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我用摇钱树精通武道在线阅读 - 第2章:言家武馆

第2章:言家武馆

        这事儿说起来就让王善窝火!

        前阵子,小妹王雪出门的时候摔伤了,王父王母很是着急,刘家兄弟便主动找上门来借钱给王父王母去医馆。

        王父王母想着等王善在矿上上工,工钱不少,还上问题不大也不忍心看着小闺女受苦,便拿了钱。

        这就出了问题了!

        王善是攒了钱的,晚上下工回来知道了立刻便拿钱出来让王父去还钱,结果,王父却怎么去的,怎么回来的。

        刘家不要这钱,说这钱就当聘礼了,要给刘家老三说媳妇。

        王善一听就不干了,刘家三个兄弟,又混帮派,条件在町里是不错,可他一个手握金手指的人怎么看得上这种小喽啰,当然是不能同意的。

        而且因为地面不安全,小妹很少出门,怎么就这么巧合就摔伤了,刘家就这么巧合主动借钱过来?

        王善本能觉得事情不对,一问小妹才知道,当时不知道被什么人狠狠在后面撞了一下。

        不用任何证据,王善当场就断定是刘家兄弟干的!

        目的不言而喻,就是为了主动借钱。

        你王家欠了我刘家的钱和人情,你家穷还不起,我刘家人心善,钱也不要了,还娶了你家闺女,这说出去怎么也挑不出理来。

        至于你是不是真的还不上,这就不重要了。

        你王家就一个男丁,欺负你也没话可说。

        那之后刘家上门催婚好几次,王家一直借口伤没好托着,眼瞅着一个月了,这次刘家下了最后通牒,真的拖不过去了。

        晚饭的时候,王家没一个人说话,整个愁云惨淡的!

        明早刘家三兄弟就要带人来迎娶小妹,那刘老三是什么人,这不是要掉进火坑里吗!

        这一夜,王善翻来覆去睡不着,早上起床饭也没吃,拿着一块黑面饼就走了。

        王父三人长长出了一口气,他们是真不希望王善在家,生怕他冲动起来在被刘家兄弟打个半死。

        ……

        出得家门,王善并没有去矿上上工,反而是朝着城北边走去,离开町口的时候,看到几个穿着布衣靠墙根站着的年轻人。

        这几人王善认识,平日里经常跟刘家兄弟在一起,都是血手帮的小喽啰。

        几人看着王善离开没有阻拦,只是在身后发出冷笑,人走了好,这说明王家放弃抵抗了。

        不然去迎亲搞不好还有一番麻烦。

        今天有喜酒喝了!

        走过两条街,到了一处院墙足有一丈高的大院门口,真真呼喝声从里面传来,王善抬头看着那烫金招牌,言家武馆。

        武馆门口是三成青石台阶,台阶上朱红色的两扇木门仅仅关闭着,两个大理石雕刻的青狮伫立左右。

        事实上,王善前几天就已经攒够了来学拳的钱了,只是他想再多攒点钱,交了学费后也有点钱傍身,而且也不是报了名就万事大吉的,后面花钱的地方只会更多。

        同时也想在矿上熬一段时间,把自己那吞金兽一样的金手指激活再说。

        只是,现在刘家兄弟逼迫上门,他不得不打破原本计划了。

        走上台阶,王善伸手拍打门环。

        “干嘛?”半响,大门被拉开一个缝隙,一个壮汉出现在王善眼前。

        “学武。”

        “带钱了吗?”

        “带了。”

        大汉也没验证便让开身形让王善进来,“进来吧,不要说话,去那边安静等着。”

        院内,十几条大汉穿着练功服站正方阵,最前面一个留着络腮胡子的男人正在讲解着什么。

        没一会,络腮胡在上面打起了招式,招式很慢,王善看不出什么名堂,只感觉跟老头老太太打的太极拳似的,十几条大汉在下面也跟着练。

        王善心里焦急,也不知道家里那边怎么样了,刘家兄弟上门没有,强压心头烦躁等了约莫有半个时辰,那边才算是收功完事。

        方阵解散,就看刚刚那个开门的汉子走到络腮胡身边说了几句,手还朝着王善这边指来。

        随后,络腮胡子朝着王善招招手,王善立刻快步走了过去。

        这会儿,院内十几个大汉都在各自练功,举着石锁的、练拳架子的、互相喂招的,十几条大汉都在练功,没人搭理进来的王善。

        王善左右扫了一眼便没再多看,络腮胡子示意跟上后便朝内院走去,王善立刻快步跟上。

        内院,一面目略黑,穿着暗黄褐色大纺车裰衣,腰系冰湖蓝仙花纹角带,发色微微有些灰白老人半躺在藤椅上。

        “师父,有人要来学拳。”络腮胡子亏走两步上前微微躬身说道。

        老人没说话,上下打量王善一眼。

        一张忠厚老实的脸,破旧的麻布衣服上满是补丁,肤色暗沉发黑,双手粗糙满是老茧,身材高而瘦,老人瞬间有了判断,家境贫寒,苦力出身。

        从藤椅上站起,老伸手就朝着王善肩头抓来。

        那是一双泛着玉色手掌,王善下意识就想躲,可身体还未动,手掌就直接抓在肩头,顿时,半边身子都酥麻起来动弹不得。

        老者的手掌顺着顺着王善的臂膀一路向下一直到手腕处才松开,随即微微摇头转身走回躺椅坐下。

        王善正不明所以,便将老人拿起旁边的茶盏喝了一口后说道:“卫舟,带他下去换衣服吧。”

        “好的,言师。”络腮胡子的卫舟微微躬身应了句,回身冲王善打了个眼色就走。

        王善不明所以却也不好发问,只得迈步跟了上去。

        卫舟口中的言师名叫言漳,是这间言家武馆的主人,所以附近很多人也称这武馆叫言家武馆。

        王善不明白言漳的意思,卫舟倒是清楚。

        言漳抓那一下是为了测试王善资质罢了,既然没有表示,那就说明眼前这人资质很一般,完全引不起言师的关注,自然把人丢给自己招呼。

        “我叫卫舟,你喊我三师兄即可。”一边朝另外一个跨院走,卫舟一边对王善说道。

        “三师兄。”王善很是恭敬地喊了一句。

        “嗯。”卫舟微微点头后继续说道:“咱们武馆教的是言家拳,这一点想必你也知道,每天早上,武馆的学徒都会有修炼早课,早课讲解修炼的入门基础和一些关窍,指导更正学徒的修炼上的错漏,一般情况下是几位师兄主持,有时候言师也会亲自讲解,尽量不要错过。”

        “我知道了,三师兄。”王善连忙点头,基础,这明显是针对新入门学徒的,对他很重要。

        “既然收了你的钱,你以后就是言家武馆的记名学徒了。”卫舟数了数那一袋子铜钱后从柜子里拿出一套练功服递给王善。

        一套新的麻布练功服,前胸后背上都写着一个大大的言字,王善嘴角微微抽动了一下,这让他想到了清兵绿营的号衣……

        卫舟可不知道王善心里想什么,只是继续解说道:“咱们武馆分记名学徒正式是学徒,若是你未来有机会正式练成言家拳,那便事正式学徒。”

        “别觉得有什么委屈。”卫舟说道这里脸色变的严肃,“每年来报名的有几百人,都指望着学拳来改变现状,但事实上,最终能坚持到入门的只有三五个,剩下的一年之后都淘汰了。”

        “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机会已经摆在这里了,能不能把握住还要看你们自己。”

        “多谢师兄教诲。”王善大略清楚是怎么回事,他同样面临这种情况。

        每日练武需要花费大量时间精力,要吃很多肉,这都需要花钱,花大量的钱!

        十两银子只是入门费罢了,后续开销要十几二十倍,绝大多数人根本承受不起这种消耗只能半途放弃。

        更何况,很多人哪怕有钱支撑也不见得就一定学的会,资质不够,到头来竹篮打水一场空。

        “我给你简单讲讲什么叫练武!”从厢房出来,两人来到跨院内,卫舟找了个凳子坐下,王善恭敬站在一旁听着,所谓武者,所谓练武,他听的多了,但真的不明白这个世界的武道是什么样子。

        只知道肯定跟前世不同,起码前世可没听说哪个练武的真能一打七八个。

        闪电五连鞭都不行!

        而矿上那掌秤据说就能一打好几个,虽然王善也不知道真假。

        “有道是练武先练力,这力就是力气。”

        “练武为什么?”

        “所谓强身健体都是扯淡,饭都吃不上强什么身,健什么体?”说着卫舟神色一厉,语带杀气地说道:“练武就是为了在需要的时候杀人!”

        王善心中很是焦急家里的情况,可这位三师兄好心给自己讲解东西,他也不能表露什么,只能恭敬站在一旁听着!

        “怎么才能杀人而不被人杀?说到底还是你比对手力气更大,速度更快,也更抗揍。”卫舟继续说道:“而这一切的基础都是你的有力气,手脚软绵绵的,身板风吹就倒,给你一把刀又能如何,该死还是死。”

        “所以,练武先练力,要等你过了练力这一关才有资格正式学拳,这一关过不去,练的资格都没有,现在你明白了?”

        “我明白了。”王善连忙点头,“咱们早课就是教大家如何练力。”

        “不错,你很机灵。”卫舟有些意外地看了王善一眼,他没想到这个穿着补丁摞着补丁的麻布衣服少年竟然一下就想到了。

        倒不是看不起穷人,只是,这个世界里,因为绝大多数人字都不认识,信息获取渠道狭窄的原因,穷人显得很……

        实在。

        ……

        ……

        萌新作者,24k纯萌的!

        在这个白雪皑皑的寒冬,无比苛求一丝来自读者的温暖,让萌新慰藉。

        推荐竟然需要pk追读……

        求推荐,求月票,求收藏,最重要的,求追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