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霍格沃茨疾风传在线阅读 - 第364章 布斯巴顿和德姆斯特朗

第364章 布斯巴顿和德姆斯特朗

        随着时间的流逝,日历很快就翻到了十月三十号这天。

        早在半个月前,礼堂外边门厅的大理石楼梯下方,就竖起了一则大大的告示:

        布斯巴顿和德姆斯特朗的代表将于10月30日星期五傍晚六时抵达。

        这则告示在被贴出来的时候,就在霍格沃茨里引发了极大的波澜。

        先是城堡里进行了一番大扫除,就连那些长久没人去到的地方,比如说通往当初藏匿魔法石的那间密室的四楼右边走廊,    也都让家养小精灵们给打扫得干干净净。

        墙壁上挂着落满了灰尘的肖像画,也被擦洗干净了。

        不得不说,魔法界里这些会动的魔法肖像真的是一个非常神奇的存在。

        家养小精灵们一抹布擦过去,居然给他们擦出了美颜相机的磨皮效果。

        也不知道是不是画像上的颜料给擦掉了,反正这些画里的人物都被擦掉了一层皮。

        他们缩着身子坐在像框里,每次一摸到脸上新露出的粉红色嫩肉,就疼得龇牙咧嘴。

        为此,他们的怨念可是相当深重。

        那抹了蜜的小嘴叭叭叭的,    在这半个月的时间里就没有停歇过。

        城堡里的盔甲也被家养小精灵们擦得锃光瓦亮,甚至连手中的刀枪斧钺等武器都给换掉了。

        那些自从购进之后就被邓布利多扔在库房里吃灰的ak跟rpg,纷纷都从城堡地下的密室兵工厂里运了出来,给盔甲们来了一波大换装。

        当然了,子弹和火箭弹什么的,仍旧是没有配备的。

        要知道霍格沃茨里可是有皮皮鬼这样一位重量级的存在,寻常的学生不敢去动那些盔甲,并不代表皮皮鬼也不敢。

        今年开学的时候,皮皮鬼都敢对着麦格教授丢大粪弹了,这世界上还有什么事情是它不敢做的?

        邓布利多要是敢把弹药给盔甲配备上,明天大家伙就能在预言家日报的头版位置上看见皮皮鬼收复平安县城的新闻报导。

        为了让皮皮鬼不在关键时刻捣乱,让霍格沃茨在另外两所魔法学校失了脸面,邓布利多特意找到了凯尔这位比皮皮鬼还要更为重量级的存在。

        在月读世界里,和无数的刀光剑影依偎着度过了一个月的美好时光之后,皮皮鬼的眼中饱含泪水,不情不愿……你情我愿地和凯尔签订下了一份丧权辱鬼的不平等条约。

        这样一来,学校里最大的不可控因素就解决了。

        这个半个月的时间里,    城堡里几乎是在一片躁动中度过的。

        学生们那躁动的心并没有随着时间的流逝而逐渐变得平静,    反而随着两所魔法学校代表团到达霍格沃茨的时间逐渐临近而愈演愈烈。

        10月30日这天早晨,    当霍格沃茨的学生们前往礼堂用早餐时,他们惊奇地发现礼堂在一夜之间被装饰一新。

        墙上挂着巨大的丝绸横幅,每一条代表着霍格沃茨的一个学院。

        格兰芬多的横幅是红底配一头金色狮子,拉文克劳和斯莱特林的横幅以此类推。

        在四条横幅之中,唯有赫奇帕奇的横幅与众不同。

        别的学院都是很传统的狮、鹰、蛇的形象,完全就是照搬他们学院的院徽设计。

        但赫奇帕奇这边的横幅,上面的图片是那幅传说中的世界名画——土拨鼠叫.gif

        这是凯尔亲手操刀设计的。

        横幅还被他施展了魔法,每当土拔鼠开口的时候,就会有一股无形的气势冲击在礼堂里波荡开来,对直视横幅的人造成一定的震慑。

        就像是冥冥之中存在着某种威压一般,让别人不敢直视他们赫奇帕奇的象征。

        斯普劳特教授在拿到这条横幅的时候可开心了,脸上洋溢着笑容,笑容中夹着一丝无奈。

        上面的魔法是好魔法,但是横幅上面的图画嘛……

        一言难尽。

        凯尔的摄神取念还没练到他家老爹的层次,没能读懂斯普劳特教授的笑容是什么意思,他只能默认斯普劳特很喜欢这条横幅了。

        于是这条横幅就这么被挂了上去。

        在教师桌子后面,挂着那条最大的横幅,上面是霍格沃茨的纹章:狮、鹰、獾、蛇联在一起,环绕着一个大字母“h”。

        早餐的时候,其他两位脱单的父愁者都没有去陪各自的女朋友,    而是拉着乔治这条单身狗,来到了赫奇帕奇的餐桌旁坐下。

        几人都在讨论着报名参赛的问题,主要是讨论邓布利多该如何阻挡那些年龄未满17岁学生报名参赛的事情。

        他们并没有刻意掩盖自己的声音,所以几人讨论的内容都被隔壁格兰芬多餐桌的哈利尽收耳里。

        哈利在一旁听得心痒痒的。

        听父愁者们的说法,他们似乎有某种办法绕开邓布利多对报名年龄的限制,从而参加三强争霸赛?

        而且到时候他们还会有很多人一起参赛,大家在比赛里互帮互助?

        那么自己是不是也可以……

        哈利对自己的能力几何有着相当明确的认识,但如果有多名勇士互帮互助的话……

        那他的表现再差也不会差到哪里去。

        这么说来,他那天晚上的梦或许真的可以成真?

        等今天晚上邓布利多教授公布了报名参赛的方式之后!他就去询问一下父愁者们!如何报名参赛!

        不行不行,还是现在就去问!

        哈利腾地一下站起身来,把旁边的罗恩都给吓了一跳。

        但他转过身来的时候,却发现父愁者们已经吃完早餐跑路了,只留给了哈利一个潇洒的背影。

        哈利伸出去的手顿在了半空中,“……”

        ……

        这天下午的最后一节课,也就是老蝙蝠的魔药课。

        因为学生们的躁动不安,课堂上出现炸坩埚情况的学生数量要比以往翻了一倍。

        特别是哈利,在斯内普那里失宠之后的他在魔药课上的表现,不说一落千丈沦落到纳威那种境地,但大幅度下滑是肯定的。

        尤其是今天早晨偷听了父愁者们的对话之后,哈利心里一直挂念着报名参加三强争霸赛的事情。

        分心之下,这让他在课堂上的表现更加差劲了。

        斯内普逮着格兰芬多的学生疯狂扣分,尤其是逮着哈利扣分,都快扣不过来了。

        短短一节课的时间,格兰芬多就让斯内普给扣了将近一百分。

        这差不多是双胞胎兄弟在三天的时间里,被教授们扣掉的所有分数加起来的总和。

        和双胞胎有所不同的是,他们被扣的分数基本上都能够挣回来。

        但哈利被扣掉的分数可就挣不回来了。

        以往他还能靠着女装,在斯内普那里卖萌什么的,给格兰芬多挣点分。

        现在这一套已经行不通了。

        哈利的快乐,啪,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