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警事现场在线阅读 - 第121章 VIP里面的客人

第121章 VIP里面的客人

        陆英卫与何晓惠正在品茶室里问着话,vip的门忽然打开了,从里面出来两位中年男人,他们看到两位穿着警服的警察坐在品茶室里都吃了一惊,顾不上与戴同和打招呼便急急忙忙的离开了。

        “二楼的vip里是些什么人?”陆英卫望着两位匆匆离去的背影问。

        “哦,他们都是些老客户,办了vip卡的,上面就是环境好一点,都是小包间,服务项目和下面其实是一样的。”

        “方美华来这里都是在楼上包间打牌吗?”

        “对,她也是vip会员。”

        “请打开门,我们要上去看看。”陆英卫望着戴同和说。

        “警官,上面就不要去了吧,客人们都在喝茶,打扰他们不好。”戴同和说着话一个劲的朝旁边的服务员使眼色,服务员会意后赶紧离开了。

        “请打开门,让我们上去看看。”陆英卫又说了一遍。

        “警察同志,还是不要上去了,您有什么问题我都会如实的回答您。”

        “你上面是不是有什么问题呀,为什么不敢让我们看?”陆英卫站起来走到门前,打量着这扇门上的门禁锁。

        “没有,没有,刚才不是说了吗,和下面一样的,就是包间罢了。”戴同和的额头上已经有汗珠冒出。

        “包间里是不是有什么不想让我们看到的买卖呀?”

        “没有,就是喝茶打牌的地方。”

        “如果我们想看,即使今天看不成,我们总有办法可以看的。到时候如果查出来问题,就别怪我们不客气啦。”

        “是是是,我不是不想叫您看,实在是怕打扰到客人。”

        两人正在僵持着,刚才离开的服务员回来了,他朝戴同和微微的点了一下头,戴同和见状连忙对陆英卫说:

        “既然您们执意要去看看,那我就领你们去看看。”

        戴同和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卡片,在门禁器上刷了一下,通往二楼vip包间的门打开了。

        顺着铺着地毯的楼梯来到二楼,看到二楼的中间是一条走廊,走廊的两边都是些单独的房间,房间的门都紧闭着,窗户上挂着窗帘,从走廊里是看不到房间里面情况的。

        陆英卫随便走到一个房间的门口,示意戴同和打开一下,服务员过去打开了包房的门。包房内有四个人正围坐在一起打麻将,正对着门坐的人何晓惠见过,那正是丁鹏的太太方美华。

        “戴老板,你这样做就不对了吧?”何晓惠转身望着一脸尴尬的戴同和问。

        “哎呀,真不好意思,我不知道几位太太今天也在这里,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啦。”戴同和赶紧为自己打圆场。

        “戴老板的记性真是堪忧呀,连那些客人在你这里都记不住,你真的要好好长点记性啦。”

        “是是是,你看我这脑子,糊涂了啊。”

        “既然碰巧遇上,那我们就请三位太太配合我们一下,问太太们几个问题。”陆英卫说。

        “哎,你们这是什么意思呀!我丈夫被人杀死了,你们不去抓凶手,倒是跑到这里来调查我,你们什么意思呀。”坐在里面的方美华使劲拍了一下麻将桌,站起来冲着何晓惠他们喊道。

        “我们正在调查丁鹏的案件,今天到这里来也是工作的一部分,请你们配合一下。”陆英卫回答。

        “我看你们根本就没什么本事,就会乱怀疑这个,乱怀疑那个。”方美华继续不依不饶。

        “我们对于任何有悖常理的事情都要调查清楚,方太太的丈夫刚刚被杀,您就有心情到这里打牌,真是好雅兴呀!”何晓惠的那张嘴也不是吃素的。

        “你!你什么意思,我打牌碍你什么事啦!”方美华被气的满脸通红。

        戴同和见状连忙走到方美华身边,拉着她的手对她小声说了几句话,然后拉着她走出了房间。

        何晓惠与陆英卫取得了三位太太的证词以后,又在二楼的包房里转了一圈,看到大部分的房间里都有人在打牌,他们对于警察的到来无不露出一股厌烦的表情。

        陆英卫怀疑这个二楼的vip包间里有进行违法的赌博行为,因为刚才他们拖延了进入的时间,已经做好了掩饰工作,从表面上倒也看不出什么。为了尽快侦破丁鹏的案件,陆英卫也不想在这个时候节外生枝,于是只匆匆检查了一下就带着何晓惠归队了。

        市刑警队会议室。苏正阳和队员们都默不作声,发现尸体已经三天了,根据这三天来调查的情况分析,丁鹏抛尸案的侦破情况还是毫无进展。表面看起来有杀害丁鹏动机的人,或者是希望丁鹏死的人不少,但他们中真正有作案手段和作案时间的人目前还没有找到。

        “我们目前还有一个线索就是刘桥,但刘桥却失踪了。”苏正阳说。

        “据我们了解,刘桥不会开车,他虽然有杀害丁鹏的可能,但他是如何做到抛尸呢?”关杰说。

        “对,凶手将丁鹏从华庭小区带走,杀害后又抛尸,这件案子可能不是一个人所为。”

        “关杰,宏方和永旺两家公司那边有什么进展吗?”苏正阳问。

        “目前从表面上看不到这两家公司有什么既得利益,也找不到他们参与了丁鹏抛尸案的线索。我觉得即便案件与这两家有关系,他们也不会亲自动手。我建议找社会上的闲散人员打听一下,问问他们是否听到最近社会上有什么风声。”

        “嗯,这个主意好,那今天晚上我们就去打听一下,看能不能找到点线索。”苏正阳说。

        中江市混混们的聚集地是位于城乡结合部的船长酒吧。苏正阳和关杰也是这里的常客,不过他们从来不在这里喝酒,他们来这里是探听消息的。一些社会上的大小混混,为了以后犯事时能得到苏正阳他们的照顾,也非常乐意向他们提供一些消息。

        苏正阳和关杰一人拿了一瓶矿泉水坐在酒吧的一角,他们在等待着有用的人出现。大厅中间舞池里人影憧憧,五颜六色的旋转激光灯打在人们的身上,震耳欲聋的音乐声让人心潮澎湃,酒吧里的气氛变得暧昧而疯狂。

        一个穿的花里胡哨,头发染成金黄色的年轻人看到苏正阳坐在这里,他穿过整个舞池来到这边。

        “哎呦,这不是苏大队长和关警官吗,您们怎么有空大驾光临。”

        “原来是耗子呀,你什么时候放出来了?”

        “看您说的,苏队,我可是很长时间没进去,我现在已经改邪归正做好人了。”

        “改邪归正了就好,以后别再叫我抓到你。”

        耗子在苏正阳的身边坐下来,悄悄的问:

        “苏队,您老人家今天来是什么任务?是来抓人吗?”

        “呵呵,放心,今天不抓人,只是打听点事儿。”

        “苏队,您说想打听什么,在中江还没有比我耗子消息更灵通的。”

        “丁鹏的事听说了吗?”

        “听说了呀,身家几千万的煤老板,可惜了呀!”耗子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

        “你们听说的是什么版本?”

        “据说是被人勒死后,抛尸在一个废弃的坑口中。”

        “有什么关于这件事的传言吗?”

        “传言可多了,有说是情杀的,也有说是生意上的事。”

        “情杀怎么说?”

        “据说他老婆的情人那个开赌场的戴老板,曾经向人打听过南方杀手的消息。”

        “哦,你听谁说的?”

        “这些事都是酒场上传的,不一定真,也不一定假,要是真问什么人说的,还真不知道。”

        “还有什么说法?”

        “这件事一出来,大家都议论纷纷,都说这活儿不一定是我们本地人干的。”

        “哦,为什么?”

        “我们本地人如果有什么仇呀恨的,一般会用刀子,那样才解恨,丁鹏这事儿明摆着就是冲着杀人去的,背后一定有着重大的利益。”

        “嗯,你说的很对。”

        “很多人猜测,丁鹏这事儿十有八九是雇的外地杀手。”

        “有人说为什么杀丁鹏吗?”

        “丁鹏是煤老板,一定是因为煤的事。”

        “嗯,除了这些,最近还有发生奇怪的事发生吗?”

        “其他的事儿?”耗子挠着他的一头乱发想了想说:

        “哦,对了,听说在山上发现了一辆烧毁的面包车。”

        “什么时候的事?”

        “最近几天吧,他们说已经完全烧毁,只剩下铁架了。”

        “最近中江有外地的人过来吗?”

        “目前没听说有,我可以再打听打听。”

        “好吧,如果有什么消息,可以直接打我的电话。”

        “好嘞苏队,您放心。”

        半山腰一处避风的地方,一辆被烧的只剩下铁架的面包车安静的站在那里,从其车架的结构可以看出,这是一辆七座面包车。

        “目前已经无法判断这辆车是不是接走丁鹏的那辆,车架号也已经被烧毁,我们甚至都无法查找车辆的主人。”苏正阳遗憾的说。

        “是呀,看来这次杀害丁鹏的凶手确实不一般,或许真像传言的那样,是雇凶杀人。”关杰回答。

        就在苏正阳和关杰查看烧毁车辆的时候,苏正阳的手机响了,电话里传来顾岩的声音:

        “苏队,在城东一处树林里发现了一具尸体。”

        “怎么发现的?”

        “说是几个野外活动爱好者发现的,110报警中心刚刚打来电话,具体情况还不是太清楚。”

        “好的,你带上家里的人和技术人员立刻赶往现场,我们到现场汇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