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小关公在线阅读 - 第161章 杨修论战

第161章 杨修论战

        潘璋之死在吴军内部并没有引起太大的震动。

        生逢乱世,所有人都可能死,只是潘璋的死法实在是太窝囊、太丢人,他手下的军士要么惨死要么被抓去江夏为奴,这实在狠狠打了江东众人本来就不结实的脸。

        孙权听闻此事后也非常生气,向前线的指挥周瑜、程普两人发信,要求两人妥善处理此事,争取给云山一个教训,弥补潘璋之死导致的军心变动。

        周瑜的身体越来越不好,他一直小心隐藏消息,可他跟他朝夕相见的程普、鲁肃还是越来越感觉到了这一点。

        这位统帅最初的伤势还不算严重,可他为了鼓舞军心一直强撑着作战,更是亲自追击曹仁,伤口反复破裂,军中的医官已经难以医治,这位名将最近一直在发高烧,夜晚还经常说胡话,可到了白天,周瑜依然强撑着身体没事人一样出现在江陵城中,让众人看看他依然好端端地活着。

        江陵之战的成绩本来就颇为窝囊,还让曹仁打出了“天人”的称号,如果周瑜再因为这种事死去,对吴军的士气肯定有毁灭性打击。

        鲁肃现在的威信不够,无法统帅周瑜身后的淮泗大军,周瑜依旧需要努力,再做一些事情。

        “我还以为,自己能为至尊拿下益州,没想到天不假年。

        等我死后,千万不要说我是因为负伤而死,只说我感染了时疫,千万不要影响至尊的大业。”

        生人作死别,悲怆可想而知。

        程普已经没有跟周瑜争锋的念头,他耷拉着脑袋,看着这位英姿飒爽的青年将军脸上的痛苦和疲惫,又想起了多年前第一次见到他时他身上强烈的雄心与热血。

        “刘备他日一定是我等的大敌,但现在,我等的敌人仍是曹操。

        曹操极强,绝非我孙刘两家可一力对抗,以后子敬一定要格外小心,稳定军心。

        孙刘联盟在,曹贼莫能争锋,孙刘联盟破,我等破灭……也只是朝夕之事。”

        “公瑾……”听周瑜像交代遗言一样,鲁肃赶紧出声阻止。

        周瑜笑呵呵地摆摆手:

        “没事,我还死不了。

        我本想将刘备绑去江东,可……呵呵,想来至尊也不会同意,刘备也不会上当,就先这样吧。”

        不止如此,曹军大将云山的存在给周瑜以相当大的震撼。

        水战不是会游泳会划船就能解决,周瑜之前就怀疑云山的身份,还是庞统向他说出云山的身份正是关羽之子关平。

        此事当真把周瑜吓出一身冷汗,他下意识地想用这个消息来拿捏一下刘备军,逼迫他们交出更大的权益。

        但周瑜稍稍打探了一下云山的消息之后很快打消了这个念头。

        这个云山不只是江夏太守,还是荆州牧乐进的亲信,之前张允就说他是关平,乐进非但不管,还狠狠斥责一番,险些直接砍死张允。

        现在云山斩杀潘璋,深得夏侯惇信任,还得到了曹操以女儿下嫁。

        除非孙权亲自跑到曹操面前说云山就是关平,不然就凭周瑜的几句话根本不可能动摇云山手上的巨大权力。

        有江夏的云山和夏口的关羽,等于占据江陵的吴军归途实际上被刘备军锁死。

        周瑜如果扣押刘备去图谋荆州,这对父子随时都能调动大军给吴军的后勤以毁灭性打击,甚至现在周瑜蹲在江陵,他的后勤补给也要卡岸关羽父子的脸色。

        跟这个相比,潘璋的死又不算什么了。

        于是,之前还一直谋划着要将刘备绑走的周瑜被迫更改了自己的战术思路,开始认真考虑其了之后的战法。

        他暂时没有将云山的身份说给程普、鲁肃等人。

        江东众人之前在江陵之战打的很窝囊,如果再知道了这些事对他们的打击一定会非常大。

        所有的问题就由我这个将死之人扛下,但愿一切如我预料,至尊能打出一番天地,不辜负当年伯符所托。

        伯符啊伯符,如果你和子义活着该多好。

        想起故人,周瑜的眼中瞬间满是泪花。

        ·

        几日后,关羽与周瑜、张飞等人在夏口汇合。

        众人秣马厉兵,并向屯驻石阳的云山下战书,要求云山立刻投降,如果不降,孙刘联军将直接碾碎石阳,将云山杀得片甲不留。

        为了展现自己的气度,关羽还亲手写下战书,遣人送去石阳、襄阳,表示他已经休整完成,这一战非得让曹军见识见识他关羽手段。

        坐镇襄阳的乐进见了这封书信大惊失色。

        他立刻向许都报讯,同时准备亲自点将万人去救援石阳。

        可马良立刻扯住乐进的长袖,肃然道:

        “将军是荆州之主,岂能擅动?动则军心大乱,云将军战无不胜,又有蔡将军襄助,纵然有强敌数万,又有何惧?”

        乐进猛地点点头,可眼中还是露出一丝担忧之色。

        向朗笑道:

        “将军养气的本事还是要稍稍锻炼一二,古之名将,泰山崩倒于前而面不变色,此战虽然极其危险,但云将军素来机变骁勇,我军安然不动,伺机再做决定,定能大胜。”

        乐进舒了口气,盘膝坐在一个蒲团上,缓缓颔首道:

        “诸君说的是。那就劳烦蔡将军为先锋伺机而动,我等诸君的好消息。”

        ·

        关羽要北上进攻云山的事情也很快传到了许都。

        曹操闻言也是大惊,赶紧命令于禁协调军粮,并命令乐进随时准备救援。

        曹操新招募的主簿杨修听闻此事,忍不住露出一丝冷笑,当着曹操的面摇头道:

        “我看丞相还是令云山先撤吧!靡费良多救援江夏一地,颇为不智。”

        司马懿翻了个白眼,冷笑道:

        “杨主簿想说什么?”

        杨修笑道:

        “云山自负力多,勇则勇矣,可贸然出击惹下大祸,如今我军水军尚未操练,水战上全然斗不过孙刘,彼纵能小胜,却终究丢失江夏一地,实则不智!”

        曹操的脸色稍变,却终究没有训斥杨修,反到温和地一笑:

        “德祖以为,又该如何?”

        杨修笑道:

        “江夏土地贫瘠,泥沼众多,不过三四小县,三面有山,不适合北上。

        此处对孙刘如鸡肋,取之无味,弃之可惜,故此之前他们没有屯驻众军把守,被云山轻易得手,夸功全胜。

        此番孙刘各自派遣大将拼命进攻,云山只能避战保船,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杨修一贯跟曹植、丁仪关系良好,之前曹植和丁仪被云山狠狠折辱,杨修心中非常不快。

        他现在被曹操征辟为主簿,自然抓住机会不断在曹操面前说云山的坏话,他相信只要自己长久坚持下去,一定能找到云山的破绽,以曹操的严苛和多疑,云山早晚有把自己玩死的一天。

        “坦之若是撤回樊城,日后再战,并无不可。”司马懿见曹操心情不好,赶紧打断杨修,“江夏之地弃之无妨,过些日子我军操练水军南下,孙刘也不好坚守,还是……”

        “哈哈哈,仲达啊仲达,何必为云山掩饰?”杨修清秀的脸上笑容格外狰狞:“得了江夏,孙刘也不易北伐。可我等若是占据江夏,却能随时威胁夏口。

        若是编练一支精锐水军,我等能随时封锁汉水,孙刘想攻打襄阳颇为不易。

        可这次大战丢了江夏,之后关羽能随时进攻襄阳,只怕乐将军寝食难安,若是蔡瑁再反叛,我等岂不是顷刻丢掉南阳,整个荆州变成一片绝地?”

        “大胆!”

        曹仁曹洪的脸都涨得通红,赶紧指责杨修胡言乱语,杨修长袖一甩,双手缓缓背在身后,微笑道:

        “难道我说的不对吗?

        云山若是出击,应该等水军操练完成,最少要联络乐将军,在江夏多囤士卒粮草备战。

        可他贸然出击,固然英雄了得,可终究引来大祸。

        要我说,此人不过一介莽夫,如当年颜良文丑一般,岂能担当大事?”

        “请丞相立刻召此人回许都治罪,若是其不敢来,便请乐进将其捉拿。

        若是乐进袒护,还请丞相亲自督率大军,将……”

        “大胆!”

        饶是夏侯惇想让乐进死,这会儿也终于忍不住了。

        这位身材魁梧的曹军大将缓缓站起身来,受过重伤的眼中似乎透出一丝狠厉阴冷的凶光,让杨修的种种狂态尽数丧失不见。

        “乐文谦是荆州牧、董督荆州诸军事,你居然敢直呼其名?”

        见杨修露出一丝恐惧之色,夏侯惇大袖一甩,喝道:

        “不利于齐心迎敌之话莫要说。

        坦之勇猛无畏,多有智谋,我相信他一定有办法!”

        曹操也缓缓颔首,脸色极其凝重。

        如杨修说的一般,就算丢掉江夏,孙刘也无法北伐。

        可若是如此,曹操好不容易扶持起来的云山将声名尽丧,这对曹操是一个相当致命的打击。

        信心比黄金更重要。

        杨修的狂态背后说不定就有其父杨彪的影子,若是那些汉室老臣趁机作祟……

        坦之啊坦之,你可是孤的女婿,千万年不能让我失望,千万不能让我失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