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斗兽山海在线阅读 - 第一百九十四章 奢比与委蛇

第一百九十四章 奢比与委蛇

        夕阳像是一面红彤彤的镜子,照的山体上都泛着层层余晖,瞭望无尽的山峦仿佛也不再显得那么生硬。

        “唔啊啊唔…啊啊啊唉唔…”

        急速奔跑中的白水耳边忽然听到一声浑厚悠扬的歌声在山峦间飘出。

        “你快听!什么声音?”白水定身细听后立刻喊道。

        “是奢比在喊山,咱们马上就到了。”巫真并没有放慢速度,听到这个歌声速度反而更快了。

        像是依着这个声音而去,巫真引领白水最终来到了一座山峰的断崖处。

        “唔啊啊唔…啊啊啊唉唔…”

        随着歌声白水定身望去终于看清楚了那个一直在唱歌之人。

        断崖的后面有个不算很大的山洞,山洞的四周生着不少的墨绿色藤蔓,少有的绿色与整座灰色的山体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而就在山洞的前面就是一条断崖,断崖的下面不用看也知道是万丈深渊了。而此刻正有一位身材略显纤细的男子在面对着前方无尽的大山喊唱着。

        男子虽然披着一身破旧的黑袍,但背影还是能让人一眼看出他那弱不禁风的身躯。崖口处的风此刻不算大,可看上去随时都要把他吹掉下去一样。

        白水听了片刻还是没有听明白他说唱的内容,不过看上去虽然纤弱的身躯,声音却丝毫没有软弱的感觉,整个歌声都散发着厚实的气息。

        巫真同白水一样都只是静静地听着他那怪异的歌声,大约过了半个时辰后歌声才终于渐停下来。

        “一切都好吧,奢比。”巫真看他唱完才开口。

        听到问话男子终于缓缓转身过来。看着转过身来的男子,白水几乎是强忍着才没有叫出声来。

        因为映入她眼帘的只是一副白色的骷髅头。骷髅头在黑袍的衬托下显得尤为惨白刺眼。那双空洞洞的眼洞也同时望向了她。

        “很好,没什么事。”骷髅头的两排牙齿上下晃动着回道。

        “这是素女一族的白水,我带她来是为了更好治疗他的身体。”巫真侧身向骷髅人介绍到。

        “嗯。”骷髅用空洞的眼眶又朝白水打量到。

        “这是尸王奢比。关于他的传闻有很多,你们以后慢慢了解吧。”巫真说着就转身朝山洞走去:“咱们进去吧。”

        山洞里面的光线还挺亮堂,白水进入山洞的第一眼就被中央的那座石棺吸引到。

        石棺像是由一根巨大的树干制成,只不过这树干的颜色比较特殊。它整体是一层亮晶晶的紫色,在紫色上面又交错着一层细细的金黄细纹。

        当白水又走近几步看清棺材表面那些纹路后,又感觉不像是树干,但也不是什么石头。

        “这是什么做的?看着好奇怪。”白水不解皱眉道。

        “是它身体的一部分。”巫真说着头上的黑纱就微微朝他们身后示意到。

        “啊!!”随着巫真的示意,白水刚刚向后转身望去就吓得立刻朝食火鸟躲去。

        “那是什么?!”白水惊慌失措中还是伸头再次朝洞口确认到。

        “那是委蛇{wei    yi}。不用怕,它也是帮我看守这里的。”巫真说着就朝她靠近了些。

        听了巫真的解释,惊魂未定的白水才鼓起勇气又仔细朝洞口那个突然出现的巨头望去。

        洞口虽然不算大,但是也能容纳两三人宽。而此刻洞口却快被一只蛇头给填满了。

        黑暗中蛇头上那两颗跟人头一样大的橙色眼瞳,像是两枚宝石闪烁着。紫色的唇前一条分叉的紫色舌头在空气中进进出出搅动着。

        “你跟我过来吧。”看白水神色恢复些后,巫真就转身朝那尊紫色棺材走去。

        巫真走至棺前,只是抬手在中间的一块鳞片上轻轻一抚,原本浑然一体的紫金棺木就一分为二。随着棺木裂开,一具男尸便映入白水眼中。

        男尸仿佛是这个紫金棺木生出的一颗种子,他的身体被那紫棺内似肉非肉的材质给紧紧包裹着。

        白水来这里就是为了给眼前棺中的男子治病,此刻终于看到巫真一路上所说之人,内心是既好奇又有一丝恐惧。因为随着她进一步看清棺中男子的样貌,就明白情况比她预计的要复杂的多。

        棺中男尸其实严格来说已经算不上是一个人族了。虽然他曾经魁梧的身躯轮廓还能辨认出,但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此人的五官似乎已经开始逐渐兽化。

        原本的人耳已经变得又长又尖,嘴鼻也已经隆起如熊,双眼凹陷的像是一只成年的猩猩。不过最严重的就是他全身已经有两寸多长的黑色长毛。

        白水从最开始的惊慌失措已经逐渐适应。她伸手拨开尸体胸口的一撮长毛,用两指按了按那变得极其坚硬的皮肤。

        检查完这些白水朝一旁的巫真看了一眼后,又在暗紫色的棺木中找到了男尸的手掌。看着已经退化的五指,她有些不可思议的又一次望向了一旁默不作声的巫真。

        看着白水的疑惑,巫真停了片刻后突然轻声道:“你看。”说罢,伸手就剥开了男尸的一只眼皮。

        眼皮下赤红色的眼眸如镶嵌在内的一颗红玛瑙。

        “他是谁?他到底是死了还是活着?我有些搞不清楚了。”白水看罢一直连连摇头眉头紧锁。

        “说他死也可以,说他活也可以。”巫真说着就抚摸了一下刚刚棺木边那片鳞片,棺木就又立刻恢复如初。

        “不过现在有了太乙余粮就有希望了,只是太乙余粮需要你祝他完全吸收才行。”巫真说着就朝洞口走去,白水便紧随其后。

        “他现在就是一具没有魂魄的肉身,而且这肉身还在不断兽化着。这么多年来纯粹是靠着我的巫术与各种仙药在维持着。”二人说着就已经走出洞外。

        刚一走出门外,白水就看到那条巨大的紫色委蛇盘卧在奢比身旁。在刺眼的阳光下,盘起的委蛇犹如是一摊千锤百炼打造出来的战甲堆放着。

        “奢比跟我都曾经与里面那位是挚友。奢比是四大古尸之一,他能通过呼喊可以将死去之人的三魂七魄唤回。不过我们这位朋友的情况比较特殊,奢比在这里已经喊了很久了,可惜到现在还是一无所获。”巫真说着就已经站在了奢比的跟前。

        奢比仍旧用那副没有表情的骷髅脸望着白水。

        “委蛇,我那位朋友生前的魔兽。它当年随着他的尸体来到这里就一直守护在这。”听到巫真介绍自己,原本闭着眼的委蛇又一次睁开了那双橙色眼瞳。“以后你就在这里治疗我朋友,我去外面寻找你所说的木曰一。一旦有了线索我就回来带你前去。如果在这里无聊了,你可以让委蛇带你去转转。”巫真说着也朝委蛇看去。

        经过这么长时间的介绍,白水已经大致接受了这里的一切,可五彩食火鸟却截然相反。就在巫真说话的时候,食火鸟已经两眼放光的围着委蛇转了好多圈。

        对于远远就对自己虎视眈眈的食火鸟,委蛇也早有戒备,看似毫不在意,但半合的眼皮中也一直睥睨着食火鸟。

        “如果没有什么问题,那我就开始了。”巫真低头望着棺木中的男尸像是自言自语道。

        一旁的白水没有作声,只是轻轻点点头。

        巫真又一次凝视着手中那之前原本要治疗盘觚王的太乙余粮。

        “昆仑十厨,得其一,能白骨生肉。得其二,能起死回生。得其三,能长生不老。有了这颗太乙余粮就能阻止他再继续兽化了,并且也终于有机会能让他恢复原貌了。”巫真说着双手竟然不觉间有些微微颤抖起来。

        “祭地肆瘗    ,郊天致禋    。气升太乙,静涣九渊。至敬不文,明德唯虔。”待到巫真将祭语念毕,左手两指看似只是轻轻朝着太乙余粮一弹,指尖两道紫色光芒如飞溅的火焰般就附落在了太乙余粮上。

        而看似像是水晶一样的太乙余粮,刚一接触到那两滴火焰就像是干草般“轰”的一声就燃了起来。前面像是麦穗的地方,如同一支刚刚被点起的红烛,跳动着的火光瞬间就打满了山洞的每个角落。

        “撑开他的嘴。”此刻双手紧握太乙余粮的巫真低声说道。

        听到巫真的指示,白水虽然眼神中还透露出一丝慌张,但却没有丝毫畏惧之色。她只是又看了眼已经没有黑纱遮面的巫真,随即就迅速俯身伸手朝尸体的嘴部撑去。

        掰开已经黑如砚墨的双唇,里面两排铁青的牙齿紧紧咬合着。

        巫真看了一眼后,又轻声道:“把牙齿也掰开。”他虽然看不到此刻正低着头的白水,但是她喉咙里一声用力地吞咽声在这安静的山洞中还是十分明显的。

        当燃烧着的太乙余粮被插入尸体的口中后,透过表面那些浓密的长毛还是能看到尸体的皮肤在起着变化。像是久旱逢甘霖的根须,一瞬间太乙余粮就在那层干涸的肉身上生根发芽。

        小根须如同愉悦的小虫顺着尸体的脖子一路往下,原本应该是透明的太乙余粮因为有了火焰的附着,连游走的根须也一闪一闪的。

        不过前一刻还势如破竹的小根须,刚生长至胸前就忽然戛然而止了。

        “怎么停了?”白水看到太乙余粮的反应连忙抬头问道。

        “以后就靠你了。他的身体已经沉寂了太久,只能吸收这么多了。你的能力可以祝他吸收,等到太乙余粮覆满他的整个身体,它这火焰就会熄灭,到那时才算吸收成功。”巫真的眼睛本来就大,此刻在这山洞中映着那紫色火焰的光芒更是烁烁有神。被他这么一盯,白水突然有些不知所措的无处安放了。

        正在彼此突然无言时,洞外却传来一阵炸响声,两人被这一惊,于是就都连忙朝外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