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小关公在线阅读 - 第159章 你这是害我啊

第159章 你这是害我啊

        又过了几日,在许都的曹操突然接到了一封非常奇怪的奏报。

        一看是曹丕写来的,曹操下意识地就丢到了墙角——随便想想都知道,自己这个不省心的儿子无外乎向自己问好顺带说说自己的功绩,或者向自己问好顺带说说兄弟的不是。

        说实在的,作为自己的嫡亲骨肉,曹操确实也疼爱曹丕,    但怎奈曹丕有个非常完美的大哥。

        曹昂性情温和,危难时刻也敢于决断,而且不喜形于色,很有心胸和手腕,而且懂得在一群人的吹捧中保持自我,跟那些世族若即若离,不会被他们吞没。

        曹丕曹植就不行。

        这俩人的身边都是大世族子弟,而且俩人都改不了狂妄的毛病,    少有不慎就会被吞掉。

        一想到曹丕书信中的自吹自擂,    曹操就开始上头。

        最近忙得很,根本没空处理这种狗屁倒灶的事情,他转头也就忘了这件事。

        又过了几天,屯驻宛城的于禁和驻扎襄阳的乐进先后上奏疏,说霍峻猖獗,现在已经转战到了宛城附近,曹丕正在设法围捕云云。

        曹操治下造反这种事情简直是太正常了,不造反才不正常,曹操一开始根本每当回事,可看到战报里居然有曹丕的名字,心中颇为不乐,还以为曹丕混战功居然混到了于禁那,这次非得敲打敲打他不可。

        这会儿他终于想起之前曹丕给自己写过一封信,他要看看这小子在信里又吹了什么,可他翻开书信,愕然发现里面曹丕居然没有用浮夸的辞藻,只是简单描述了自己在新野与霍峻展开的几场大战。

        曹丕心有余悸地表示,    霍峻不同于一般的贼寇,    他骁勇善战,而且擅长经营地盘,曹丕讨伐连续两次被打的全军覆没仅以身免。

        第三次进攻利用军师马谡的计谋,秘密召来了县中的勇士,趁着霍峻轻敌,这才侥幸获胜,斩首五十余级,可霍峻并没有受到损害,反到有北上抄略宛城的意思,请父亲通知于禁抓紧防备。

        曹操浑身一阵冷汗,暗骂自己意气用事。

        他赶紧唤来王必和司马懿,一起研究了一下曹丕的书信,两人都感觉到了曹丕的进步,也从字里行间感受到了霍峻的与众不同。

        要是曹丕在信上用大文学家华丽的辞藻描述一下战况,曹操肯定一边公布书信,一边大骂曹丕胡扯。

        可这信中曹丕一反常态,居然用了大篇幅描述了自己的两次战败,    还检讨了自己的轻敌冒进,    这让曹操老怀大慰。

        儿子终于长大了,    终于长大了啊。

        能承认自己的不足就是进步的开始,    这让曹操对曹丕刮目相看。

        “嗯,这个霍峻……是什么来路,麾下有多少兵马?”

        王必早有准备,立刻娓娓道来。

        “霍峻是南郡枝江人,本来是刘表部下悍将,后来短暂跟随云山将军。

        可夏侯将军在荆州的时候云山将军选择支持夏侯将军放弃荆州人,引得霍峻颇为不喜,随即摆脱了云将军,率领步卒三百余进入新野为贼。”

        “三百人啊。”

        曹操的眼睛一亮。

        三百人能做什么?

        三百人打没有防备的新野能行,打有于禁坐镇的宛城简直是做梦。

        司马懿又说了说霍峻的战法,听说霍峻居然不四处抢劫来补充己方军资,曹操顿时笑了出来。

        他一开始还略略疑心是不是云山在其中施展什么手段来要条件,可听霍峻如此这般,跟贪婪狂妄的云山确实尿不到一个壶里。

        这样的话……

        也不是不能给儿子一个历练的机会。

        “让子桓负责进剿此贼,若是能剿灭贼寇,嗯,孤不吝封赏!”

        司马懿和王必交换了一个惊喜的眼神,齐声称“唯”。

        “还有,派人去查查,子桓有没有杀良冒功!”兴奋之后的曹操突然想起还有这一节,“让校事去看清楚,如果有杀良冒功之事绝不轻饶。”

        ·

        新野,曹丕这些日子的心情真的不算太好。

        之前他连续大败在霍峻手下,已经丧失了出城作战的勇气。

        所以,他在思考一番之后决定使用马谡的计策——杀良冒功。

        说起来做这种事的时候曹丕心中惴惴不安,他可是以未来皇帝为目标奋斗的,总得有点基本的道德观念,杀害良民来忽悠自己老子的事情好像比屠城还恶劣太多,这分明是给曹军掘墓挖坑。

        可要是不这样做,之前曹丕辛苦积累的名声岂不是一夜之间就要完蛋,曹操肯定觉得他连几个盗匪都打不过,怎么能当自己的继承人。

        马谡倒是很乐观,他说曹丕有惊天大才,只要能把眼前的难关渡过去,以后都有好转,他可以找霍峻去谈,而且保证给曹丕找出一个心理过得去的办法。

        曹丕心道杀良冒功这种事情哪有心理能过得去的解法,可没想到马良在月黑风高之时偷偷潜入霍峻军营,跟霍峻进行一番简单的商谈之后,居然还真找出了一个合适的解法。

        几日之后,曹丕跟给曹操的书信中说的一样,摆酒招待新野豪族,请他们募集勇士讨伐霍峻。

        新野的豪族都后悔为啥要跟霍峻作战,可现在骑虎难下,他们也只能给曹丕出主意。

        其中有人说起,他跟淯水一带的水匪有默契的联系,只要曹丕肯招募那些水匪,赦免他们的罪过,他们愿意替朝廷出力,讨伐霍峻。

        曹丕大喜,亲自指着淯水发誓赦免这些人的罪过,只要他们肯讨伐霍峻,不管他们之前做了什么丧尽天良的买卖都一笔勾销。

        这些水匪闻言也都各个大喜。

        谁不愿意给自己弄个大汉朝廷的名头,再说曹军士兵未必就比他们这些贼青白,加入曹军之后可以合法抢掠这点可太吸引人了。

        于是,他们纷纷来到新野,向曹丕下拜叩首,接受曹丕的检阅。

        接受曹操儿子的慰问让他们倍感欣慰,就在他们幻想着美好前途,喝的酩酊大醉准备回水寨招募兄弟集合讨伐霍峻的时候,霍峻却如神兵天降一般杀来,这些水匪毫无还手之力,被轻易生擒。

        霍峻对他们毫不留情,当下施展辣手拷问,很快问出了这些水匪的老巢所在和他们在新野的合作之人。

        当夜,霍峻先压着这些水匪叫开自家大门,在他们毫无防备的情况下血洗了这些水匪的老巢,之后又连夜返回新野城,公开这些水匪的口供和手中的红黑账,将之前已经被记录多个黑点的一户人家一夜之间屠地鸡犬不留,光是一夜之间人头就砍了三百多颗,霍峻的凶名自此响彻新野。

        “幼常啊幼常,你这是害我啊。”

        想起那一夜杀红眼的霍峻精赤上身,挥刀随意杀人,浑身被鲜血浸透的恐怖模样,曹丕心有余悸,忍不住又开始抱怨马谡。

        马谡温和地一笑:

        “公子,我这可都是为了你好啊。”

        “怎么又是为了我好了?”

        “霍峻这一杀,新野哪有人敢再说他不是?以后公子说大胜,那就是大胜。

        我知道公子心善,看不得治下有这种惨像,公子放心,我已经跟霍峻说好,让他们滚去宛城。

        我保证,以后公子去哪,霍峻一定躲着公子走!”

        曹丕:……

        虽然但是,怎么感觉有点怪怪的。

        曹丕头疼欲裂,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这种古怪的感觉。

        他的眼界还行,已经感受到霍峻的强大。

        若是给此人一定的施展空间,他日说不定是曹军的大敌。

        按理说,我应该赶紧招来云将军和于禁将其消灭才是。

        可是……

        “若是于将军和云将军消灭此人,哪里能显得出公子的本事?

        想要丞相注意公子,公子就一定得打胜仗,不立功绝不能回朝。”

        “至于具体怎么做,相信……不用某多言了吧?”

        曹丕的牙关轻轻颤抖了几下。

        他不仅不傻,而且颇为精明,也知道行伍中的不少事情。

        马谡分明是叫他养寇自重,不仅不剿灭霍峻,反到要营造出一种别人都奈何不了此人,只有我才能战胜他的形象。

        如果自己是一方大将,这样做估计也没什么,谁镇守一方都得有点自己的算计。

        可曹丕以曹操的继承者自居,他野心勃勃,想在日后登临至尊之位,这天下说来都是曹氏基业。

        他在曹氏腹心之地养寇,这不是动摇自家命脉吗?

        他一时沉默不语,可又想起了远在许都的父亲。

        曹操并不喜欢曹丕,这是人所共知的事情,不然也不会在曹冲的葬礼上怒骂曹丕假哭,让曹丕十分尴尬,一时不知道如何是好。

        从小到大,曹丕一直在努力,一直试图得到曹操的认可,可活人哪里能争地过死人?大哥和仓舒给父亲的印象实在是太好,曹丕无论多么努力,在曹操看来也不过如此。

        是了,如果我不把握这次机会,他日登临至尊之位的说不定就是子建。

        到时候霍峻说不定能成为我自保之力。

        若是最终获胜的是我,我也能诏安霍峻,让他归顺朝廷。

        我是为了曹氏,我是为了曹氏……

        他的拳头慢慢收紧,脸上的表情却愈发得意安定。

        “幼常说的是,以后……以后还请幼常多多规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