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夜行权臣的掌中妻在线阅读 - 177、双双掉进池子里

177、双双掉进池子里

        章溫瑜来到院中,旁边站着一个宫女。

        这人竟和刚才的沈氏一样,不,是孟语的脸,身形确是沈氏的样子。

        “去吧!”

        “是,莲儿告退。”自称莲儿的宫女,用沈氏的身份,去了八公主的宫殿。

        解决了沈氏,章溫瑜表情没见好。

        沈氏该死,以为知道那些秘密,就能威胁孟桐,怎么可能。

        任何和孟桐有关的事情,他没有不知道的。

        这几天一直在国师殿,守在女人旁边,宫外那些不会说话的人,他照样可以解决。

        现在他目光向清玉宫的方向。

        “人呢?”

        “意外落入枯井,淹死了。”二月睁眼说瞎话,人明明是他杀的。

        这就是章溫瑜的本事。

        在皇宫里杀人,处理一个人,都极为轻松。

        更关键的是,有时章溫瑜心情不好,连掩盖都没有,直接做出来。

        心情好,还能给对方一个体面的死法,再糟糕一点,他会让有人背着一辈子洗不白的污点死去。

        章溫瑜处理两人后,很快往国师殿而来。

        到国师殿,三个女人喝多了。

        刚进门,听到女人的笑声。

        章溫瑜脚步一停,绿碟等人跪在地上。

        章溫瑜很快走过去。

        绿碟想要起身,跟过去伺候,被绿叶拉住了。

        绿碟看过去,主子都在里面,难道不进去伺候?

        绿叶摇头,示意不要吭声。

        绿碟正觉得奇怪,屋里的笑声停下来。

        很快,孟岚和孟燕从屋里出来。

        她们离开后,绿叶、青兰、青玉起身,她们一起往屋里走去。

        绿碟跟在后面,总觉得有些奇怪。

        跟着进门,一个人也没有。

        顿时,满眼失落。

        又想到,离开这里,小姐能更好修养,她也释怀了。

        看着绿叶、青兰、青玉离开,她安静的开始清理吃喝留下的痕迹。

        章溫瑜带孟桐很快回到豫园。

        到豫园,管家带须众人跟着忙碌。

        章溫瑜抱着女人进去温泉。

        孟桐知道男人生气,她不敢说话。

        小心看着男人的神色。

        孟岚、孟燕到了不久,这个男人离开,她看到了。

        没想到,他这么快回来。

        想着,心底感叹,男人是要和自己算账了。

        将女人放在水中,章溫瑜坐在台上,一下一下撩动池子里的水,“桐儿,你答应我什么了?”

        “我......我不该喝酒?”孟桐不会这么快承认。

        “是吗?”章溫瑜盯着女人,继续撩动池子里的水。

        孟桐心虚,实话实说,“我......我只是将我看到的说出来。”

        明知道有危险,她身为国师,不能不做。

        “你还是让自己受伤了?”

        孟桐连忙解释,“我这次比前几次的情况要好一些。”

        章溫瑜的动作一停,好像是这么回事。

        宫变,这么大的事情,女人只睡了三天。

        她的状态也很好,似乎只睡了一觉。

        孟桐来到跟前,拉着男人的手,本想解释,不想,竟把男人拉倒池子里。

        随着噗通一声,两人深深沉入水底。

        男人没有放过这个机会,在水底抱着女人带有惩罚性的亲在她唇上。

        天知道,他多么害怕失去这个女人。

        那天自己赶到的不及时,华贵妃会做什么,他比谁都心里清楚。

        只除去了一个嬷嬷,对她的惩罚还是太轻了。

        许久后,孟桐出水面,趴在男人的肩膀上,大口大口喘气。

        她一直知道男人不会轻易放过自己,没想到就是这样的惩罚。

        这时,孟桐还是把章温瑜想的太简单了,在他执意带孟桐回来,显然令有打算。

        章溫瑜一把将女人抱进怀中。

        他有些害怕。

        这次能醒过来,以后呢?

        女人的解释,他听到了,但,万一呢?

        看到女人躺在床上,如同睡着一样,御医也看不出什么,那一刻,他好害怕。

        害怕这个女人再也醒不过来。

        “桐儿,我......”章溫瑜想要解释,又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此时此刻,他真是恨死了自己。

        如果自己有能力保护她的家人,她就不会当上国师,他们的生活就可以简单一些?

        念头起来,章溫瑜有些控制不住心底的怒气,一股气血在心底翻涌……

        忽然,一只柔软的小手放在他的手背上,轻轻拍了拍。

        “我们不生气了,好吗?”孟桐脸上浮起一丝微笑。

        她心里清楚,再次发生这样的事情,她还会去做,只希望男人不要这样。

        很多承诺,她可以说出来,但,她做不到,她不想欺骗这个真心待她男人。

        “桐儿,你知道,我.....”他们是夫妻,他们可以做最亲密的事情,他也可以杀尽一切看不顺眼的人,不管谁在他面前都只能低头。

        面对这个女人,他更多的是无能为力。

        “皇上不是一个昏庸的人,他治理的燕国逐渐强大,以后发生的事情不会太多,以后用到我的机会不算太多。”

        这话提醒了男人。

        如果他足够强大,如果他能提前察觉,不用女人开口,到时候.....想到这个,他突然觉得自己还不够强大。

        处理事情还不够果断。

        如果,他再狠一点,以后就不需要‘国师’的存在。

        “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我也知道没有提前说一声,变成那样,你心里害怕,都是我不好。”孟桐服软。

        章溫瑜似乎被女人说动了。

        抱着她一个转身,“桐儿,应该不累吧?”

        孟桐庆幸男人终于放过自己,听到这话,顿时觉得不好,连忙一手一手撑着头,装作辛苦装,“啊,怎么办,我有些头晕。”

        “头晕?”狡猾的女人。

        看到自己原谅她了,竟然跟自己来这一招。

        原本想要带着女人去办事,可看到女人这个状态,显然是误会了。

        “哪里难受,我给你看看。”章溫瑜故作紧张查看,撕开本来为数不多的衣服,手还在在各个地方认真的查看。

        孟桐看到事情不好,连忙求饶。

        “温瑜,温瑜,不是这样的。”

        “不是这样,是怎样?”章溫瑜很是配合的问到。

        “我.....我好了。”孟桐再也不装病,挣扎着要起来。

        “病好了就好,为夫很是担心,你摸摸我的心口,刚才被你吓的心跳好快。”说着强硬的拉着女人的手放在他的心口。

        砰砰——

        这心跳,要跳出来一样。

        孟桐感受到,更是还怕。

        如果这一刻被男人缠上,她别想下床。

        再次求饶,“章溫瑜,我突然想起,还有事忘记交代了,我一会儿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