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唐奇谭在线阅读 - 八十四章 现场3

八十四章 现场3

        景宁楼内宴宾的这位主人,姓宁名白蒲字子阳;出自大名鼎鼎管桂宁氏。正当五十出头知命之年,却须发浓密黑多白少,嗓音洪亮沉稳,显得精神硕毅而气度不凡;隐有威严又不让人觉得生分。

        而他的身份是京师两大三附之一,与京师大学比肩的讲武大学,现任监学的次座(常务副校长)之一。虽在朝廷学官资序当中,只是比同正五品职衔,但是同样身兼了枢密院签事(顾问)的职责。

        因此,哪怕看起来形同半只脚游离在朝廷的运转体制之外,但光是通过讲武大学这个平台和身份,却是天然就拥有极为丰富的关系网和人脉渊源;更别说相比太学—国子监—六门馆的内臣体系。

        在讲武大学的教育体系下,与大唐军中的关系更加密切一些;乃至一些讲师、教授、教习、助教之流,本身就是军中退转或是养老的将校出身;乃至不乏现役军将,以为兼职和挂名的例子。

        就像是宁白蒲本人出身的管桂宁氏,在历史上原本是出自两岭、安南一代,朝廷敕封的西原蛮共主。但是因为某代族长宁承逼婚不成,杀了被流放钦州的中宗国丈韦玄贞一门,而导致覆灭。

        后来,崩灭四散的宁氏族人,在江陵繁衍生息的一支,却是以寡居女儿攀上高枝;成为大唐中兴定难功臣梁公的妾侍;这一支宁氏也得以再兴,最终重归祖地扫平群蛮,成为安南都护府的戍边将门之一。

        因此,别看这位宁次监,长得个头不高也不甚强壮,看起来保养得体颇具文质。却是早二三十年就参与西海、南中多次大规模征拓,亲自带兵冲锋陷阵和上阵杀敌,建立过边功的军中出身。

        故而,就算郭崇涛属于名义上,可以监察百官,风闻奏事的监察御史体系;却也要对他保持足够的恭谦和礼敬。更别说,对方还与郭崇涛的师长兼上官,可谓是交情匪浅的同年出身。

        而后,当被专程找来的江畋,也见到了这位郭崇涛口中,颇为推崇、文武兼备的宁次监之后;也实在很难想象,这位说话得体的老先生,曾是在充斥着毒虫瘴疫的莽莽大山,杀出来的军中猛人。

        好在看起来他对于江畋,也就是通常意义上的好奇和一时兴起而已。在询问了几句相关案情和江畋的想法之后,就很快转到个人的事情上,就像是一个喜欢提携后进和晚辈的老人一般。

        于是,作为短暂见面的收获,江畋也意外到了一个许可和允诺;也就是进入三附学之一的分校,京兆武备学堂或是百工学堂、吏务学堂,旁听日常科目乙类以下课程的资格;算是变相的酬谢。

        虽然这只是一个口头上的授意;但是像是这般体制内的当权人物,都不会轻易的当众许诺,但一旦许诺了之后也就不会随便反悔和食言了。而这三附学也不简单,代表踏入流内官门槛的身份转变。

        因此,一个能够入内旁听的资格,对于那些享受父兄品官加成的门荫子弟来说,虽然谈不上门槛多么的高;但是对于天下广大的吏员出身和普通士子来说;却也是弥足珍贵改变命运的机会了。

        对此,江畋倒也是却之不恭的领受下来。毕竟,知识这个东西和获取的渠道,无论放在哪个时代,都是足以改变命运的稀罕物;虽然眼下还无所谓,但是保不准什么时候就派上用场了。

        “宁公,可有什么发现么?”

        在简单的会面结束之后,作为主人的宁白蒲回到内厅;就见一个只能侧躺在卧榻上,眉眼细长而风流俊雅的中年人,已然迫不及待的开声问道;只是这人脸色苍白发青,说起话来中气不足,显伤势不清。

        “看起来,未曾有所察觉什么。”

        宁白蒲却是摇摇头道

        “只是一切还需小心才是。毕竟那人之前都名不见经传,却像是突然冒出来一般的,身上已经牵扯上好些是非;”

        “更何况,他今晚只是出现在三处地方,就找出了三处的破绽和线索来;老夫可不能冒险,还不若是顺势当面试探一二。”

        “毕竟,一切的暗中策划和行事,最忌讳的就是这种毫无征兆的变数,和不知道来由的外力介入了。所以,还是将眼前的局面维持住好了。”

        “就算那位只是个已经卸任的跛脚相公,那好歹也是短暂入过政事堂参议,又在酎金大案中得以全身而退的;致仕该有的体面和优待,断然是不会短少的。”

        “不然又何须舍近求远的借助,东都那边的诡楼刺客?不过,这些‘诡刺’倒也了得,就算是事先知道了来意有所防备,却也不免差点为之得手了。”

        “若不是如此地步,又怎么能够让那些人,相信我这里已经无力作为,而得以安然退居幕后?还是多亏了你亲身冒险,陪我做这一场了。”

        重伤在塌的贵宾,却是不由露出惨淡笑容而吃力说道:

        “我也不过是为了自保,且与你籍此撇清干系而已。”

        然而,宁白蒲却是轻轻摇头到:

        “毕竟,京师重地出了这种事情,无论是武德司还是枢机五房,或又是总章府,都不会轻易放过任何嫌疑了。那边想要继续行事,也不免束手束脚了。”

        “不不,这还不够,为防万一,其实我们还可以做得更多一些;”

        卧榻上的贵宾,却是有些吃力的再度开口道:

        “既然这位江生连诡楼刺客,都能轻易识破;那咱们恰逢其会之下受他恩情,大张旗鼓的事后酬谢,且顺势替他扬名一二,岂不是理所当然了?”

        与此同时,外间已然隐约响起了报晓的鸡鸣声。

        但不管怎么说,当天色重新放亮的时候;作为第一批被排除了嫌疑的屈指可数人等之一,已经折腾了一整晚,而吃了再多的酒食,也难免要哈欠连天的江畋,终于得以踏上了回程的道路。

        只是,他一座上马车之后,就忍不住积累的困倦,直接靠着绸布包裹的壁板,轻轻打着盹就此做起了梦来。

        “老祖。”

        “老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