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我用摇钱树精通武道在线阅读 - 第19章:大姐

第19章:大姐

        第19章:大姐

        雄狮车行门口,一身武馆练功服的王善迈步走了进去。

        “这位大哥,要雇佣车马吗?”一人迎了上来问道。

        “找你们掌柜的。”王善说道。

        来人看了王善身上衣服一眼后,请他到一边落座稍等,便转身朝着后面走去。

        掌柜也不是随便来什么人都能见的,这就是武馆练功服的作用了。

        一盏茶的工夫,一个华服中年人走了出来,“这位小哥请了,还未请教?”

        “叫我王善就好。”王善站起身来抱了抱拳便直接说道:“掌柜的,我来是为了打听一个人,王来弟你可知道,之前在你们车马行负责管理驮兽。”

        “王姑娘,我知道,不知道与您是?”中年人稍微回想了下问道。

        “我大姐,有什么消息吗。”

        “原来如此,王姑娘这次随队千万奉高,正常往来也要一个月,回来也不能空跑,这什么时候回来,还真确定不了。”中年人笑了笑道:“消息还没传回来,王小哥也知道,这年月消息传递困难,不过这次出行的商队比较大,王小哥也不必担心,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的。”

        王善深深看了中年男人一眼,撂下一句话转身就走,“希望如此!”

        看着王善身影消失在门口,中年男人眉头深深锁起,半响,扭头对身边人问道:“之前安排的时候没有确认过王来弟的家庭情况吗?”

        “确定了啊,这次每个人都再三确定过身份背景的,王来弟在咱们这里做了好几年了啊,他弟弟是在城外刨矿的,这……”回答之人也突然抓瞎。

        中年男人冷哼一声,甩了甩衣袖转身就走,只留下一句话,“找人去言家武馆打听下这人的消息。”

        在这个交通基本靠吼的年月,王善也没什么办法,人家说没消息那就只能暂时等待了。

        一路朝着家中走去,路上又遇到了无生教的传教队伍,最近这段时间,无生教传教队伍越发的活跃了,德阳町这边三天两头就能看到。

        退到路边避让,王善就那么静静看着,听着身边有人低声谈论。

        “我家邻居一家前阵子也得病了,原本都以为要完了,结果,多亏了无生教法师传的符水,不然全家都要病死。”

        “听说无生教每天都开法坛讲法,你知道地方吗,去看看求一碗符水。”

        王善眉头微微皱起,不管前世今生,一遇到天下大乱或者灾年,这教派就要兴起,至于什么符水,他是打死不信的。

        待无生教队伍过去,他立刻起身朝家走去,回去要在嘱咐家里人,绝对不许跟这什么劳子无生教有瓜葛。

        嗯,家里也要备粮食了,总感觉要闹粮荒。

        想起这个,王善就有些烦躁,练武简直太费钱了。

        前阵子替天行道铲除刘家兄弟奖励的50多两银子都扔在药铺了,身上又只剩6两银子。

        第二枚铜钱到现在才充能……充值了8%,最近这几天已经彻底停了,即便是不吃不喝,后面也还需要94两银子的缺口,还不知道从哪里赚。

        老父母40多岁就像是60多的,身体亏空的更厉害,也需要调养身体。

        小妹倒还好,最近家里伙食好了许多,身体逐渐养起来一些。

        还想把家般到内城去,彻底脱离外城这混乱区域,这内城房产又要一大笔钱。

        自己后续修炼还需要大量资源……

        不是说淬体之后就会有人请上门来吗?

        自己天赋卓绝,怎么就特么没动静呢?

        妈的,一想这庞大缺口,脑瓜子就嗡嗡的。

        最近这丧尽天良的败类也不出来了……

        好多天不替天行道了,王善心里急啊!

        慈善事业贵在坚持!

        急也没办法,暂时王善只能把所有精力都放在了练武上面,时间安排的满满当当的。

        早课练套路,练过了套路找吴飞喂招。

        先是挨打,然后打人,打不到……继续挨打。

        挨打之后还要用铁锅炖双手,炖完了还要打树桩摧残自己。

        最可恨的是吴飞下手轻了王善还不乐意……

        这天天挨打,一般人真坚持不下来,起码,王善发现大部人喂招都是点到为止,根本不会像自己这么实在,对自己下手这么够狠。

        当然,好处是挨得揍是多,但掌握打法的速度也真都快。

        事实上,王善不练打法也无所谓,只要等到第二枚铜钱充值完毕,他就可以一次性把言家拳都给掌握喽,只是他不敢。

        他知道自己天赋绝顶,很快就可以完成言家拳的学习,可时间快还可以说天赋,那练都没怎么练的话就不是天赋问题了。

        有天赋可以,但不能太突兀。

        就这样,在每天不是挨打,就是摧残自己的路上,王善一天一天熬着……

        “过两个月又要比武了,你最好放松一下别这么拼命练了。”一日,对练过后,王善坐在哪里给自己身上涂药,吴飞凑过来低声说道。

        “比武?”王善扭头过来,“比什么武?谁和谁比武?”

        “外城各个武馆之间,外城和内城的武馆之间,每年都是要比武的。”

        王善眨了眨眼睛,忽然问道:“下死手?”

        “你说呢?”吴飞露出一个冷笑,“到了擂台之上,你想手下留情,可你怎么知道对方就手下留情?”

        “再说了,即便想手下留情,你也的有那个控制力不是。”

        “总不会无缘无故就搞什么比武吧,谁家弟子也经不起每年这么损失啊。”王善皱眉问道。

        “你以为武馆每年消耗这么多钱都从哪里来?花钱培养徒弟干什么?”吴飞压低声音在王善耳边说道:“每一家武馆背后都有一方势力合作,可为什么跟你合作?怎么证明掏出这么多钱来是值得的?掏出这么多钱总要换回来点什么吧!”

        “所以,大家总要争个高低,没名气的武馆收不到徒弟的,输得惨了武馆都要除名,赢了好处也大,武馆的弟子出路更多,愿意来合作的势力也更多。”

        “再说,各势力之间也是有争斗的,总不能你杀我,我杀你吧,用不了几天人就死光个屁的。”

        “所以,武馆的人就死不完是吧!”王善翻了个白眼,这特么跟死别人家的孩子不心疼一个道理呗。

        “那也比死自己家的人强吧?”吴飞摊了摊手,“矛盾总是要解决的不是?”

        王善听的点了点头,这世界没有无缘无故的爱,无缘无故的付出。

        付出一分,目的都是收获十分,这一点他很理解。

        他算是知道武馆供养自己这些人的钱从哪里来的了。

        “所以,我们这些弟子就要下场争个高低?谁赢了谁就是有理的?”王善笑了一声,这个世界果然够直接。

        “不对?”王善扭头上下打量吴飞,“我可看不到你身上有什么急迫劲,你家不会就是言家武馆背后的势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