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我用摇钱树精通武道在线阅读 - 第43章:血手帮烧我房屋,我没有生气^

第43章:血手帮烧我房屋,我没有生气^

        时间回到昨日中午,王善在吴家的时候,张家便行动起来。

        刘家老宅内。

        “这里是谁家。”陆永康站在刘家老宅门口对着身边的血手帮帮主沈坤问道。

        沈坤也不清楚具体事情,只是看向身边人,一个方脸的汉子连忙回道:“回大人,这是刘家的房子,这家人两个月前就都死了,被人灭门了。”

        陆永康也不说话迈步走了进去,刚进屋,便开到一堆火烧后的残灰。

        伸脚把灰扒拉开,几片烧剩下的衣角漏了出来,其中有一片上还沾着干涸的紫黑色血迹。

        弯腰捡起放在面前闻了闻,陆永康便把衣角丢在地上,“血迹没错,是金承允的,看来凶手是在这里停留了,还把衣服都烧掉了。”

        “大人果然厉害,竟然一下就发现了凶手行踪!”沈坤竖起大拇指一脸敬佩地说道。

        对于沈坤的称赞,陆永康并没有什么表示,这种称赞他听的多了。

        姓名:陆永康

        出身:内城四大家族,陆家。

        境界:气血如海。

        内城四大家族都以商业为主,张家的盟友和支持者。

        陆永康在陆家也是一个人物,一直作为张宪敏的下属,帮忙管理整个莱芜城政务,这次是专门过来调查金承允被杀一事的。

        倒不是为了金家伸张正义,只是作为莱芜城的实际掌控者,对这种明显带着阴谋和栽赃意味的事,一定要做到心中有数罢了。

        所以,一接到任务,陆永康便来了,从第一现场开始,跟着滴落的血迹追踪到了雄狮车行,又从雄狮车行,追踪那一缕几乎要消散的血腥气追踪到了德阳町。

        到底是世界不同,当人强大到一定程度,鼻子比狗都要灵敏。

        “杀人者在这里停留了很久,衣服上还沾染了金承允很多血迹,由此可见,杀人者应该跟金承允实力相若,并且对这里比较熟悉。”站在原地思考了一阵,陆永康继续说道:“给我查,查你们德阳町所有的气血境武者。”

        “是的大人。”沈坤立刻答道。

        ……

        避开血手帮的人,王善皱眉回到家中,他不知道血手帮到底为什么参与到这件事中来,不过这不重要。

        把家里剩余的石灰都拿出来,王善将院子里洒了一遍后又浇了水。

        想了想,决定这房子还真得要修一修了,王善也没在家里住,消失在夜色之中。

        第二天一早,王善没急着找人来干活,反而又去了一趟药铺,这次专门买了一些掩盖、去除、吸收身上气味的药剂。

        世界情况不同,犯罪……替天行道的手法上也应该有相应的变化。

        另外,自己需要学的东西还很多啊。

        铁裆功之外,最好再搞一套轻功之类的功法,无论是追击还是跑路,都会更自如一些。

        想想王善就有些脑子疼,打法要学,秘技要学,谭老头的功夫他也想学,铁裆功,轻功亦或者腿法,最好在搞一套别的功夫,如果杀人都用言家拳的话早晚要露馅。

        要学的东西太多了,钱是个大问题啊!

        到了武馆,早课结束后王善便找到了卫舟,武馆扎根莱芜城这么多年,三教九流的路子很宽的。

        “修房子?你那破房子有什么修的必要吗?”卫舟一脸疑惑,“我看你还不如直接在内城买一套房子呢,贵是贵了一点,但安全。”

        王善还是摇了摇头,内城治安什么的是好,但,治安好了,不方便自己半夜出来替天行道啊!

        若是普通武者,背靠武馆不缺活计,赚的钱勉强够修炼所用,但肯定不够自己用。

        摇钱树胃口太大了!

        见王善态度坚决,卫舟倒也无所谓,便让他等,下午会有人过来。

        一天修炼结束,晚上王善便带人回去,一起的还有一辆装满材料的大车。

        材料就堆在院子里,王善晚上干脆也没在家里休息,直接去了血手帮的总舵,准备偷偷探听下,对方到底为什么插手,又掌握多少情报。

        这是一个三进的院子,听说之前是一个富户的,后来全家莫名其妙就死了,再之后就变成了帮派驻地,当然,那时候不是现在的血手帮。

        血手帮都已经是第三波总舵在这里的了。

        一杆大旗插在前院,上面大大的血手印标志。

        王善悄悄接近,刚准备靠近院墙,便听到声音,立刻躲到不远处一家院内,探头张望,便看到血手帮大门打开,一个有些精瘦的汉子带人走了出来。

        仔细看了一眼,王善认出来,这人正是血手帮的副帮主之一,钱昂雄。

        根据吴飞从前提供的情报显示,这家伙出身内城陈家武馆,修炼的是连环腿,气血境。

        屏住呼吸,用眼角余光看着,等人从身边走过的时候王善才站起身来。

        刚刚感受了一下,钱昂雄的气血量大约就是一个吴飞。

        当然,搏杀经验肯定远超吴飞这个少爷,所以,王善暂时给钱昂雄的战斗力评估就是:1.5个吴飞。

        正面放对,打不过。

        一路远远坠着,发现去钱昂雄果然是去自己家的。

        钱昂雄倒也干脆,到了王善家直接飞身从墙上跃了进去,一点收敛的意思也无。

        只是让他没想到的是,王家居然一个人都没有。

        “副帮主,这,没人啊。”一个下属点燃火把看了看,屋内好像几天没人了,院内倒是堆了一些材料,看样子是要修房子。

        “确定姓王的突破气血了?”钱昂雄问道。

        “确定,就是金承允死的那天突破的,不过,这几天都没看到人回来。”下属回道:“根据下面人说,之前几个月,那小子每天起早贪黑,除了武馆哪里也不去,天赋好,还他妈的肯下功夫。”

        “那小子挺狠的,因为跟刘家一点小冲突,学了武之后就灭了刘家全家,这次会不会是那小子干的。”

        钱昂雄皱眉想了想便摇头说道:“可能性很小,这么短时间突破,哪怕天赋好,功夫也都下在修炼上了,又刚突破,金承允身边还带着两个好手,就算金承允白痴,也不会死在那小子手里吧。”

        “那现在怎么办?”下属再次问道。

        “嗯,把房子烧了吧。”钱昂雄轻描淡写地说道。

        “啊!?”下属一愣,以为自己听错了,结结巴巴地说道:“烧,烧了?那不是得罪了言家武馆?”

        “怕什么!”钱昂雄冷哼一声,脸上闪过一丝嫉恨之色,他最讨厌的就是天才,“他灭我血手帮之人满门,没杀他全家都算好的了。”

        “他身后有言家武馆,我身后还有陈家呢,再说,这里是莱芜城,还是张家说的算!”钱昂雄不耐烦地挥挥手,“烧了,烧干净!”

        有一点他没说,一年一度的比武大会马上要开始了,到时候少不了擂台上走一遭,有什么恩怨都要了结,他也不怕什么。

        “好,好的。”下属低头回了句便拿着火把准备干活。

        “我艹你大爷!”不远处,王善猛地站起,看着自己家忽然燃起的冲天大火,脸色顿时难看起来。

        烧人家房子,太他妈的下作了!

        咬牙切齿地从怀里掏出一个小本本,王善用铅椠在上面写道:9.28日,血手帮烧我房屋,我没有生气,也没打算灭血手帮满门!

        要不是今天老子去了城外吴家住了,不在家中,没看到你放火烧老子家,老子非当场弄死你个王八羔子!

        想着,王善一愣,对啊,老子现在在城外啊!

        起身,迈步,直接跟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