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师姐,你们离我远点!在线阅读 - 第二十五章 死斗

第二十五章 死斗

        佛门分善恶二部,善缘这个名字明显是善部的。

        按照岳灵的说法,善部的和尚都是好好先生,你当众给他一巴掌,对方还会关心你的手痛不痛。

        当然,这也与他们基本都习武,而且都以金钟罩作为基本功有关。

        所以,一个善部的和尚,为什么对自己有这么大的怨念。

        对方看不到自己的长相,不过应该认得自己这身黑衣,换而言之,对方的怨念是针对镇国司来的。

        “不会是哪个大姐姐对这个小和尚始乱终弃吧,这么一想倒是有可能。”

        感受到对方的怨念,王怀思考了一番,开了自己的金手指。

        反正自己还有十一次次数,用一次不心痛。

        “本次随机获得的命格为【人见人憎】(黑色):每个见到你的人,都很讨厌你。每个讨厌你的人,都想杀了你。”

        看到这次随机到的命格,王怀笑了。

        差命格并非没用,放到自己的命运模拟中,可以更好的看出周围人的恶意,方便他筛选出之后的事情。

        将模拟器中的命格替换为【人见人憎】,王怀开始了模拟。

        “15岁:你来到集凤镇,探查咸鱼失踪事件。

        同年:你的到来引起了当地官府的警觉,官府想赶你走,但是被你教训了一顿。

        同年:你发现了当地官府的黑暗交易,你死在来历不明的武功高手手中。

        本次模拟,你获得了3点积分。

        是否将【觉险而避】(紫)替换为【人见人憎】(黑)?”

        直接选择了否,王怀立刻选择了自己的死亡事件,开始自己的真实模拟。

        伴随着一阵模糊,他发现自己站在一座仓库之中,四周弥漫着臭鱼的味道。

        自己手中则握着灯笼,周围的情况只能看到大概。

        蹲下身,王怀发现地上满是粗糙的盐粒,这里应该就是储备咸鱼的仓库了。

        诺大的仓库,可以存放数万斤的咸鱼,每个月丢失一次,那么就是两百万钱,折算下来就是两万两。

        如果按照王怀穿越之前的物价计算,一两银子的购买力差不多是四百五十元,那么每个月的损失就是九百万,已经是个很可怕的数字了。

        一年五两银子就能请到不错的伙计,而这里一个月就消失两万两,中间没鬼就怪了。

        起身拍了拍手,王怀在口袋中翻找了一阵,终于找到了缩在口袋深处的小仓鼠。

        “小仓鼠,今天是什么日子?”

        “七月十三日啦。”小仓鼠快速回答道。“王小姐,不知道为什么,总有股想揍你的冲动,可以让我揍你一顿么?”

        “不行。”

        “那么,请让我揍你一顿可以么?”

        “你说的再有礼貌也没用,闭嘴吧。”

        王怀和小仓鼠是七月十二日到的集凤镇。

        也就是说,自己第二天就会死。

        真不知道该佩服自己的调查能力,还是感慨自己太会作死了呢。

        叹了口气,王怀忽然高声说道:“可以了,你们出来吧。”

        趴在王怀肩膀上的小仓鼠吓了一跳,怒气冲冲的说道:“你那么大声干什么!一点家教都没有,越来越想揍你了。”

        王怀眯着眼睛看着小仓鼠。

        虽然知道是【人见人憎】这个命格在起作用,不过他还是决定真实模拟结束后就揍小仓鼠一顿。

        黑乎乎的仓库里,只有王怀手中的灯笼在亮着光。

        握着亮光的灯笼,王怀默默的看着四周,黑衣下的肌肉鼓动,慢慢的积累着力量。

        虽然知道会死,不过他可不是束手就擒的人。

        段叔曾经说过,武功,是杀人技。

        曾经的宗师,哪一个不是从尸山血海中走出来的,快速提升自身武艺的方法,就是与人生死相杀,活下来的那个,必定会得到极大的提升。

        真实模拟几乎与现实完全相同,在真实模拟中与人生死相杀也能够极大的提升。

        毕竟他还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可以得到琉璃光,那么武艺,就是提升自己实力的唯一条途径了。

        黑暗中,一缕微风吹过,送来一声哨响。

        来不及细想,王怀腰部发力,猛的后仰,身体几乎与地面平行,惊险的躲过贴着脸飞过的暗箭。

        将手中的灯笼甩向暗箭飞来的方向,灯笼落地,炸裂出的火油四处飞溅,在对面勾勒出一个壮硕的身影。

        “怎么会是你?”王怀诧异的问道

        黑暗中的身影微微一愣,刚想问对方怎么认识自己,就看到王怀迅速摸出一张符箓,手一抖就无火自燃。

        巨大的危机感让壮汉迅速跳开,一道幽蓝色的天雷直接落到自己刚才所在的位置,将地面炸出一个深坑。

        擦去头上的冷汗,壮汉暗骂一声卑鄙。

        说话的时候偷袭,这个镇国司的家伙太卑鄙了。

        而且那诡异的雷光,根本不是武功能够办到的。

        不过这家伙的根骨还不错,但基础还是不牢,眼力跟不上,这才打偏了。

        确定了彼此之间的实力差距,壮汉忽然丢了手中的弩箭,一双肉掌镀上一层金光,正面向着王怀冲来。

        “来的好!”王怀高喝一声,正面迎上,同时对怀中的小仓鼠说道,“一会儿你别出手!”

        “你死了我都不会为你收尸,乖乖去死吧!”小仓鼠喊道。

        一声闷响之后,两人拳拳相交,一抹血花在王怀的拳头上绽放,剧烈的疼痛让王怀冷哼一声。

        刚一交手,他就发现对方的武功着实,一身硬气功炉火纯青,拳头甚至比钢铁更加坚固,直接就废了自己的右手。

        半个月的武功底子,还是太差。

        不过疼痛反而激发了王怀的血性,左手借势挥动,软绵绵的没有力气,让壮汉连躲一下的意图都没有。

        伴随着“咔嚓”一声,王怀的左手不自然的扭开,而壮汉连眉头都没皱一下。

        狞笑一声,钢钉一般的手抓住王怀,正准备用力将王怀的脖子拗断,就感到脸上一烫。

        眼角余光一瞥,壮汉看到自己的脸上居然被贴上了一张符箓,此时无火自燃,隐约还能看到其中跳跃的雷光。

        “卑鄙!”

        骂完这一声,天雷在壮汉的脸上绽放,让壮汉的脑袋仿佛西瓜一般炸开。

        无头的尸体重重的落下,砸起了大量盐粒。

        双手被废的王怀喘着粗气,感觉这次真的太惊险了。

        用了一颗丹药,他走上前,准备翻找一下对方的随身物品,看看有什么重要信息没。

        没想到,刚刚走上去几步,就感觉胸口一痛。

        一把金光璀璨的金刚杵穿胸而过,带着一条血线飞出,又从对面穿回,在自己的身上留下两个血淋淋的大洞。

        感受到自己的生机急速流逝,王怀艰难的扭过头,看到背后的人后露出一个微笑。

        果然是你。

        善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