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师姐,你们离我远点!在线阅读 - 第十一章 你的血,让我喝一口

第十一章 你的血,让我喝一口

        在段叔和叶媛一路前行时,一只熟睡的老鼠从睡梦中苏醒过来。

        从外形上看,这只老鼠体形庞大如虎,浑身上下的皮毛如雪,一双眼睛闪动着智慧的光芒。

        就在刚才,它忽然感受到一股强烈的悸动,似乎有某种巨大的风险即将袭来。

        没等它想明白自己心中的悸动从何而起,几只巨鼠就冲了过来,对巢穴中的它叽叽喳喳说个不停。

        听完属下的汇报,这只鼠妖口吐人言:“明白了,有人过来了对吧,你们先下去,我稍后就出来,咱们得逃了。”

        仿佛人类一般站起身,鼠妖模仿着人类洗脸刷牙,换上衣服,盯着镜子中的自己迷茫起来。

        我是谁?

        我从哪里来?

        我将去往何方?

        我什么时候可以讨到适合我体形的老婆?

        成为妖魔之前,它只是一只田地里的普通老鼠,每天最大的快乐就是将嘴巴里塞满麦子,然后运回家静静的欣赏。

        直到那一天……

        有人捉住了自己,却没有捏死它,反而盯着自己说道:“在仓鼠之中,你也算是有资质的了。吃了这东西,化身为妖魔吧。”

        “这可是二重奇物,普通修士都得不到的玩意,你可要好好珍惜啊。”

        被强迫塞了不知名的东西,它感觉一切都变了。

        它变的更能吃了。

        一亩一亩的麦子化为自己的口粮,它的身体在飞速膨胀,最终化为一只巨鼠。

        在身体壮大到一定程度后,它发现体内似乎有什么东西觉醒了。

        方圆百里之内,所有老鼠似乎都跟自己建立了莫名的联系,跟自己在一起久了,它们还能不断的变化,变得更加强壮。

        只需一个念头,它就可以隔空取物,可以离地一尺。

        它渐渐明白自己已经不再是仓鼠,而是另一种更超凡的存在。

        它开始听的懂人言,并偷听了一些会飞的人的话,知道对方是修士。

        它知道自己很可能已经是第三境的妖魔,度过了养元,御物,来到了法力境。

        与人类不同,妖魔在法力境并不能使用术法,而是直接觉醒本能血脉,从血脉中诞生自己的天赋法术。

        只要盯着其他生物一会儿,就能看出对方最契合的事物是什么。

        不过这个法子似乎对身体很有损伤,每用一次都会虚弱很久。

        又是一阵叽叽喳喳的声音响起,打断了鼠妖的思绪。

        钻出巢穴,鼠妖在部下的指引下来到了外面,远远的便看到了正在清除老鼠的段叔和叶媛。

        那个老头子身上没有熟悉的气息,应该只是个武者。

        一旁的女子没有出手,不过在鼠妖看来,对方身上有一层层金色的光芒,那是常人无法看到的法力的波动。

        这是个修士。

        而且还是个法力境的修士。

        虽然同为第三境,不过鼠妖知道人类修士手段很多,正面对抗很难有胜算。

        吱唔了几声,正在与两人对抗的老鼠们忽然退去,争先恐后的向着村子外面奔逃,跨越了曾经无法跨越的界限,瞬间消散的无影无踪。

        段叔刚想追击,叶媛便伸手拦住了段叔。

        “不用追了,这些老鼠离开了根源的范畴,一段时间后妖气就会消失,最后变成普通老鼠。不过这群老鼠这么听话,看来我之前的推测有误啊。”

        “什么意思?”段叔问道。

        “妖魔根源也分重数,一重根源的效果就跟我之前所说,会影响周围的生物,而且是无差别影响。按理说,老鼠这种生物除非运气特别好,不然不会将其他生物全部吃光。”

        “根源与妖物融合之后,如果妖魔被杀死,得到的就是二重根源了。二重根源可以直接被生物吸收,对方出现便是妖魔,之后还会影响周围的生物,促使自己进一步强化。”

        环顾四周,叶媛伸出手,一团蓝色火焰在她的手中一闪而逝,方圆百米内的事物瞬间浮现在她的脑海中,让她看清楚了附近的情况。

        再次伸手,蓝色火焰从指尖飞出,凝为一张无形的弓。

        将看不到的箭矢搭在弓上,叶媛胳膊发力,周身法力凝为一体,将无形之弓一口气拉满。

        “好弓法!”一旁的段叔由衷的赞叹道,“力与身和,身与气和,气与意和,意与道和。五者合一,便是弓法登峰造极的表现。想不到,大人还是位箭术高人。”

        叶媛没有说话,只是轻轻松开了无形的弓弦。

        啥时间,段叔感觉自己的眼前仿佛有万千光柱,一时间头晕目眩,什么都看不清。

        等到他视力恢复,惊讶的发现叶媛面前的地面已经被犁出一丈深的沟壑,箭矢的落点更被炸出了一个深坑,里面什么东西都不复存在。

        “大人,成了么?”

        “被它跑了。你在这里驻守,我现在去追。”

        叶媛足尖轻点,顺着地面的血迹开始猛追,不多时就消失在远方。

        在她身后,段叔还在回味之前叶媛那一弓,越想越有趣。

        “奇怪,五者和一虽然强悍,不过也不可能有如此恐怖的效果。中间还缺了点东西,是什么呢?”

        段叔不知道法力的存在,也不知道叶媛施展的不是箭法,而是术法。

        引动天地之力,借外物施展,这便是术法。

        不过他还是从里面看到了一些有趣的东西,不由得沉湎其中,越想越沉迷。

        忽然间,他心头警钟大作。

        扭头看去,一团灰蒙蒙的东西从爆炸中心爬出,身上满是焦痕。

        “好险,差点死了。这女人算什么法力境,都快是神通境了吧!”

        这只巨鼠口吐人言,吐出一股白烟,浑身上下抖了抖,焦黑的痕迹立刻裂开,露出下面白色的皮毛。

        就在这时,它的耳边响起一声鞭响,蟒蛇一般的皮鞭纷纷落下,疯狂的敲打在鼠妖的身上。

        它身上每一处要害都被鞭打了不止十遍,不过鼠妖身体坚硬如钢,鞭打顶多让它有点发痛,根本不致命。

        “你个老家伙好聒噪,快点滚,我还不想杀生。”

        双眼一瞪,远处的段叔就感觉自己仿佛被巨锤击中,踉踉跄跄的后退了数步。

        吐出一口鲜血,段叔立刻后退,不曾想鼠妖居然出现在自己的背后,一双鼠眼饥渴的盯着自己。

        “你这血,好香啊。让我喝一口,就喝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