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从龙女仆开始的旅行在线阅读 - 第五十一章 突生的变故与远望

第五十一章 突生的变故与远望

        世上总是存在变故,不知何时,不知何地,便已然现身。

        虽说不知,但至少在现在,已于谷方身边发生。

        至于情况……

        “……”

        谷方轻轻移下视线。

        身旁的红脸上满是沮丧,她缓缓看向眼前的三人,以及其中那位胖男人身后的功德箱,箱盖已大开。

        “我说你们,都知道自己干了什么了吗啾?!”红皱起眉头。

        “啊,这个……嗯,偷吃东西确实是我们的不对……”那位被立香称呼为“所长”的胖男人看了看一旁的两位男人,在红的注视下,额头不禁细渗冷汗。

        感觉眼前这位老板娘的迫力与自家的女仆长如出一辙呢……哈哈……

        “但总之,我们现在是没事的啦,也没有受到天罚而变成猪什么的,啊,当然,我会为我们偷吃食物一事道歉,补偿的话还请在我的可接受范围内进行如何?”所长看了看立香等人,又再度低头道。

        “所长……”立香看着红那渐沉下的脸色,缓缓开囗。

        “嗯,怎么了吗,藤丸立香?”

        “……现在最重要的,是你身后的功德箱吧?老板娘可是一直在看着它的啊,你就不怕……”

        “诶?可是我们现在还是好好的啊?”所长疑惑皱眉。

        “你现在确实是好好的,但是,在两周之后,就不一样了啾!你们会受到惩罚的,所以现在我已不能让你们回去了啾!”

        “诶,为什么?!”

        “因为你们,已经犯下了无法挽回的错误啾!”

        “玛修你看,来的时候我就说有不好的预感了,现在果然……”

        “可是前辈,要来的时候,你是最先跑的……”

        “咳咳,那些小举动完全不用……”

        “啾啾,那边的迦勒底的御主啾,你们也不能回去啾!”红又一转视线,盯上向后退身的立香。

        “诶?!!”

        “因为,我说的,是你们,是所有‘来自迦勒底的人’的啾!”红认真看过众人道。

        “现在,你们只有两种选择了啾!”

        “诶,等等,让我反应一下,这什么跟什么啊……”立香扶住前额。

        “……”谷方只轻轻拂了拂绿袍的袖口,便再度看闲。

        事情,发生在十分钟前。

        ……

        “哦,是吗?果然还是口味过于清淡以致于影响了食材本身吗……”红认真地点了点头。

        “然后,还有这里。”谷方又拿筷指向另一道菜。

        “……啊,好,好的!”红忙抬起头,“拜托你了啾,谷方!~”

        “嗯……”谷方看着红脸上的认真,缓缓点头。

        一开始,他是只打算夸奖的。

        毕竟在没有舌头的情况下,做出美味的饭菜已相当不易。

        但当红的双眼认真看向他时,谷方沉默了一瞬。

        “拜托了啾,谷方,请尽情指出我的不足吧啾!”

        “……嗯。”

        ……

        “……”看着眼前的红,谷方徐徐伸出筷来。

        “这道菜……”

        “老板娘——!老板娘——!大事不好了啾!”

        “发生什么事了啾?!”听见麻雀的喊叫,红立刻扭头。

        “在殿内,有强盗啾!一共三人,都在供奉殿里胡作非为,是自称‘来自迦勒底’的迷之不法之徒啾——!”

        “诶?!!×5”异口同声的惊叫自一旁发出。

        “啾啾……”

        “……”红与谷方同步着向立香等人看去。

        “……迦勒底的御主,和来自迦勒底的不法之徒……啾?”

        “呜哇,肯定是所长他们!啊,没事就……不,一点都不好,这不是闯祸了吗?!!”立香睁大双眼。

        “前,前辈,总之现在请先冷静下来!”玛修按住立香双肩,又扭头看向红,“红阎魔小姐,我知道现在是我们有错在先,但还是恳求你能带我们过来,尽快把问题解决!拜托了!”

        “唉……现在似乎是只能这么做了啾。”

        ……

        “所以,我们只有变成猪或工作的选择了吗……”所长声音发颤。

        “嗯,就是这样啾。”

        “可要在两周之内完成先前一整年的谢意……呃,话说谢意指的是什么?是满怀谢意的工作累积吗?”

        “是啊,谢意是什么呢?”清姬疑惑地小声道。

        “这你应该知道的呀,清姬小姐,就是qp(钱)啦,qp(钱)。”玉藻前解答。

        “哦~”清姬恍然点头,“原来如此。”

        “嗯。”一旁的谷方也轻轻点头,他又稍长些知识。

        “总之就是这样了啾,你们明天就开始工……啊,谷方你,是迦勒底的吗?”

        “我……”谷方张开口,却见眼前立香眼中的恳求。

        拜托了!拜托你了,谷方!请帮帮我们!!

        “……”谷方稍顿,又看向红。

        “是的。”

        “……是吗?那也抱歉了啾,谷方。”

        “……嗯。”

        ……

        “啊,真是太感谢你了,谷方,你真是个好人!!~”

        “……嗯。”

        “……前辈,虽说道谢是好的,但是你现在这样的举止可能有些不太合适吧……”玛修看着紧抱着谷方道谢的立香,轻声道。

        只不过本人似乎并未察觉到自己稍撇的嘴角。

        “可是谷方好心帮我们诶,道谢不是应该的吗?”

        “不是道谢啦,而是选择的形式未免……”

        “客人客人,前面就是客房了啾!”

        “诶,这么快?我还没……”

        “需要休息。”谷方平静看向立香双眼,淡淡道。

        “嗯,咳咳,确实……”不自觉地避开谷方视线后,立香脸稍红地缓缓松开双手,“……到了就好,毕竟可以休息了嘛……”

        “那我们就快走吧,前辈!”玛修语气略显欢快,握住立香左手便向前小跑。

        “诶,玛修,这完全不用急的吧?”

        “不,前辈,时间可是很短暂又宝贵的,尽量不浪费才行,啊,谷先生也走快些吧。”

        “诶?~”

        “嗯。”谷方看着眼前两人,缓步前行。

        ……

        “客人,到了啾,就是这里,是客人你们两人的‘翡翠之间’啾!还有,旁边这间‘鹤之间’就是客人您的住处了啾!”都市看过立香两人,又向谷方道。

        “啊,和谷方是邻间呢,这样也不赖嘛。”

        “前辈……”

        “嗯。”

        “那么,我就先走一步了啾,客人们,稍后再见。”

        “嗯,慢走哦。”立香朝都市的背影挥了挥手,又向谷方看去。

        “刚才我不小心忘记问了,谷方你……是来自中国的吧?”立香试探问道。

        “嗯。”谷方点头。

        “果然是吗?哈哈,不过我可不是乱猜,就那啥……嗯,怎么说呢?感觉上,是身上的气质和服饰吧?有些像暗匿者042小姐和裁定者229呢。”立香思索着小声开口。

        “……嗯?”谷方对名称稍有不解。

        “啊,谷方你没听清吗?我说是荆轲小姐和始皇帝啦,不过你应该是听说过的吧?”

        “嗯……荆轲……小姐?”谷方微皱眉。

        “对啊,荆轲小姐,不过……诶,等等,听口气,谷方你难不成认识……”

        “哟,御主。”

        “……”立香身后的所长等人走来,其中的金发男人挥了挥手。

        “啊,这位方才见过的……”在看到谷方后,金发男脸上的表情逐渐疑惑。

        “诶,所长你们,已经都安排好屋间了吗?”

        “那当然了,不过这里的旅馆有一种温暖的感觉呢,可以的话,可真想喝着热茶吃甜食,团子也行……但是,现在最重要的是开始作战会议。”

        “现在就要吗?”立香歪了歪头。

        “肯定的啦,毕竟关于‘谢意’我可是毫无头绪啊,而且时间也只剩下短短两周诶!”

        “……我知道了,那就都先进屋吧。”立香推开隔门,看众人徐徐进屋,又向谷方歉意地笑了笑。

        “抱歉了,谷方,我们晚点再聊吧。”

        “嗯。”谷方点头,又瞥了瞥那位金发男。

        “……不全是先生的小姐,还是不全是小姐的先生?不不,究竟是哪个先于哪个呢……”

        “……”看着男人脸上沉思的表情,谷方缓步进屋。

        ……

        屋内是当地风格,纸窗半掩,尽一股清幽。

        “……”谷方将先前的合照放置桌上,看着众人身影,他端起桌上清茶,缓倾杯中,缕缕热气似银蛇曲绕。

        “在这种时候,谷方你不妨抽抽烟斗哦。”

        若在早先,郁子是会对谷方这样说的。

        ……

        “毕竟,谷方你不必像大多的男人一样严肃哦。”郁子左手拿着烟斗,右手食指则抵在谷方胸前,两人的脸庞相近着互视。

        “……”谷方轻向后挪身,与郁子隔开距离。

        “……我可以认为你这举动是害羞吗,谷方?”

        “不能。”

        “诶,只是玩笑啦。”郁子轻轻摇头,又看向餐桌,其上的碗盘中饭食已空,余一只长耳圆黑生物翻滚。

        “摩可拿,可不能在桌上睡哦。”

        “我……知……知道的哦,摩可。”说着,摩可拿便闭上了眼。

        “……不过这倒也肯定谷方你的厨艺了呢,确实相当美味,”郁子轻吐烟气,“呐,谷方,不如你来我这儿……”

        “不。”谷方摇头。

        “诶,我可连话都没有说完呢?!”

        “不用说完。”

        “诶……你真是的,算了,既然你不愿意,那以后我拐个会做饭的人来打工就好了。”

        “嗯。”

        “但在此之前,还请你多来做几次吧!~”郁子微笑着看向谷方,“当然,会给你报酬的,你想要什么?嗯,衣服怎么样?”

        “衣服,衣服。×2”多露和全露在一旁合掌转圈。

        “……你随意。”谷方看过两人,缓缓收拾碗筷。

        “好,那我就先去挑几件咯。”

        “……嗯。”

        ……

        “……”清茶不时便已喝尽,谷方看着空杯,轻轻起身,向窗前移步。

        “嗒。”伴随着脚步,白发徐徐飘散,谷方的形体渐变,贴身的衣袍也从绿染红。

        窗前寒风吹拂,白雪纷逸,点点雪白已缀上谷方脸庞。

        “呼……”谷方静看窗外那天地一致的雪白,缓向着视野中,那无际又模糊的远方眺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