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师姐,你们离我远点!在线阅读 - 第八章 累了,毁灭吧

第八章 累了,毁灭吧

        此时的三师姐叶媛跪坐在蒲团上,面前除了一杯淡茶,什么东西都没有。

        她身着一身青色的公服,宽松的款式在她身上却显得极为贴身,纤细的腰肢被腰带巧妙的勾勒出来,似乎轻轻一碰就会折断。

        即便在室内,她也依然戴着一顶灰色的斗笠,斗笠下是一层黑纱,看不清具体长相。

        虽然看不清楚全貌,不过隐约露出的下巴和鲜艳的嘴唇,还是给人一股妖艳的感觉。

        王怀没有见过叶媛的全貌,不过房间中充斥着一股若有若无的檀香,这种檀香的气味极为特殊,他只在三师姐来的时候闻到过。

        他早就知道三师姐会来,不过没想到这么快就碰到了。

        王怀的第一反应是夺门而逃,不过正在品茶的叶媛已经注意到了王怀。

        “那位小哥,你有点面熟啊。”略显慵懒的声音响起,让王怀进一步确定,这就是三师姐。

        陪同的王进秋连忙上前,笑着说道:“这位就是我们……”

        “没错,我就是王家家主,王浩!”

        王进秋诧异的看着一旁的王怀,随后若有所思,立刻笑了起来:“没错,这位就是王浩了。”

        “哦……”叶媛点了点头,“奇怪,我之前怎么听说,家主叫王怀啊。”

        “其实我有个失散多年的妹妹,早年落到了北疆,为了掩人耳目改名为王怀。现在妹妹回来了,我刚好也想改个名字,于是就改成王浩了。这是最近的事情,大人不知道也正常。”

        王怀两世为人,但情急之下也只能说出这种谎。

        毕竟现在的好感度没拉满,如果被三师姐知道自己是个男的,不知道对方会干出什么事情。

        最好的结局恐怕也是废了修为,然后等着第二年暗伤复发再挂。

        不过他运气不错,叶媛的注意力明显被另一件事情吸引了。

        长久的注视着王怀,叶媛的语气忽然柔和起来:“难怪我总感觉你有点脸熟,原来是她的哥哥。也是,如果你眉间距再窄一点,鼻梁再低一点,那就一模一样了。”

        只不过看了两天,叶媛就对自己的脸如此熟悉,这种观察能力让王怀不寒而栗。

        现在的跟踪狂都是怪物么?

        而叶媛又长叹一声:“没想到她还有这种遭遇,以后得多疼疼她了。”

        “那个……大人认识我妹妹?”

        “她应该已经回家了吧,什么话都没说么?”

        “没有,只是说自己有奇遇,但什么都没有提及。”

        叶媛点了点头:“没提及就对了,总之,随她就行。那么大舅子……不对,是王公子,初次见面,没有别的东西,这枚丹药是一点礼物,还请收下。”

        你刚才是不是把心里话说出来了?

        强忍着吐槽的欲望,王怀接过叶媛递过来的红色丹药,一眼就看出来,这是养元丹。

        女版的自己一次就是一瓶,男版的一次只有一颗,中间的差别,让王怀深刻的感受到了男女间的不平等。

        不过他还是满脸笑容的收下了丹药,随口问道:“这丹有什么禁忌么?”

        “人丑不能吃。”

        “大人,我是认真的。”

        “我也是认真的。这丹的炼制方法有点特殊,长的越好看,那么服用的效果越好,副作用也越小。你差不多有你妹妹的八成资质,服用下去应该可以改善根骨,之后也能活的长一点。如果不是我所在的地方不收男子,我都想让你加入镇国司了。”

        王怀强笑了两声:“多谢大人夸奖了。”

        “不客气。对了,我这次是为了鼠患而来,可以请王公子留下来跟我说一下鼠患的情况么?”

        王怀有心拒绝,不过想了半天也只能低头说道:“可以,大人随便问。”

        王进秋依言退下,段叔则看了眼王怀,得到对方眼神确认后,也一并走出了茶室。

        两人一路走到外面,直到走到无人的院子,王进秋才猛的喘了口气。

        他也是有根骨的人,早年也学了一些武艺,段叔见了也会道一声小伙身材不错,练的可以。

        但在看到叶媛之后,才发现自己的武艺根本不够看。

        那种感觉,就像是在面对一尊十丈高的巨人,对方光是坐在那里就有无尽的压力传来,让他差点忘记呼吸。

        好不容易平复下来,王进秋看着一旁的段叔问道:“段爷,那个人……你怎么看?”

        段叔摸着自己花白的山羊胡:“如果我们生死相杀,三步之内,她必死。”

        王进秋刚松了一口气,就听到段叔说道:“可我根本走不到三步。对方浑身根骨圆润无缺,天人合一,是陆地神仙了。她看起来不过二十岁,怎么练出这身功夫的?镇国司到底是什么地方,这样的神人到底还有多少?”

        “谁晓得呢。而且家主他似乎见过这个人,又好像很忌惮的样子。”

        “少爷肯定自有安排,我们相信少爷就行了。”

        “也是。”

        两人在院子里闲聊了一个时辰,中间还吃了便饭练了几把,这才看到王怀踉踉跄跄的从茶室中走出来。

        在他的身后,叶媛的声音传来:“王公子,今天聊的很开心,我们明天再聊。”

        “哈、哈、好。”

        带王怀来到房间中,段叔立刻送上椅子,为王怀疏通经络,关切的问道:“少爷,您在里面干什么了,怎么累成这个样子?”

        “编设定,然后强迫自己记住这些设定。”

        “不懂。”

        “知道很累就行了。”

        在里面的一个时辰,叶媛询问鼠患的事情只花了几分钟,之后就迫不及待的将问题引到了王怀的妹妹王怀身上。

        “王公子,你妹妹喜欢什么颜色的衣服?”

        “王公子,你妹妹喜欢什么花?”

        “王公子,你妹妹比较喜欢和异性在一起,还是和同性在一起?我只是做一个假设,如果你妹妹喜欢同性,那么你觉得我有机会么?”

        叶媛已经将“我想泡你妹妹”这件事摆在脸上了,但还以为自己隐藏的很巧妙。

        而王怀也配合的很辛苦,一方面要记住自己说出来的设定,以免以后穿帮;一方面还要应付叶媛,让她有点希望又别太有希望。

        多线运行,让他感觉自己的脑袋都大了一圈,现在还回响着自己编出来的设定。

        这一个时辰,是王怀度过的最痛苦的一个时辰。

        不过他也知道了叶媛下山的理由了,那就是担心自己搞不定这里的鼠患,所以下山帮忙,除掉这里的鼠患。

        “这货是离不开主人的小狗么?一天不见就急忙下来找人了。还有她怎么知道我是来这里除鼠患的?一定是岳灵了。岳师姐,给你机会你不中用啊!你随便编个理由会死么!”

        王怀知道叶媛是好心,但一想到自己最后的净土也被人掘了个遍,他就感觉浑身不爽。

        一想到他明天还要继续编设定,继续记设定,他就更不爽了。

        思考了半天,王怀还是想不出解决的方法,只能长叹一声:“累了,毁灭吧,还是赶紧除掉鼠患然后回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