后就可以彻底摆脱地痞这个没有前途的职业了。

        “我住在东西客栈,找到人了就来找我。干的好了,以后还有更多好处。”

        “明白了,大人!”

        刀疤脸已经见识到王怀的财力,对对方的允诺没有半点迟疑,立刻带着自己的小伙伴去张罗办事去了。

        等到刀疤脸离开后,王怀看着地上昏迷过去的小女孩,笑了起来。

        自己已经快要养元大成,又得到了之前完全大成的金钟罩,别人对自己动什么手脚,自己瞬间便会明了。

        可是这个女孩偷自己东西时,自己居然毫无察觉。

        要不是腰牌跟自己有某种玄妙的联系,那么自己根本找不到对方。

        走到昏迷的女孩身边,王怀立刻被对方的双手所吸引。

        这双手润滑如玉,柔软无骨,在女孩身上分外的违和。

        将口袋里啃瓜子的小仓鼠掏出来,王怀问道:“小仓鼠,你怎么看?”

        小仓鼠盯了半响,然后说道:“是个女的。”

        “看手!”

        “哦,应该是奇物。有些奇物无需吸收就能使用,比如之前付玉用的五寸钉。有些奇物则可以无需养元就会被吸收,这个女孩应该是无意中吸收了奇物,导致手变成这个样子了。”

        “嗯,跟我想的差不多。走吧,这个女孩或许还有用。”

        等到女孩醒来时,时间已经是傍晚了。

        刚起身,她就感觉脑壳一阵剧痛。

        “别乱动。那群地痞下手不重,不然你早死了。”

        寻声望去,女孩发现一身黑衣的王怀正拿着自己给弟弟做的玩具,逗弄着摇篮中的小婴儿。

        小婴儿被逗得咯咯直笑,看起来还很开心。

        认出对方就是被自己偷了东西的人,女孩警惕的靠住墙壁,强忍着恐惧说道:“大人,偷东西的是我,别害我弟弟和我爹。”

        “我害他们干什么?”王怀哑然失笑,“我问你,这个玩具是你做的么?”

        王怀手中的玩偶只是用竹片和碎步条做出来的玩具傀儡。

        虽然用料简单,但这个傀儡可以随意扭动关节,可以随意拆卸,甚至还可以变成不同的形态。

        若是外形再好一点,送到市场上卖都不愁销路。

        “是我。”

        “人才,那这个东西你能做出来么?”

        从怀中取出一张图纸,王怀指着图纸中的一个部件说道:“这个部件我问了很多人,但他们都说做不了这种精度,如果你……”

        王怀刚想说如果你能在三天内做出来,便看到女孩拿起一旁的竹片和锉刀,认真的做了起来。

        在做东西的时候,女孩的眼神都在放光,脸上的神情专注,浑然忘我,整个世界都只剩下她自己和她手中的工具。

        一炷香的时间之后,女孩吹掉成品上的竹屑,怯生生的将成品递给王怀:“这样,可以么?大人,可以放过我了么?”

        拿起对方的成品,王怀比对了一下图纸,发现丝毫不差。

        若是放在自己的前世,女孩这手艺相当于八级钳工,是一双手可以匹敌机床的人物。

        “干的漂亮!”王怀由衷的赞叹道。

        随后,他又拍了拍小仓鼠的脑袋:“你也是。”

        “啊,关我什么事?”小仓鼠莫名其妙起来。

        一刻钟后,张七七送走了王怀,感觉自己像是在做梦。

        狠狠的捏了一下自己的脸,疼痛感让她明白,自己没有做梦。

        桌上摆放的十本厚书,五两银子,一身新衣服和一份药方也表明,她没有做梦。

        看着这些东西,她傻笑起来。

        笑着笑着,她又哭了。

        “大人,谢谢您,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