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神豪:从获得刷钱特权开始在线阅读 - 第五十四章、谁的责任?

第五十四章、谁的责任?

        买完化妆品,齐晟直接牵着田佩佩的手,后边跟着一个电灯泡。

        三人走走停停,发现不少品牌的折扣都相当诱人。

        jimmy    choo,有15-25%折扣;

        calvin    klein免税15-35%;

        coach大约是7-9折;

        bv是8-85折;

        gucci、卡地亚大约只有9折,但是门口依然排着长队。

        这场面,比菜市场排队买菜还热闹。

        钟表区的游客,    相对少了一些。

        比起skp和国贸还是有些差距,但市面上常见的大牌,倒也都出现了。

        积家,劳力士,万国,伯爵……

        毕竟免税额度只有十万,大多数游客几乎不会考虑把宝贵的免税额度用在手表上面,要不然还得补税。

        所以说,这些品牌摆出来的手表,    也都是几万块的基础型手表居多。

        一些热门表款,几乎都不存在,倒是让本想土豪一把的齐晟大失所望。

        想想也是,比如那些动辄四五十万的腕表,按照这边政策,超过10万部分,要按照50%的行邮税征收。

        这啥概念?

        一块40万的手表,要补交15万的行邮税。

        所以说,这些柜台销售的手表价格都在十万左右,顶多不超过20万。

        就算都是些基础款,也比田佩佩手腕上戴着的浪琴强多了。

        看了半天,齐晟都没找到中意的,直到伯爵旗舰店,才有一款女士腕表让齐晟有了些兴趣。

        “这款手表帮我女朋友试戴一下。”

        齐晟指了指柜台里的一款手表。

        女导购瞄了一眼齐晟的手腕,立刻笑盈盈的拿出这块limelight    stella,滔滔不绝的开始介绍。

        这块表定价166400元,    有税价格为189000元。

        如果按政策算的话,    这块表要补交33200元的行邮税。

        女导购倒是表示,店铺这边有行邮税补贴,最后成交价比较接近吊牌价。

        可绝大多数游客,都兴趣寥寥。

        他们来这边,为的就是享受折扣价。

        要是和吊牌价接近,直接在家跟前买不香吗?

        这也就是齐晟,钱多的烧得慌。

        伯爵的手表,齐晟倒是有所耳闻,好看是好看,但也就仅限于好看了。

        论品牌格调,不如爱彼和百达翡丽,甚至比积家,都差了一些。

        但颜值方面,伯爵确实没输过。

        田佩佩就喜欢的不得了,只是价格有点小贵,让田佩佩有些犹豫。

        到这一步了,齐晟了然一笑,立刻展现出身为男朋友的担当:“刷卡,    帮我邮递到凤凰机场。”

        免税店这边买东西是不能立刻拿走的,    而且必须提供返程机票信息,    统一为游客邮递到机场。

        值得一提的是,齐晟返程的时候,直接包了架飞机。

        没办法,一千万的旅游消费额度等着齐晟刷呢。

        不浪一点,怎么刷的完?

        齐晟选的是一架湾流g650,从三亚飞京城,总共四个半小时的航程,花了45万。

        对比起飞机高额的保养成本,这个价格还真不能算贵。

        齐晟运气不错,直接获得四倍返现。

        女导购看到齐晟提供的航程信息,眼神都不一样了。

        要不是田佩佩和瞿思佳太漂亮,她都恨不得贴到齐晟身上,抱住这条金大腿。

        刷卡,签字。

        齐晟领着田佩佩和瞿思佳,继续瞎转悠。

        反正已经超出十万的免税额度,购买数量的限制也随之取消。

        只要飞机装得下,他们就可以随便买。

        到了后面,齐晟都记不住自己买了多少东西,通通交给免税店邮到机场。

        ……

        回到酒店。

        瞿思佳打个招呼,便钻进自己的房间,不去打扰那对迫不及待的狗男女。

        但想想晚上的疯狂消费,瞿思佳还有些不真实,总感觉齐晟的钱和大风刮来似的。

        几万块的包包,说买就买。

        虽说这些战利品都与她无关,但不妨碍她享受了一把有钱人购物的快乐。

        只要看上的东西,通通拿下,价格根本不用考虑,似乎那张卡永远刷不爆一样。

        没多久,隔壁传来一阵阵的不堪入耳的声音。

        瞿思佳翻个白眼,忍不住吐槽,这么贵的别墅,隔音还这么差劲。

        反正这会也睡不踏实,隔壁那对不知道闹到什么时候呢。

        打开电脑,把晚上拍的照片挑了挑,凑齐九宫格,发了篇微博。

        “搞定!”

        瞿思佳看了一眼工作微信号,有品牌方希望能跟她合作,一条广告报价是7万。

        业内流传着这样一条不成文的鄙视链。

        平台粉丝价值排序是,微信公众号最高,小红书其次,然后才是b站,抖音,快手,知乎和微博。

        瞿思佳自己经营的小红书账号,会分享一些日常,或者美容保养攻略之类的,有个十几万粉丝的样子。

        小红书路径属于薄利多销,但是天花板也比较低。

        博主达到一定粉丝量后,粉丝再增长对于广告价格变动的影响不是很大。

        即使粉丝多,可能报价也不会太高。

        作为主平台的微博,瞿思佳有接近300万粉丝。

        但在微博上的账号,已经进入瓶颈期。

        倒是有些mcn机构接触她,希望她能来抖音发展。

        给出的签约费也非常可观,让她有些犹豫。

        首先是小红书这边,瞿思佳看了眼后台,一顿忙活,配上几张美图,搞定收工!

        前后一个多小时的样子,两万块的广告费就进账了,确实比普通人来钱快多了。

        微博那边的广告商单,要相对麻烦一些,她现在人在外地,只能等回去再接单。

        忙活完手上的事情,瞿思佳突然想起来,齐晟似乎有一个mcn机构来着。

        搜了一下对方的官方微博,瞿思佳发现竟然改名字了,看到名字,不由莞尔一笑:“巨鲸娱乐?”

        “咦?”

        等看到最新一条微博,巨鲸娱乐独资拍摄的网剧,女主角倒是挺漂亮的。

        瞿思佳有些意外,没想到齐晟的这家公司,实力这么强。

        哪怕是一部小成本网剧,也不是一般网红经济公司玩得转的。

        瞿思佳有自己的消息渠道,问了几个朋友,惊奇的发现那家叫巨鲸娱乐的公司发展势头很猛。

        一部独资拍摄的网剧,让巨鲸娱乐名气骤增。

        很多渴望成名的女孩子,签约了他们的公司。

        尤其是在主播圈子里,巨鲸娱乐的口碑极佳。

        别的工会号给主播刷礼物,都要求私底下返还。

        可巨鲸娱乐不一样,刷的礼物从不用主播返还。

        光这一点,就甩开绝大多数工会十条街不止。

        虽说工会体量较小,但优质的主播不少,潜力十足。

        看到这,瞿思佳都有点心动了。

        她倒是没兴趣往娱乐圈发展,但不妨碍她希望签约一家有实力的公司。

        可巨鲸娱乐算吗?

        瞿思佳有些迟疑,但也把其列为一个备选。

        没想多久,隔壁又开始闹腾起来。

        瞿思佳彻底无语了,这俩人是真不拿她当外人啊!

        ……

        第二天。

        齐晟走出房间,拿了瓶矿泉水,喝了几大口。

        看到瞿思佳已经早早起来,在别墅自带的泳池旁边的遮阳伞下,晒着太阳。

        平坦光滑的腹部,裸露在齐晟眼中。

        特别是那一双细腻洁白的大腿,晶莹透彻,宛如温玉一般,泛着诱人的光泽。

        黑色蕾丝边的比基尼,遮掩不住丰满的身材曲线,露出白花花的一片。

        昨天有田佩佩在,齐晟也不好意思多看。

        瞿思佳可能睡着了,浑然没发觉院子里多了一个人。

        齐晟一个猛子扎进泳池,掀起来的水花声吓了瞿思佳一跳,这才察觉到齐晟不知不觉来到院子里。

        瞿思佳低头看了眼自己,连忙扯起毛巾盖在身上,这才稍微松了口气。

        度假酒店的每一套别墅,都有一个露天游泳池。

        池子里面的水,是从海里抽上来的。

        蓝的就像是一整块的大玻璃,这里距离市区有段距离,人烟稀少,海水也比较清澈。

        齐晟游了几个来回,从水中钻了出来。

        清凉的水珠儿,打湿了他的燥热的身子。

        海边的阳光,三亚的天气,燥热的让人心生烦躁。

        尤其是抱着田佩佩睡了一晚,他身上早热的浑身难耐了,还是待在水中畅快。

        似乎所有的烦恼,都被这清澈的水给洗涤干净一般。

        “爽!”

        躺在椅子上的瞿思佳,双腿搭在一起,扭捏的姿态,反而更加诱人。

        非礼勿视!

        齐晟看了一眼瞿思佳的好感度,仍然纹丝不动,真特娘的难搞。

        没一会,田佩佩也从卧室里走了出来,打了个哈欠,伸展着性格妖媚的腰肢。

        “思佳,你怎么起这么早?”

        田佩佩走到瞿思佳身边,好奇的掀开她身上的白色毛巾。

        顿时,瞿思佳那堪称完美的身材,彻底展现出来。

        每一处的曲线都恰到好处,虽然没她的雄伟,但整体比例却更胜一筹。

        尤其是瞿思佳的白皙肌肤,田佩佩不知道偷偷羡慕过多少次。

        好在齐晟挺喜欢她这种小麦色肌肤的,倒是让她心里安慰不少。

        “啊,死丫头,你干嘛?”

        瞿思佳被吓了一跳,没想到田佩佩突然扯下盖在身上的毛巾,张牙舞爪的抢回毛巾,没好气的瞪了一眼田佩佩。

        “不就是给我男朋友看一眼嘛,有啥大不了的,真的,我不介意你给我当妹妹的。”

        田佩佩笑嘻嘻的打趣,具体有几分是真的,只有她自己最清楚了。

        “滚蛋,老娘才不会做小。”

        谷鸿

        瞿思佳没好气的掐了几下田佩佩,毫不犹豫的拒绝。

        虽说齐晟挺优秀的,但优秀的男人,她见多了。

        更何况,她自身的条件也不错,每个月也有十多万的收入。

        相比于物质,她更在乎灵魂上的契合。

        说到底,她就是那种文艺女青年,一般男人可不是她的菜。

        田佩佩撇撇嘴,懒得搭理傲娇的闺蜜。

        看向在泳池里游来游去的齐晟,田佩佩甜腻腻的喊了声:“老公~~”

        “恶心。”

        瞿思佳翻个白眼,身上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好家伙,想不到你田佩佩竟然是这样的!

        齐晟猛地钻进水中,朝着田佩佩游了过去。

        微波粼粼的水面,被炙热的阳光,镀上了一层金色。

        游到田佩佩身前,齐晟从水中钻了出来,眼睛才刚睁开,嘴中一口水花,飞溅而出,洒了田佩佩一身都是。

        清爽的水珠儿,落在她的肌肤上,清风一吹,顿时凉飕飕的。

        田佩佩哪里还有半点睡意,娇滴滴的白了他一眼:“坏蛋。”

        然后,田佩佩跳到水池边,伸手掏水,往齐晟脸上洒去

        迎着田佩佩泼出来的水花儿,把蹲在水池边的田佩佩,硬生生拽进水中,一把揽入怀里。

        捧着那张娇媚的脸蛋,亲了起来。

        瞿思佳干脆看着天空,太阳还是那么耀眼。

        就是泳池里的那对狗男女,属实有点过分。

        哼~

        看在免费住别墅的份上,瞿思佳自我安慰,就当没看到好了。

        可等了一会,瞿思佳发现齐晟竟然抱着田佩佩回卧室去了。

        等会,今天不是说好要去玩尾波冲浪的吗?

        可看他们俩这样子,还玩个屁!

        果不其然。

        一个多小时后,瞿思佳才看到田佩佩被齐晟以半搀半抱的方式走出卧室,不由心里叹了口气。

        看来佩佩是彻底离不开齐晟了。

        想想也是,齐晟年纪轻轻就身价千万不止。

        开的是豪车,住的是大平层,事业有成,英俊潇洒,身材还那么棒。

        嗯…就连那方面,都远超常人。

        如果不是有田佩佩在中间,或许她也会对齐晟有些好感。

        在酒店用过餐后,齐晟带着田佩佩和瞿思佳来到鸿洲码头。

        一眼望去,216个泊位,全是各种尺寸的游艇。

        时不时的有游客上了游艇,驶出码头。

        如今可是旅游旺季,游艇出租价格也比平时贵了一倍不止。

        即使这样,仍然一艇难求。

        齐晟领着田佩佩和瞿思佳上了一艘jp80游艇。

        游艇上配备了一名船长,一名水手,还有一个女服务员。

        毕竟是接近25米长的游艇,能承载12人。

        所以说,游艇上的空间绰绰有余。

        平时的话,3个小时的租赁费是8000元。

        半天是6个小时,租赁费是2万。

        可如今是节假日,直接翻倍!

        要不是齐晟选的是半天套餐,也很难租到这艘游艇。

        谁让三亚的游客这么多,有钱人多的是。

        没个亿万身家,真没必要买什么游艇。

        光每年的停泊费就要四五十万。

        大型游艇的停泊费,就更加惊人了。

        再加上船员的开支,游艇的保养费,也就比买架飞机便宜一些。

        但这玩意就好比汽车,租的永远没有自己的舒服。

        更何况,身为神豪,没有一艘属于自己的游艇怎么行,说出去都没牌面。

        齐晟决定了,等以后有钱就给游艇安排上。

        不过,80尺的游艇还是小了点。

        不说和阿布的那几艘大家伙pk一下,但起码也不能太掉面。

        嗯,就来个300英尺吧!

        碧蓝的海面上,一艘艘尺寸不一的游艇,都在乘风破浪前行。

        从码头出发,齐晟他们的目的地是六道湾。

        说起六道湾,很多人可能不知道。

        打开地图,海南最南那个海角叫锦母角,锦母角西边这几个大的海湾就是六道湾了。

        到了六道湾,船长就寻找一个风浪较小的位置,将游艇停下来,然后水手负责抛锚固定。

        “齐先生,这边适合垂钓,您可以和两位朋友钓钓鱼,或者在甲板上晒晒日光浴,拍拍照片。”

        船长是个四十多岁的大叔,皮肤黝黑,笑起来露出一口大白牙,常年服务这些有钱人,自然了解这些有钱人的癖好。

        像这种地方,游客相对较少,也就是齐晟这种选择半天套餐不怎么着急的客人,才会有兴趣停留下来。

        “好,我们先玩一会再说。”

        齐晟对垂钓一窍不通,但不妨碍他买了一套钓鱼发烧友梦寐以求的设备。

        最值钱的,莫过于那根售价高达3万的达瓦红虎鱼竿。

        一般海钓者都有两三根不同型号的竿,加上其他钓法的筏竿、路亚竿、远投竿、深海船钓竿……

        再算上帽子、偏光镜、矶钓服、防滑矶钓鞋之类的。

        整套高档的进口海钓装备,甚至能达到十几万元。

        齐晟买的不算最贵的配置,但全部弄下来,不多不少,正好十万。

        钓个鱼,花个十万块,还真有些奢侈。

        怪不得俗话说,钓鱼穷三年,玩鸟毁一生!

        摄影是个坑,谁进谁得蒙!

        钓鱼看起来没有玩摄影那样费钱,但烧起钱来,普通人也扛不住。

        齐晟坐在甲板上,把鱼饵甩进水中,静静的等着鱼儿上钩。

        十分钟。

        二十分钟。

        ……

        齐晟脸色有点黑,倒不是太阳晒得。

        他算是彻底认清现实了。

        就他这技术,在小区鱼塘钓钓还差不多。

        本周倒是商城有个【钓鱼精通】的技能上架。

        本来齐晟是没打算买的。

        钓个鱼而已,还能有什么难度不成?

        事实证明,就他这菜的抠脚的钓鱼技术,还真玩不转。

        尤其是看到田佩佩和瞿思佳颇为怪异的眼神,齐晟都有点汗颜了。

        买下技能,瞬间一大堆有关钓鱼的知识和技巧,全部灌输到齐晟的脑海中。

        齐晟瞬间从一个钓鱼门外汉,华丽变身成一名经验丰富的垂钓爱好者。

        准确的说,齐晟的水平,已经不次于一些钓鱼赛事的职业选手。

        海钓?

        so    easy!

        齐晟立刻摆好一个发力的姿势,手腕一抖,没一会,一条石斑鱼豁然咬住鱼钩,被齐晟甩进水桶里。

        六道湾的渔获,确实很足。

        再加上齐晟的钓鱼技术突飞猛进,接连几次甩竿,都有所收获。

        看到齐晟突然间变得这么厉害,瞿思佳颇为好奇的走过来,拿起游艇边上的免费鱼竿,跟齐晟了解一下垂钓的基础知识,试探性的甩出鱼竿。

        等了半天,啥也没钓到,反倒晒得够呛。

        瞿思佳气的直跺脚,刚才看齐晟那么容易,她还以为钓鱼也没多难。

        接连试了几次,连发力动作都不对,还想钓到鱼?

        “你这样……”

        齐晟看了一眼闭着眼睛晒太阳的田佩佩,凑到瞿思佳身边,指点对方的发力技巧。

        “你先脚站稳,然后靠手腕发力,对,就这样……”

        齐晟尽量不碰瞿思佳的身子,但靠的有点近,炙热的男性气息,让瞿思佳身子不禁微微扭动,显得格外不适应。

        瞿思佳偷瞄了一眼田佩佩,看到田佩佩没有注意这边,下意识的松了口气。

        看到齐晟非常认真的讲解垂钓的小窍门,瞿思佳也耐心的听着,身体也不再像刚开始那么紧绷,抗拒感明显降低不少。

        “好,大概就这样,你再试一下。”

        齐晟费了不少口舌,总算把一些初学者应该掌握的窍门讲述给瞿思佳听,示意她可以动手实践了。

        瞿思佳回过神,脸红了一下。

        刚才两人靠的这么近,她突然发现齐晟倒是挺帅的。

        不管是样貌,还是身材,都是男人中的佼佼者。

        更让她有些意外的是,就连钓鱼,齐晟似乎都很精通。

        等她试着按照齐晟教她的方法,放平心态,甩出合适的鱼饵,没几分钟就感觉鱼饵被咬了一下,顿时兴奋的收起鱼线。

        “哗啦!”

        只见一条小海鲳鱼被瞿思佳钓了上来,这种鱼的身体扁扁,嘴巴很小,价值不大。

        但对瞿思佳这种业余人士来说,能钓到东西就不错了,还要啥自行车。

        “不错。”

        齐晟不好直说,鼓励了一句就自己去一边垂钓了。

        瞿思佳则是拿起水桶里的小海鲳鱼,去跟田佩佩炫耀了。

        一个多小时过去,齐晟旁边的几个的水桶里,几乎把这一片的鱼类给钓个遍。

        精通级的垂钓技术,就是给力。

        中午的食材,算是有着落了。

        像这种大型游艇,都有内部的厨房可以烹饪食材。

        游艇上的女服务员,可以负责做饭,但也仅限于简单的烹饪,煮些海鲜之类的。

        齐晟亲自动手,利用钓到的石斑鱼,还有一些提前采购的食材,做了顿海鲜大餐。

        得亏三人都没痛风,要不然这顿可要了老命了。

        吃饱喝足,船长过来问齐晟他们要不要在这边浮潜,这边的水质比较清澈,海面下的珊瑚品种还挺多的。

        齐晟问了一下田佩佩和瞿思佳,她们俩都想玩一下,直接要了三套浮潜设备,都是游艇上免费提供的。

        脚蹼、潜水面罩和呼吸管,都是干净的。

        那名水手客串了浮潜教练,指点齐晟他们一些浮潜细节。

        等简单的培训结束,齐晟第一个跳下水,然后是田佩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