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师姐,你们离我远点!在线阅读 - 第三十三章 新的任务

第三十三章 新的任务

        直到上了前往仙盟的马车,王怀还在蒙圈的状态。

        两个壮汉坐在车外充当车夫,王怀坐在马车里,对面就是自己的四师姐和二师姐。

        之前哭哭啼啼的小萝莉已经在四师姐的怀中睡着,蜷缩在一起的样子就像一只受惊的小狗,看起来十分可怜。

        而四师姐则慈爱的抚摸着钟月银白色的头发,目光里满是温柔。

        一面光滑的镜子漂浮在钟月的头顶上方,丝丝缕缕的薄雾从钟月的额头上抽出,又飞入镜子里。

        按照四师姐的说法,这面镜子可以抽取并封印对方的记忆。

        只要慢慢运作,就可以将钟月脑海中杀人的记忆封存。

        毕竟对方只是个十二岁的熊孩子,这份记忆太过于沉重,很容易发展成心魔。

        等到对方成长的足够强大,再来面对这份记忆吧。

        为钟月梳理好记忆,四师姐看着王怀,嗔怪道:“还好来的是我,若是其他稽查,就没有这么容易过关了。”

        “您……真的是四师姐?”

        “是啊。”四师姐笑着说道,“我叫林秋水,这段时间一直在仙盟执行任务,一直就想见一下新的小师妹了。之前就听岳灵说是绝色,现在一看……嗯……”

        “怎……怎么了?”王怀紧张的问道。

        “这不是比想象的更可爱么!这么可爱的孩子以前怎么没有发现呢,想吃糖么,今晚有空一起去看金鱼么?”

        看着突然兴奋起来的林秋水,王怀心中咯噔了一声。

        不会又是个姛吧!

        似乎是觉察到王怀的疑问,林秋水赧然说道:“不好意思啊,我一直特别喜欢可爱的东西。可能因为我自己不够可爱的原因吧。尤其是这里,特别碍事,而且最近好像又大。”

        林秋水为难的上下颠着自己的罪恶,晃动的幅度让王怀都瞪大了眼睛。

        真有这么弹么?

        觉察到王怀的目光,林秋水笑眯眯的问道:“想摸一下么?”

        “不用了,师姐,别调戏我了。”

        “哎呦,脸红啦,你怎么这么容易害羞啊。反正都是女孩子,没关系的。”

        “真不用了,师姐,我吃过了。”

        这句话说完,王怀就知道自己社死了。

        果不其然,林秋水发出一连串笑声,凑到王怀身边说道:“你想吃哪里呢?”

        此时此刻,王怀决定要将自己的秘密保守到死。

        不然肯定现在就死。

        欺负了一番王怀,林秋水终于停了下来。

        掀开斗笠,斗笠下的林秋水满头是汗,一律发丝贴在她的额头,平添了一份魅惑。

        与叶媛的清冷不同,林秋水就像是个有点色色的邻家大姐姐,特别容易出现在本子里的那种。

        用斗笠扇着风,林秋水问道:“真相到底是什么?”

        面对自家四师姐,王怀终于不再隐瞒,将自己来到这里发现的鱼盐问题说出来,并结合自己的判断,一股脑的告诉给四师姐。

        听完王怀的叙述,林秋水沉思片刻,忽然问道:“你为什么要说这件事与恶憎有关?”

        “猜的。”王怀看着林秋水的眼睛说道。

        “猜的很准么,而且立誓的内容也别有深意,师妹你很懂哦。”

        笑着揉着王怀的脸,林秋水忽然叹了口气:“还好你猜中了,不过最后那个善缘肯定也有问题,不然不会这么配合。”

        “那这事……”

        “就这么过去了呗。佛门最近行事太过于嚣张,仙盟也想给他们一个报应,你这事做的不错,之后的贡献应该不少。还好有个背锅的,不然这事不容易过去。”

        王怀赞同的点了点头。

        长出一口气,王怀终于放松下来,感觉满身的疲惫。

        伴随着马车的颠簸,王怀感觉眼皮越来越沉,靠在车厢内部准备小睡片刻。

        在睡着之前,他感觉有人靠近他的耳朵,贴着他的耳朵说道:“师妹,我吸收的奇物是‘明光镜’,天生就有听出别人谎言的能力。你怎么推测出恶憎的我不多问了,不过以后有用到你的时候,不要推辞哦。”

        停顿了一下,声音再次响起:“而且,师妹想吃多久都没问题哦~”

        这该死的大恶魔!

        我就知道这群师姐没一个好东西!

        你们都离我远点啊!

        一觉睡醒,王怀发现马车已经停下来了。

        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王怀伸出手,发现入手一片绵软,让人沉浸其中。

        “师妹,不要那么用力可以么?”林秋水俯视着王怀,笑眯眯的说道。

        王怀这才发现自己躺在林秋水的腿上。

        他连忙松手,慌忙坐起,在林秋水的笑声中说道:“抱歉啊,师姐!”

        站起身,林秋水温柔的擦去王怀的口水,然后对王怀说道:“仙盟已经到了,下车吧。”

        “这么快!”

        “奇物的作用罢了,不用惊慌。”

        林秋水抱起还在熟睡的小萝莉,率先走出车厢。

        走下马车的王怀看着面前高耸入云的古树,不由得惊叹起来。

        这尊古树不知道经历了多少岁月,似乎从这个世界存在开始就屹立于此,见证着这个世界的兴衰。

        郁郁葱葱的古树不知道覆盖了多少土地,人类在古树的面前仿佛蝼蚁一般渺小,即便用力仰头,也无法看清古树的全貌。

        “欢迎来到仙盟,王怀师妹。”林秋水笑眯眯的说道。

        用法力托住王怀,林秋水抱着钟月一路上飞,终于飞到了一根树枝上。

        虽然只是最不起眼的一根树枝,但宽度也足够八辆马车并排行驶。

        时不时可以看到有修行者从天而降,飞上树枝,彼此行礼后一同前行,走进树枝尽头的树洞里。

        跟在林秋水的身后,王怀走进树洞,发现里面别有洞天。

        这里就像是一座庞大的城镇,大量房屋沿着树干内部修建,别具风情。

        “这么大的树,我以前怎么不知道。”王怀看着周围疑惑的问道。

        “这里有上古阵法,凡人靠近之后就会不自觉的离开,看到之后也会很快忘记。可惜这门阵法已经失传了。而且维护这个阵法也需要大量的财物。其实在我看来,根本没什么必要。”

        带领着王怀走进一个空房间,林秋水将路上整理好的内容快速誊写在黄纸上,之后点燃黄纸,整张纸便立刻燃烧,化为飞灰。

        片刻之后,一道白光亮起,准确的落到王怀的身上。

        拿起自己的腰牌,王怀看到上面多了一个数字:“三百。”

        “三百就是三百点贡献,贡献可以用来兑换法宝、奇物等,差不多相当于三百两银子了。原本你的任务只有二十五点贡献,不过你让佛门丢了个大脸,所以我自作主张,多给了你一点。”

        “多谢师姐了。”

        “没关系,以身相许就行了。”

        “哈哈,师姐真会开玩笑。等等,你是在开玩笑对吧?”

        “你说呢~”

        玩弄着王怀的头发,林秋水笑眯眯的问道。

        王怀的鸡皮疙瘩瞬间起来了。

        这个师姐看起来很温柔,不过王怀感觉对方并不简单。

        尤其是她的奇物“明光镜”可以看破谎言,跟在对方身边哪里都不自在。

        自己曾经的老大也是这样,但自家老大做事光明磊落,不像这个师姐那么可怕。

        强忍着逃跑的冲动,王怀问道:“怎么兑换物品?”

        “用意念就行。这棵古树名为盘古木,也是一件奇物,内部满是玄奇,仙盟到现在都没有探查完毕。”

        “这样啊,奇物还真了不得。”

        王怀尝试着与盘古木沟通,瞬间便看到一本古书在自己面前展开。

        古书内容保罗万象,每一个物品都配有图片和文字说明,阅读起来十分方便。

        不同的物品还有不同的贡献点,方便来到这里的修行者购买自己想要的物品。

        站在王怀身边,林秋水玩弄着王怀的发梢,一边解释道:“物品也可以上交,兑换贡献点。如果想换银子也可以,这里有坊市可以自由兑换,不过要额外收税。如果你想知道的更多,今晚不如来我房间一起聊聊。放心,我就进去一点点。”

        “你想进哪里啊!而且你有工具么!”

        “自己动手,哪里都可以哦~”林秋水活动着纤细灵活的手指。

        看着这个老司姬,王怀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林秋水笑了几声,终于停下来正色道:“王师妹,我听说你需要贡献点,刚好有一个任务需要你帮忙。”

        “师姐的好意我心领了,不过我卖艺不卖身,所以还是谢过了。”

        “艺也要,身子也要。”

        “做人不要太贪心啊!”

        林秋水又笑了起来。

        好不容易停下来,林秋水认真的说道:“你之前对吃水线的分析我很欣赏,虽然你可能觉得很简单,不过很多修行者一辈子没有出过仙盟,这种细节很容易忽略掉。所以可否让你在仙盟内部待一段时间,教教他们各种细节呢?”

        “我可以拒绝么?”

        “可以啊。不过师姐我很敏感的,被师妹拒绝了就会空虚寂寞冷,晚上可能会忍不住到你房间寻求安慰。到时候大家坦诚相见,还请师妹不要太过惊慌。”

        惊慌的应该是你啊!

        而且你敏感个锤子!

        不过林秋水好歹帮了自己一个大忙,不回报一下说不过去。

        有恩报恩,有仇报仇一向是王怀的基本原则。

        因此,王怀只能长叹一声:“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