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十月蛇妻在线阅读 - 第115章:司凛的疯魔

第115章:司凛的疯魔

        司凛他在拿我的朋友在威胁我?

        我感到有些不可思议,心里想叛逆他的念头油然而出。

        我就是我,还轮不到司凛来威胁我。

        可就当我准备我行我素的继续向外走出去时,司凛昨天杀害阴司婆还有阴司的凶暴场景,忽然浮现在我脑海。

        还有之前张思锐死的时候他也是眼睁睁的看着,见死不救。

        司凛在我心里,虽然是妖祟,但是并不是会专门去害人。

        可自从经历了阴司婆和张思锐的事情,我还真有点害怕要是我现在跨出这教室门,司凛转头就把我身边的朋友给害了。

        毕竟他的法力高强,我们身边没一个是他的对手。

        心中那欲要冲破束缚的反叛怒芽,被我强行的压制下去了。

        我转过身,对着司凛商量道:“那我们先去食堂吃点东西,我再帮你画吧,我现在有点饿了。”

        司凛见我妥协,却并没有给我任何面子,而是优雅的坐在了课桌上,摆好了模特的姿势,微低着他那雪白的下巴,神色冷傲。

        “现在就开始,什么时候画完,你什么时候吃饭。”

        我的大哥啊,十张!我一个小时画一张都算快的了,这十张我不得要画到明天早上?

        我本想跟司凛讨价还价,但是看着他冰冷的那张脸,想起他为了不让阴司婆告诉我晋珏天师在哪的消息,不惜还把阴司婆杀了的事情,我就对司凛有了些怨气。

        也懒得再跟司凛多费唇舌,向着画板前走过去坐下,拿起画笔,开始一张张的给司凛画像。

        司凛不是我画的第一个真人,但是确是我笔下画过最好看的人。

        巴掌小脸,长眉斜飞,肤色雪白,素手指尖修长,往我面前一坐,根本就不用画,他本身就是一幅画。

        窗外的绚烂的夕阳,穿过明亮的玻璃窗照在他的身上。

        明明身上是穿着我们现代人的衣服,但是古代贵公子的美,却不断的从司凛的那张秀气绝美的脸蛋上流溢,从他那慢不经心的优雅气质里迸发,从他那根根被阳光包裹成淡金色的发丝中弥漫。

        看着美的这么不食人间烟火的男人坐在我的面前,我脑子里却闪过我们那天在王海家门外躲着,他要我时放浪形骸。

        想到这,我胸膛里跳动的心脏像是被毒蛇的长舌瞬间包裹,像是奇珍异宝般,被它珍惜的慢慢舔舐。

        心痒难耐,折磨到极致。我恨不得让它搅碎我整个心脏,给我窒息的那一击。

        但在这时,我紧张的心一颤,手一抖,画笔从我指尖掉落了下去。

        “啪嗒!”一声,立马将我拉回现实。

        我感觉我的脸在发烫,抬头看着我面前的司凛,生怕他看出了我的异常,于是赶紧的弯腰去捡地上的笔。

        好在此时司凛的动作并不是看我,我这才安心下来,继续给他作画。

        想不到我也会对司凛想入非非,甚至是涌出那种令人羞愧的幻想。

        美好的身体,绝美的脸。

        要是司凛是人,那该有多好。

        十副画,我整整画了一个晚上。

        直到第二天早上,朝阳从东边升起,第一缕阳光照在我脸上的时候,我顶着个黑眼圈,把十张画叠得整整齐齐,交给司凛。

        “画完了,你看看。”

        我没什么好声气的对着司凛道,只希望他能赶紧验收,放我出去吃个早餐。

        我现在饿的都快要虚脱了。

        司凛毕竟是个妖怪,熬了一宿,半点疲惫之色都没有,伸出几根素白的手指接过我手里的画,一张张的欣赏。

        “画的不错,我拿去装裱,以后就挂在我们家的客厅里。”

        “没必要吧,你要是想的话,以后你想让我帮你画多少就多少。”

        我现在心里只惦记着吃饭,随口就敷衍了司凛一口。

        只是这一口,顿时就让我意识到我说错了话。

        要是司凛以后没事就叫我画他,那我不得哑巴吃黄连嘛。

        “今年就这几张吧。”

        司凛抬眼看向我,将画放在他的身边,目光如炬的看着我。

        我一边收拾着笔盒,一边催着司凛赶紧下楼去吃早餐了,这会我就惦记着我们食堂里的大油条,只是当我抬眼看向司凛时,发现司凛的眼神,正死死的黏在我的身上。

        我被司凛这么看着,有点紧张,于是问司凛:“你看着我干嘛?”

        司凛依坐在椅子上,伸手拉走我的手,向着他的身前走过去,给他补上了十张画,此时他的心情大好。

        “你是不是还在怪我杀了阴司婆,让你错失了知道晋珏天师下落的机会?”

        本来司凛不说这话还好,一说又让我心里有点堵了起来。

        我不想在这个时候和司凛撕破脸,于是就对着司凛说:“我现在不想回答这个问题。”

        说完,转身欲要挣脱开司凛的手。

        可是没想到却忽然抓住我的肩膀将我整个人用力的往他怀里拉了下去。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司凛的吻如那将我紧紧裹住的空气,瞬间向我唇上缠绵了上来。

        “唔,你干嘛……”

        我想伸手推开司凛,挣扎着想躲开他。

        现在这种时候,早起的同学应该很快就会来教室了。

        “你对我有感觉的对吧,心里有我的对吧,不然怎么真的肯为我花这一夜的时间,画这十张画?”

        司凛低头笑着问我,将我整个人都托坐到了他的膝盖上,抓住我的手放在掐住他细腰的皮带上的卡扣上,强行的带着我的手解开他的束缚。

        “把你对我的真心实意,都告诉我。”

        尽管我昨晚确实对司凛冒出过那种不太好的想法,可是教室里还有监控,我都快被司凛这像是要疯魔的行为给吓着了。

        “我对你难道还不够真心实意了吗?你在干什么,快放开我!”

        我使劲的将我的手从司凛的掌心里抽出,然后头也不回的,赶紧离开了教室,我可不想因为在教室里和自己的男友行不雅之事被开除。

        我一路跑下楼,司凛没有跟下来,我心里都有点乱。

        司凛最近他这是怎么了?

        难道找到了晋珏天师,他拿到了金身飞升了不好吗?

        天下妖怪最向往的事情,怎么到了司凛这,就变得这么不值?

        就在我沉思的时候,忽然撞到了个什么东西。

        我“哎哟”一声,抬头一看,只见我面前站着个戴着银边眼镜,看起来斯斯文文的男生。

        “不好意思,撞到你了。”

        男生满脸歉意的看着我,目光落在我的脸上,满眼欢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