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明末之席卷天下在线阅读 - 第737章 碾压

第737章 碾压

        闯军共一万五,明军一万。

        闯军全是骑兵,分成左右中三路,后军还有两千为预备队。

        明军左右各两千骑兵,中间六千步兵。

        双方都观看对方阵形。

        袁宗弟和李过也在等明军出城。

        看了片刻后,李过突然道:“我们再退两里,把明军引出来。”

        袁宗弟深以为然,现在明军背靠城墙,一旦败了,还能逃回去一点。

        当下闯军缓缓后退。

        对面严雄和周光宝看了就笑,还想引我们出去?

        走呗,明军也往前压迫。

        双方一进一退,这时更能看出两军差距。

        特别在高处远处的官抚民等,明军的步兵阵营简直绝了,纵横笔直,整个过程一成不变,六千人和一个整体一模一样。

        对面的贼兵,完全乱哄哄的后退。

        官抚民恨不得大叫让明军突然进攻,说不定贼兵就趁乱变大败。

        但明军前进了一里后就不走了。

        因为明军步兵都穿着铁甲,而且两里太远,肯定要休息。

        袁宗弟等一看,笑了:“明军怕死,不敢离城太远。”

        他和李过以为,明军胆小,不敢离城太远。

        “野战还想留着后路,此等明军,不堪一击。”李过雄心万丈。

        在兵法上看,当破釜沉舟,背水一战,离开城门远,反而能激起战士死战之心,官军指挥又想野战,又不敢走远,李过以为官军在害怕,也没有死战的决心。

        可严雄和周光宝跟了丁毅十几年,他们的想法就和丁毅一样,老子的兵马走五百米,你以为不累吗,当然要休息会。

        明军在休息的时候,李过和袁宗弟已经坚信他们不敢出来。

        “怎么打?”李过朗声道。

        “对方连城墙上炮也不用,咱们兵马比对方多,又是骑兵,绝对的力量下,什么兵法战术都没有用。”袁宗弟哈哈大笑:“全军一起压上,看看这股精锐明军,能挡多久。”

        “正合我意。”李过也是大笑。

        他们这是第一次和丁毅兵马打。

        严雄连明军常用的火炮都没带出来。

        李过和袁宗弟眼里那还看的起他们。

        这两年随着他们屡败官兵,实力越来越强,打法也逐渐改变。

        以前闯军都是以民夫在前,步兵在中间,马军在后。

        现在他们一万五千人全是马军,且大部份都是官军投降而来,皆能算是精锐。

        “准备冲阵。”袁宗弟猛的拔刀,高高举起。

        他身边连绵而动,大量的骑军纷纷举刀。

        整个战场上,很快遍地都是战马嘶鸣,马刀挥动,闯军一万五千骑兵,嗷嗷狂吼,目露疯狂。

        “哗哗哗”与此同时,前面的明军再次动了起来。

        明军骑兵开始往两翼分散,慢跑,从闯军的方向看去,明军是往左右两边跑,并没有往前冲,这让他们很奇怪。

        而明军的步营已经开始往前压,前面两排是密密麻麻的长枪兵,后面则是更多的铳兵。

        丁毅在旅顺的兵马,现在正大量淘汰长枪兵,逐步全部换成铳兵,这两年他们在大明内地接受了各镇明军,所以还有少量长枪兵在。

        此战参与的六千步兵,只有一千长枪兵,五千是铳兵。

        双方大阵,此时距离不到五百米。

        李过回头看了下袁宗弟:“你带你部看着明军骑兵,我先上。”

        “好。”袁宗弟点头。

        “兄弟们,让官军看看,咱们闯军的厉害。”李过跃马在阵前左右移动,大声鼓动,说到最后,长刀一挥:“给老子冲。”

        轰隆隆,闯军一万马军奔腾加速,疯狂的往前冲去。

        袁宗弟五千骑兵不动,远远盯着明军骑兵。

        明军骑兵还在往两边分散,步兵已经远远离开骑兵。

        这种打法,他从没见过。

        六千步兵要硬抗我们一万骑兵吗?袁宗弟简直感觉明军指挥是个大傻子。

        “准备迎敌。”明军那边,指挥们也纷纷大叫。

        明军一排五百人,前面两排就是长枪兵。

        此时明军的阵型越走越宽,两人之间的距离越来越大。

        因为对面闯军人马纵多,横面极长。

        明军一列只有五百人,对面一列有五百骑的话就比他们要宽一倍以上。

        所以明军的距离也越走越宽,越走越宽。

        不一会,人与人之间就保持到两米以外。

        这样的阵形看起来就非常松散。

        这会别说李过他们,连城墙上观战的官抚民等人也目瞪口呆,不敢相信。

        步兵对战骑兵,就要阵容严密,越紧凑越好。

        现在严雄的兵马,把阵形越拉越宽。

        横排每人与每人距离超过两三米。

        这是什么打法?这不是送死吗?

        但明军这样拉开阵形,正好与闯军横面宽度相同。

        对面马军密集,冲锋如天雷地动。

        而明军的步兵阵形就看起来非常单薄,摇摇欲坠。

        “立盾。”明军各部都叫了起来。

        砰,长枪兵纷纷把盾牌往地上一放,长枪架在盾牌上,然后一动不动。

        闯军弓箭手远比清兵少,也不如蒙军,严雄他们几乎没把闯军弓手箭考虑进去。

        看到明军停下,李过那边冲的更猛,更快。

        “变---阵。”明军再叫。

        哗哗哗,原本十排铳兵,每排五百,突然一变,变成一千一排,五排铳兵。

        官抚民他们这才知道,原来明军拉开距离,是为了变阵,十排铳兵,变成五排。

        “他们想干什么?这么多铳兵?用铳兵对战马军?”姜让兄弟和左光先完全不敢相信。

        必竟他们各部曾经也都有大量的铳兵,用起来什么效果,他们心里清清楚楚。

        此时数千米的战场上,闯军上万骑兵如洪流般冲向明军大阵。

        明军五排铳兵,两排长枪兵,站在原地不动如山。

        骑兵的冲锋,引的大地都在震动,城墙上观战的明军诸将几乎停止呼吸,眼都不敢眨一下。

        三百米。

        两百米。

        一百五十米。

        闯军越来越近。

        刚刚冲进一百五十米。

        “打。”明军那边就叫打了。

        观战明军瞪大眼睛几乎要骂娘了。

        这么远打个毛啊?

        他们现在是旁观则清,实际对战中,遇到满清冲锋,他们可能打的比严雄的兵马还要早。

        “砰砰砰”明军五排轮流,第一排是蹲着打的。

        第二排移到左边也蹲着打,打完再退回原位。

        第三排站原地打。

        第四排往左一步,打完再退回去。

        第五排往右一步,打完再退回去。

        这时观战的明军们又恍然大悟,明军中间留这么多位置,就是给他们移动打铳所用,保证各排都有最好的输出位置。

        这场面可太震憾了。

        因为明军阵形纵横交错,笔直如剑。

        无论是蹲着打,往左边打,往右边打,他们进退有据,打完之后,还是原来的纵横交错,笔直如剑。

        特别一排排打起来时,人员变动时,整齐如一,场面极为壮观和好看。

        所有人好像习惯了一样,一步一步有条不紊。

        他们看着第二排的人同时往左一跨,然后蹲下,砰,齐发,然后回到原位。

        第四排往左一步,砰,齐发,然后回到原位。

        第五排往右一步,砰,齐发,然后回到原位。

        而第一排和第三排从始自终一动不动在原地,他们装弹也最快。

        很好的弥补了五段击中间的空隙。

        这让明军的五段击,一直保持连绵不断。

        明军在一百五十米外开打,都是压着高度,往中下打。

        不靠瞄准,靠运气。

        砰砰砰,闯军中大量的骑兵纷纷坠马。

        上万骑兵密集冲锋,不管怎么打都能打中一批。

        只要压住高度就好,不让铅弹往天上飘。

        这点上面,丁毅的兵马最有经验。

        于是在众人不可思议的目光中,在一百五十米外,闯军就大量的栽倒,落马。

        但这还只是开始,随着闯军越近。

        明军铳兵打的越准。

        冲锋的李过原本以为明军和以前的明军一样,打一铳就没机会了。

        不料对面连绵不断,铳声不绝,铅弹像下雨似的吹过来。

        扑扑扑,马军一排排倒下。

        “啊”战场上到处都是闯军的惨叫,哭叫。

        冲进一百米时,已经上千骑被打倒,成千的战马遗落在战场上,并且开始阻碍后队的冲锋。

        进入到八十米时,明军的铳打的更准,死伤更众。

        此时李过已经感觉到不妙,他赶紧减速,慢慢保证自己落后。

        而他身后,大量的骑兵往前冲,然后,每当对面,砰,一声暴响,空中全是白雾时。

        扑扑扑,他的骑兵像撞到一道无影的城墙,纷纷倒地。

        “怎么可能?这是什么铳?”李过看的惊呆了。

        “呜呜”就在这时,明军后阵吹响了号角,明军的骑兵从两翼开始,缓缓加速。

        后队袁宗弟一看,大手一挥,示意自己的五千兵马,一分为二,从左右两翼迎向明军。

        “砰”七十米,明军铳声再响。

        “砰”六十米明军铳声再响。

        开始明军几乎是在他们马军每冲十米时,响一次。

        后来随着他们马军大量的倒地,无数倒下和受伤的战马影响着后队冲锋。

        他们往前只有五米,明军的铳声就能再响。

        冲到四十米内时,李过惊恐的发现,前排已经没有闯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