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摄政王她努力洗白在线阅读 - 第五十六章 昔言昔年的过去

第五十六章 昔言昔年的过去

        顾霖带着昔言到了一家裁缝铺子,看布料。

        “小爷,这个好看。”

        昔言一眼看到了一块浅蓝色的布,店家马上凑过来,“这位小姐好眼光,这块布配您正合适。”

        昔言连忙摆手,“不是我,是我们家小爷。”

        “我不用这种,太亮了。”

        顾霖说完又说,“我看很适合你,店家,量下身量,做一套。”

        昔言想想自己柜子里还有好多没穿的,“我不要小爷,我都有好多衣服了。”

        “这有什么多的,你穿着好看我喜欢看,去量吧。”

        “是。”

        昔言跟着去量身量,顾霖感慨这个年纪的女孩子长的是真的快,前段时间做的衣服已经有些短了。

        在外边转了一圈顾霖就去后边看布料了,昔言量完出来没找到顾霖看到外边有卖糖人的,就蹦哒出去,想给顾霖买糖人。

        昔言选了一个然后回到店门口,转身就对上了一个女子气呼呼的脸。

        妇人看见昔言,尖叫了一声,“小蹄子,可算让我找到你了。”

        昔言下意识的后退了好几步然后被一个怀抱抱住了,接着糖人就在地上碎成了两半。

        “小爷。”

        昔言一把抱住顾霖,好像回忆起了什么不好的东西,浑身都在颤抖。

        顾霖一只袖子挡住昔言的脑袋,冷眼看着面前的一男一女,女子年纪大一些,男子也就十七八岁,只不过衣衫破旧,看起来就不是富贵人家。

        “你们要干什么?”

        女子一时被顾霖的气场镇住但还是不服气的说,“你管我们呢,听说这小蹄子在都城攀上了高枝,我养了你那么多年怎么也得给我钱啊。”

        顾霖冷笑了一声,“笑话,昔言捡回来的时候才六岁,你养了她多少年?”

        “昔言?这小蹄子本来叫宋言,”

        顾霖脸色更冷了,“你要是再一口一个小蹄子,我可就对你不客气了。”

        “你谁啊?”

        “我……”

        昔言不想让顾霖为难,松开顾霖转过身,“你把我卖了的时候怎么不想想我以后,你现在又有什么资格要我给你钱?”

        “我把你卖了你也是我生的,你就得给我尽孝。”

        女子以为昔言早就不知道死在哪了,结果前段时间听人说在都城看见了,干脆带着儿子来找人,凭着自己生了她怎么不得赚个几千两。

        “走吧,我们回家。”

        顾霖拉着昔言的手准备走,女子不服气,就想上手抓。

        “你的手要是敢碰到我,我就给你剁了。”

        顾霖此话一出,女子倒是真的镇住了,把手缩了回去。

        巡卫队注意到这边的动静走了过来,看见顾霖刚想行礼被顾霖抬手拦住了,“那两个人带回我府里。”

        “是。”

        卫队立刻抓着两个人拖走了。

        顾霖也牵起昔言,“走吧,我们回家。”

        昔言感受着顾霖的手的温度,只觉得每一次只要被牵着,自己什么都不怕。

        顾霖带着昔言回府之后昔年迎了上来,“小爷,刚才巡卫队送来两个人,属下看他太吵送到后院关起来了。”

        “好,你进来。”

        顾霖拉着两个人进了偏房,然后关上门转身问,“你们是多大来的摄政王府?”

        昔年揽着昔言的肩膀,“属下是九岁,昔言是六岁。”

        “现在也都九年了,愿意给我讲讲你们之前的事吗?”

        昔言咬了咬嘴唇先开口说,“我出生在一个小村庄,出生的时候就有个三岁的哥哥,但是那个女人并不把我当孩子,从小就让我干这干那个,五岁那年把我卖了,买了五十个铜板,之后一年所有人都嫌我太小,身子太弱,卖来卖去,最后在一个地下牙行遇到了哥哥。”

        “其实她卖了我我不怪她,可是她把我卖给别人当媳妇,那个人都四十多了,我才五岁啊。”

        昔言说着咬住了牙,不让眼泪掉下来,明明觉得已经过去了,但是再提起来还是一样的难受,要不是自己身子太弱,只怕又不知道是个什么结局。

        昔年别过脸点了点头,“属下也差不多,从小被卖了,那天看到昔言的时候觉得这个小姑娘很可怜就带着她跑了,那年冬天,我和昔言蜷缩在一座高墙下,是老王爷救了我们。”

        “老王爷没有嫌弃我们而是给我们起了新名字然后让我们跟着小爷,不然,我们早就不知道死在哪了。”

        顾霖长叹了一口气,虽然和自己想的差不多,但是就这么赤裸裸的摆出来,倒还真的是让人有些难以接受。

        “好了,都过去了,那两个人,你想怎么办?”

        昔年刚才就怀疑那两个人的身份,现在听了这些也就猜到了大概,蹲下问昔言,“你说想怎么办?”

        昔言低下头看着地面,曾经那些难过的日子现在都已经过去了,该往前看了。

        昔言抬起头,看着顾霖认真的说,“小爷,我自己去。”

        “好。”

        昔言出了门,昔年想要跟上去被顾霖拦住了。

        “小爷?”

        “这是她的一道坎,你不必出面,跟在后边保护好就好了。”

        “是。”

        昔年跟着离开了,顾霖站在门口看着离开的两个人轻舒了一口气,如果当年没有被组织带回去,自己和白落音又会是什么样呢,平淡一生还是早就投胎了?

        顾霖大脑深处动了一下,恍惚记起了自己失去的一段记忆,“我好像忘了一个人,一个很重要的人。”

        ——

        女子被关着还是不服气,不停的叫嚷着,片刻门打开了,昔言站在门外冷冷的看着两个人。

        女子马上站起来,掐着腰,“小蹄子你果然是攀上了高枝,正好我也饿了,快带我去吃饭。”

        “凭什么?”

        “就凭你是我生的。”

        昔言现在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你生的是宋言,可我是昔言,宋言早就死了,死在你五十文把她卖了那一年。”

        女子有些理亏,摆了摆手,“行,不吃饭也行,一万两,给了我们就走。”

        昔言的语气加重了一些,“你听不懂话吗?你要是真想要找已经死了的宋言要吧。”

        女子看昔言这个态度有些气,声音提高了不少,“小蹄子我告诉你,你哥哥就要结婚了,要么给钱,要么跟我回去给你哥哥换个媳妇。”

        “还给你这五十文,从现在开始你我再无任何关系,我把自己买出来了。”

        昔言说着抬起手松开,五十枚铜钱掉在了地上,丁零当啷的声音倒是分外清脆。

        “你当年不是觉得我只值五十文吗?给你了。”

        昔言说完直接转身要走,想了一下又说了一句,“你若再敢踏入都城一步,我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女子还想说什么,但是又看到一个人走了进来,抽出佩剑指在了女子喉咙前,“滚出都城,再敢踏入一步,杀无赦。”

        女子腿一软直接摔在了地上,那个男孩子更是吓得全身哆嗦。

        昔年收回剑,“送他们走。”

        “是。”

        小厮进来架起了两个人,女子路过偏房的时候看到了笑嘻嘻的昔言,和递给她糖人的顾霖,隐约知道自己这辈子都再也见不到她了。

        女子心里似乎没有想念和愧疚只有悔恨,早知道还不如多买些钱,不对自己钱还没拿,不能这么走,一定要拿到钱。

        女子想着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居然挣脱了小厮,朝着顾霖和昔言跑过去,同时不知道大喊着什么。

        “拦住她!”

        昔年一声令下,马上就有人上前去抓。

        顾霖眼神一冷,抬起袖子盖住了昔言的脑袋,同时侍卫的剑刺进了女子的胸膛。

        昔言听到了剑刺入身体的声音,心一紧,抓住了顾霖的衣服,“小爷。”

        “没事,闭上眼。”

        顾霖的声音从头顶上方传来,昔言安心的闭上了眼,一行眼泪掉了出来。

        “打扫干净,今日之事此后任何人不许提起。”

        顾霖淡淡的说了一句,然后直接抱起昔言去了后院,顾霖的袖子很大,遮住了昔言的眼,也遮住了昔言以前的绝望与悲伤。

        ——

        晚上昔年来找顾霖,“小爷处理好了,那个男子看到那一幕,已经吓傻了,我让人送去了牙行。”

        顾霖正在看着兵书,“好,打扫干净了?”

        “小爷放心,我直接换了整个偏房的地毯。”

        “休息去吧。”

        昔年犹豫了一下,“小爷,我有句话不知道该不该问。”

        顾霖已经猜到了他想问什么,也就开口,“问吧。”

        昔年看着顾霖的样子也就有了答案,“架着那个女人的是老王爷留给您的暗卫吧。”

        顾霖翻了一页书,没有直接回答只是说,“动手的那个也是。”

        “谢王爷。”

        昔年了却了心事说完想要离开。

        顾霖又说了一句,“只有她死了,昔言才能彻底走出来,我不介意当一回恶人,但是我不想让你去当,你们是要在一起一辈子的,总不能担上个杀母的罪名。”

        昔年心头一热,“属下明白。”

        顾霖站了起来,看着窗外,“明天可能要下雪了,瑞雪兆丰年。”

        昔年顺着看过去,天空中已经有了寒气,“明年又是一个好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