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师姐,你们离我远点!在线阅读 - 第三十一章 她在说什么!

第三十一章 她在说什么!

        将剩下的两次真实模拟次数全部用光,王怀的后背已经湿了一片。

        真君的威严太过于恐怖,死前的痛苦也太过强烈,让他现在浑身哪儿都痛。

        有效的情报得到的不多,但收获还是不小。

        被真君连杀了三次,王怀的命格【偷天换日】直接得到了对方的技艺。

        【真君的法力应用】x3。

        法力是术法、神通的基础,即便修炼到真君层次,法力的修行依然不能落下。

        而真君浸淫修行上百年,获得的法力心得何等的玄妙,连续三次的法力经验直接灌入王怀的脑海,让他获得了大量经验。

        没有法力,却获得了大量法力运用心得,王怀感觉自己还真是个奇葩。

        只要自己养元完成,得到了琉璃光,怕是可以直接上天了。

        思考着下一步计划,王怀忽然听到了敲门声。

        一名衙役在门口低声说道:“大人,长空寺的僧人来了。”

        “拦住他们。”

        “拦不住,武僧也来了,说是协助我们办案。”

        王怀刚准备出门,不料钟月的小手突然伸出来拉住他,带着哭腔说道:“师妹,我怕,不要走。”

        麻蛋,怎么这么可爱?

        王怀敢用性命担保自己不是萝莉控,不过这个楚楚可怜的小萝莉真的太可爱了。

        丢出小仓鼠,王怀对钟月说道:“感到紧张就捏捏这玩意,它皮糙肉厚,捏起来可减压了。”

        小仓鼠:“?!”

        又安抚了一下钟月,王怀推开门又很快关上,对门口的衙役说道:“走,带我去看看那群和尚。”

        走向案发地,王怀便看到十八个光头裸着上身站在院子里,锃光瓦亮的肌肉让院子里的亮度提升了至少三成。

        一帮衙役提刀站在外面,却不敢靠近,生怕被武僧一拳打出来。

        还有一名衙役在同僚的陪伴下躺在地上,胸口凹陷,不断的吐血,眼看是活不成了。

        走上前,王怀撬开地上衙役的嘴,塞了一枚补血的丹药进去,又灌了几口水。

        只剩一口气的衙役艰难的吞了丹药,原本青色的面孔不多时就有了几分血色。

        咳嗽了几声,他又吐了口血出来,虚弱的睁开眼看了眼王怀,点了点头,随后又闭上。

        确认这个衙役没有性命危险,王怀走上前,对里面一老一小两名和尚喊道:“主持,善缘和尚,你们好大的官威啊。”

        老主持面色微红,低下头沉默不语。

        而善缘则在地上擦去足底的血迹,同时抹掉昨晚的怒目金刚咒,这才笑着说道:“事情紧急,我们也只能如此了。刚才我已经看过了,这事不是人为,而是妖魔或是其他东西干的。我已经通知了镇国司,稍后就有大人的上级前来探查此事。”

        停顿了一下,善缘又补充道:“当然,佛门我也联系了”

        王怀刚想说话,便感觉周围的空气不对。

        抬起头,他发现头顶似乎有一层金光一闪而过,仿佛有一层无形的屏障将整个集凤镇笼罩。

        片刻之后,三名身着黑色公服,戴着斗笠的镇国司的人便来到这里,大步走进院子。

        对方是一女两男,两名男子的步伐沉稳,走路无声,露在外面的下巴上似乎都长满了肌肉,很不好惹。

        而女子,更是引人注意。

        两名男子身材高大,但女子只是比二人矮了一头,曼妙的身姿就连宽松的公袍都遮不住,修长的双腿笔挺健美,让人浮想联翩。

        走进来后,为首的女子出示了腰牌,随后轻声说道:“我是镇国司稽查。闲杂人等,先退下吧。”

        她的声音不大,又有一点沙哑,听起来有股别样的磁性,仿佛直接灌入耳朵,在里面轻轻的蠕动。

        虽然声音平和,不过其中又带着一股强大的威慑力,直接让在场的衙役和武僧全部离开,最终只余下王怀、主持和善缘。

        确认人走光,稽查这才迈着修长的双腿,准备走进房间。

        不过刚想进门,门口的善缘就不动声色的伸出手,拦住了对方。

        “善缘师父,你这是什么意思?”

        “稍后佛门也会派人,还请大人稍安勿躁。毕竟此事,怕是道门中人干的。”

        “我是稽查,有监察镇国司一切不法之责,你在质疑我!”

        善缘依然面带微笑,低声说道:“还请大人避嫌。”

        稽查本想硬闯,没想到背后忽然响起一声佛号,一名面相端庄,隐隐有金光绽放的中年和尚走了进来,径直来到院子中。

        “我佛慈悲,小僧惠明,见过各位了。稽查大人,久等了。”

        稽查冷哼一声,拍开善缘的胳膊,斗笠下的眼睛死死地盯着善缘:“好,你很好。”

        善缘含笑不语。

        惠明似乎没有注意到两人之间的火气,走到门口对稽查说道:“大人,一起看看。”

        “走。”

        两人一同走进房间,足足半个时辰才出来。

        没有直接公布结果,当王怀还是能感受到,稽查身边萦绕着一股低气压,侦查的结果一定不怎么好看。

        毕竟这是个有术法存在的世界,这两人一定有各自的手段,可以知道一些特别的内容。

        走出来的稽查站到王怀身边,低声问道:“三一四一五九二,你怎么看?”

        三一四一五九二是王怀的编号,是他在外行事时用的代称。

        毕竟镇国司行事很容易吸引仇恨,斗笠也好,编号也好都是保护彼此的手段。

        让王怀惊讶的是,对方刚来没多久就知道了自己的编号,这个女人在镇国司的地位怕是不低。

        低下头,王怀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开了金手指,直接进行了模拟。

        “15岁:钟月因杀人被处死,你也因此被牵连,废去所有修为。

        16岁:你暗伤复发,死在床上。

        本次模拟,你获得了3点积分。”

        看完这次的结果,王怀长出一口气,知道钟月是必须得救了。

        不管是为了自己,还是为了小师姐,钟月这个人都必须保下来。

        抬头瞥了眼善缘,王怀发现对方目光平和,正在与惠明商量着什么。

        但王怀敢发誓,对方心里一定在窃笑。

        善缘一定知道真相,此时叫镇国司的人来,就是为了让镇国司当众出丑,同时狠狠地报复一次妙音门。

        证据不利,而且时间又短,短时间内根本不可能做出有效的反击。

        若是普通人,在这种情况下已经别无选择,只能道出实情了。

        但不好意思了,善缘,我王怀可不是普通人。

        快速将三次真实模拟次数用完,王怀在真实模拟的过程中充分利用了所有的时间,尽可能的找出所有线索。

        一次命运模拟完毕后,他又立刻开了第二次,之后是第三次,第四次……

        足足用掉了六次次数,将合计十八次的真实模拟用光,王怀终于长舒一口气。

        看到了。

        终于看到了!

        虽然模拟时间在现实只要一瞬间,不过中间思考阅读还是要一定时间,累积下来的时间也不短。

        在王怀模拟思考的时候,稽查负手站在王怀身边,面容隐藏在斗笠之下,不知道在想什么。

        几分钟之后,惠明也与善缘商量完毕,将一行人叫到一起笑着说道:“事情,我们已经知道的差不多了。你们还有什么需要补充的么?”

        稽查此时也不报什么希望,只是叹息道:“有什么就说什么吧。”

        “没有了。”一旁的善缘也笑着说道,“三一四一五九二,你还有什么要说的么。”

        反正不管说什么,妙音门钟月杀人的事情,都不会有任何改变的。

        这是铁一般的事实。

        善缘已经通过怒目金刚咒看到了昨晚发生的一切,随后大喜过望。

        佛门也有自己的眼线,而血月道域是钟月特有的神通,看一眼就知道犯事的人是谁。

        当看到钟月杀害了一群人后,他顿时欣喜若狂,知道这是一个打压镇国司,报复妙音门的大好机会。

        因此,天刚亮,他就率人打上门来,同时联系了镇国司和佛门。

        一切尽在掌握。

        如果你说谎,那么我就直接拿出证据,到时候你们死的更惨。

        说吧。

        快说吧。

        不管你说什么,都不会有任何改变的。

        善缘面带微笑的看着王怀,心里默默的享受着这一刻,享受复仇的快感。

        而王怀沉默了半天,这才指着长空寺住持和善缘说道:“昨晚,我看到他们两人来到这里。”

        善缘的眼神凝重了一下。

        她怎么知道的?

        不过这点意外,他还可以应对。

        面向一旁的惠明,善缘双手合十,低声说道:“确有此事,我初来此地,拜访一下当地官员也是应有之礼。不过我们很快就离开了,当时各位大人还活着。”

        “有人可以证明么?”稽查问道。

        “门口的衙役可以证明,之后衙役们还去看过大人们。随后我们就返回长空寺,路上还给门中弟子买了衣服瓜果,路上的人都可以证明。”

        稽查拉过一名壮汉耳语了一番,壮汉立刻点头,疾驰出去,片刻后回来点了点头。

        她确认了信息,刚刚燃起的些许希望破灭,轻轻的摇了摇头:“他们之后就回到长空寺了,之后我们准备询问长空寺的僧人,不过问题应该不大。三一四一五九二,你还有什么要说的么?”

        善缘看着王怀,心说你还想说什么。

        困兽挣扎,不自量力!

        你想保的人,根本保不住的!

        但王怀确实开口了。

        挺直腰,王怀继续说道:“之后,我看到第三个和尚出现,就是他杀了各位大人。”

        善缘忍不住冷笑一声,高声喝道:“你在胡说什么!莫非杀人的就是你,你在把锅甩给佛门!”

        王怀没有理会善缘的指责,继续说道:“那个人我看的很清楚,不是别人,就是佛门的恶憎!”

        善缘感觉自己的血一瞬间冷下来,脑子嗡嗡作响,心中只有一个念头:

        这家伙……她在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