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我用摇钱树精通武道在线阅读 - 第65章:杀上青楼

第65章:杀上青楼

        “狗屎,你特么都总舵了,还弄这种破烂保险箱干个鸡毛!”

        王善破口大骂一句,抽出两把刀足就斩了过去。

        七八刀后,铁锁断裂,王善一把拉开柜门。

        “嘶!!!”

        这特么的,总舵就是总舵啊,这地位,白花花,金灿灿,沉甸甸的……

        对吗,这单单是银子起码就有一千两,还不算那些金光闪闪的金叶子,这才有个为祸一方、无恶不作、逼良为娼的帮派样子嘛!

        啥也别说了,王善一脸兴奋地拉开袋口就是一顿划拉。

        看着那些会发出布灵,布灵小可爱声音的东西落进口袋,王善脸上露出了满足的笑容!

        作案现场是来不及打扫了,把油灯、火把什么的踹倒之后,背着皮兜子,王善迅速从天虎帮跑路,没多会儿,气急败坏的天虎帮帮主又带人风风火火地杀了回来。

        看到的除了红发的尸体和熊熊大火之外什么都没有了……

        是的,王善走的时候顺手点了一把火。

        有道是杀人放火,人杀了,不放一把火,王善总是感觉这次作案缺点什么,不够完美!

        隗星火是如何的暴跳如雷,如何的火冒三丈王善是时间搭理的,他还有另外计划。

        这三天可不单单是在赌场踩盘子,为了把另外一处魔窟‘青楼’也摸清楚,王善可是牺牲自我,以身饲虎,狠狠摸了好多遍的!

        那么多钱扔进里面,别的不说,自己的那一份当然要拿回来。

        身为社会主义接班人,王善要严格贯彻扫黄打非行动!

        熟门熟路来到青楼,熟门熟路找到一套青楼打手的衣服换上,王善迈步就朝着后院跑去。

        一边跑还一边大喊,“汪副帮主,汪副帮主,不好了!”

        “怎么回事,快说,总舵那边怎么好像起火了!!”汪鼎直接从后院跑出来,刚刚总舵那边火势冲天而起,大半夜的,半个盖县都能看到,他当然也不例外,心里七上八下的很不踏实。

        王善微微低着头朝汪鼎跑过去,嘴里大声说道:“不好了,汪副帮主,大红赌坊那边有人去闹事,融永福副帮主被人杀了,金库被人抢了。”

        “然后帮主带人去赌坊的时候,咱们总舵又被人袭击了,帮主的弟弟,隗元正副帮主也被人杀了,总舵还被人放了一把火。”

        “什么?怎么会这样!”汪鼎一听顿时心中一凉,一股寒气从顶门灌下,天虎帮这次损失惨重,作为天虎帮一份子,他心里如何不惊慌,可随之而来的就是滔天怒火,“他妈的,哪个王八蛋这么大胆!”

        王善再次靠近几步,忽然低声说道:“是你,爷爷我!”

        “什么?!”

        便在汪鼎震惊的时候,王善一掌狠狠拍在汪鼎腰侧。

        “啊!!”汪鼎痛叫一声刚想后退,却感觉腰间一软,力一下没发出去,便这么微微一下耽搁,王善一记‘苍龙出水’化掌为拳,一击重重打在汪鼎腋下。

        “砰!”“啊!”汪鼎惨叫着飞身后退,双目死死盯着王善,这才发现这人根本就不认识。

        “是你!”汪鼎气急败坏抓着捂着右边腰侧,脸上满是愤怒之色,只是眼中的惊慌却不可抑制地流露出来。

        右臂腋下刚刚中了王善一拳,整个右臂一时间根本使不上力气,当然,这还不是最重要的,刚刚腰间被对方拍了一掌,原本只是流血刺痛,可刚刚却发现流出的血变成了紫黑色,而短短这么一瞬间,整个右腰现在已经完全麻木了。

        这分明是中了毒!

        而且毒性很烈!

        眼前这家伙已经杀了天虎帮两名副帮主了,他汪鼎可不想死在对方手中。

        可不想天虎帮副帮主就这么绝户了。

        “想跑!”王善从对方眼神变化中就看出来对方的想法了,冷哼一声直接冲了上去。

        汪鼎也是决断,二话不说掉头就跑,哪怕腰侧已经没了知觉,发力都不完全,可还是在强烈的求生欲望之下爆发出惊人的速度。

        “留下吧!”王善可不想耽搁时间,抽出腰刀直接朝着汪鼎后背甩了过去。

        恶风袭来,汪鼎不想死便只有侧身闪避。

        王善再次掏出两把刀足朝着汪鼎甩了过去,就是之前砍铁柜子的那两把磨损了的,刀锋摩擦空气发出“唰”“唰”两声,汪鼎再次闪躲。

        这么连续耽搁,便让王善追进到了身后,一记劈山式,结结实实砸在汪鼎的后背。

        “轰”的一声,汪鼎一口鲜血喷出,人打着旋飞了出去。

        王善‘蹬蹬’两步迈出高高跃起,一招从天而降的膝盖重重砸在汪鼎脊背之上。

        “咔嚓”声中,脊柱胸骨完全碎裂,内脏都被挤压的从汪鼎嘴里喷了出来,人当场便死的不能再死了。

        从接近到解决,前后用时也就几句话的功夫,王善很是满意!

        这就是战力的体现!

        至于用毒什么的,人和畜生的最大区别不就是会使用工具吗?

        王善对此理直气壮!

        顺手摸了汪鼎的钱袋子,也不管前院乱成一团的青楼,王善直奔后院宝库。

        一如既往的大铁柜子大铁锁,王善脸色不太好看。

        神经病一样,知道这给老子替天行道造成多大困恼吗!

        刀足都浪费在砍这东西上面了!

        掏出汪鼎的钱袋子打开看了一眼,没有钥匙,王善只得再次抽出两把刀足开始用力劈了过去。

        几个眨眼的工夫再次打开铁柜,王善眉头轻微跳动了几下,果然‘黄、赌、毒’这么排列是有道理的!

        只是扫了一眼,王善就很肯定,绝对比赌场那边有货多了!

        那一叠金叶子和几个玲珑剔透的玉佩就很能说明问题!

        完全不是一个档次的!

        特么的,看来哪怕换了个一个世界,女人的钱也比男……不对,好像这特么是女人赚男人的钱……,也不对,是男人给女人花钱!

        都很大方啊!

        拉开皮口袋,王善一通划拉,金银玉石全都稀里哗啦地进了皮口袋。

        将袋口拉上,王善还忍不住感慨,看看人家青楼,就特么根本没有铜钱那种低劣货色!!

        呸!!

        铜钱:???

        把皮口袋往身上一背,王善二话不说几下闪身就从青楼消失。

        这练武就是好,身体素质越发的非人了,一百来斤的银子背在身上照样健步如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