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从龙女仆开始的旅行在线阅读 - 第四十六章 雨中的离去与面包

第四十六章 雨中的离去与面包

        “……”荆轲沉默着抬头回看,见无来人,便再度低首。

        几日前,借着酒意,他便邀谷方同去。

        但未待谷方回应,他便逃也似地跑开。

        这种行为很无耻,他一直不屑,可面对谷方,他却只能如此做了。

        希望你能来,若是先生的话……必然,是能全身而退的,那时,我便能……好好交待了。

        “……”

        谷方隐着身形,静看荆轲沉默踱步。

        荆轲几日前对他保证会做出交待,从那坚定的眼眸中,他已猜出几分。

        他若不愿伤心,便不该来,但他……终是来了。

        谷方又扭头,静看那唤作丹的人走近荆轲身旁。

        “现在日子已所剩无几了,可我看您似乎还未想动身啊……”丹小声道,又指向稍远处一人,“那边那位是秦武阳,该是要遣发了吧?”

        “你!”荆轲怒脸抬头,“太子可是怕我迟缓,想着悔去吗?!”

        “……”丹不说话,可那眼神,已道出他的意思。

        “既然太子这般想,那我不等了,现在便走!”荆轲不再回看,猛然回头,隐下双眼中的期许,向前方的易水行去。

        路,他感觉走来沉重了些。

        “……”谷方默默跟行,看见送行的一众白衣人们。

        高渐离看着荆轲走来,也是未见谷方,幽幽叹息后,便开始敲筑。

        先生啊……

        “……风声啊,易水呵,罢了,罢了……”荆轲看着易水,缓缓轻唱,寂凉的风拂上水面涟漪。

        “……风箫箫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他如此哀歌,任众人低泣,却仍独不见先生。

        “……风箫箫兮易水寒……”

        “嗯?!”荆轲觉察耳旁有人声轻吟,顿时喜色攀脸。

        “可是先生?”荆轲轻声问道。

        “……嗯。”

        “……先生,来了啊……”

        荆轲浅笑着轻摇头后,便决然前行,从容地步上了车。

        “……”谷方静看荆轲身影,在阴郁的天色下,一切,都灰淡失色。

        ……

        殿宇朝堂上。

        谷方看着荆轲上前将地图向高坐的秦王递去,那底下与他一道的秦武阳却只青白着脸,不住抖颤身子。

        荆轲上着台阶,脚步声叩击着谷方心底。

        他黯然地看着不断近身的两人。

        世事终归难料,变故生于不意。

        “!!”秦王惊骇起身,只见那地图中藏着的暗匕已被荆轲右手紧握,随后向被把住左袖的秦王刺来。

        “噗嗤!”袖裂声下秦王脱开,险险避开荆轲刺击。

        “……”但在谷方眼中,这并非是秦王好运。

        他曾教过荆轲的,在方才的形势下,若刺,必能杀死秦王。

        但荆轲在刺前,刻意停顿了。

        “你!!”秦王惊怒地看着匕首,忙向下跑去。

        荆轲也紧追赶他,秦王慌绕着柱子跑,底下的众人都呆然着或张口或瞪眼,却愣是无一人行动。

        秦王在慌跑中,瞥见众人模样,心中怒火与悲哀并生。

        “呼!!”忽一只药袋投来,隔开荆轲与秦王的距离,在惊恐下,秦王终是拔出了剑。

        面对着秦王,荆轲又掷出匕首,同时被秦王持剑刺来。

        “噗嗤!”

        “……”匕首,被掷在柱上,而剑,被刺入了胸膛。

        这一切,如荆轲所料,亦如谷方所料。

        入肉的寒芒搅动,但秦王却骇然发现荆轲的脸上,竟是释然……

        “……咳……”荆轲惨然回首,虽未见人,但他知道,先生,正在看着他。

        剑尖透过身体,于他身后,在寂静的殿宇中,清脆地发出声响,浸红了地。

        “啊!!!”秦王又怒抽出剑,砍上荆轲左腿,继而补上六击。

        “扑通。”

        伴随着他的落地,殿外侍从开始冲来,围上荆轲。

        “杀了他!!!”秦王怒视地上奄奄一息的荆轲。

        “轰!!!”空中忽震雷响彻,大雨倾盆而下,殿宇中,惊现一道身影。

        宛如凝质的威势压向殿中众人,白发飘逸,金眸似烈火般在暗淡中燃烧。

        “……”谷方向荆轲径走去,他身前拦挡的将士一个个都呆滞着,无法动身。

        “……先……先生……”

        “嗯。”谷方将荆轲轻抱起。

        他虽然尊重荆轲的选择,但荆轲,也是他的弟子。

        荆轲可以赴死,但谷方不会允许荆轲的尸身被秦军弄成一地血渣。

        “……”谷方缓抬头,正视那秦王。

        他蠕动着嘴,却道不出一字,最后只代荆轲向秦王笑了一下。

        那笑容很复杂,看既似怒,又似无奈,似悲哀……

        谷方又再度看罢朝中众人,便与荆轲于原地消失。

        “……”秦王怔怔低喃,“那,可是仙人?……”

        ……

        谷方抱着荆轲,向着荆轲的家走去,周围的雨珠避开了两人。

        他身上的白衣已被荆轲的血浸得通红一片,脸上也染上些微血迹。

        “……这就是,你的交待?”谷方低头看荆轲,他的嘴唇,已发白了。

        “是……是的,先生……”荆轲说着,又颤着伸举手,谷方轻握。

        “我……我的亲人……乡亲……都被那秦国杀了……”

        “我恨秦国,恨秦王……可是,我再恨,也不能做什么……”

        “天下……有很多人如我一样不幸……饱受战乱之苦,惨看这人不如畜的乱世……”

        “可是,先生啊……你说过了……天下,会一统的……那时,便不会有战乱了吧?世间,也会太平吗……咳咳……”荆轲又咳出血。

        “我不知道,我也没见过……但我相信先生……可我也必须给大家一个交待……”荆轲握紧谷方的手,轻笑起来,“既然如此,那就用我这一条贱命来抵好了……但我,仍对不起大家啊……”

        “……”谷方垂眸,荆轲的气息已愈来愈弱。

        “先生……我开始有些困了……”荆轲更握紧了谷方的手几分。

        “那你……”谷方不想说下去。

        “先……先生……若……若有来世……”荆轲的话语断断续续,声音也越来越小,似那呼啸狂风中微弱闪烁又即将燃尽的烛火。

        “慢点说吧。”谷方轻低头,耳止于荆轲嘴前。

        “我……愿……再与先生……行旅……”声音细小如蚊虫,在风中,徐徐消失。

        这是荆轲最后的话,在其后,与之一道消失的,是他身体的力量。

        双眼无神地闭合,气息突然失去踪迹,谷方紧握着的手,也无力软下。

        “……”谷方缓缓抬头,雨水不再避开他,猛然袭下。

        雨势浩大,雷鸣不止,宛如上天的哭泣。

        脸庞被冰凉洗刷,水珠顺眼角滴上谷方嘴唇。

        有些咸,有些涩。

        或是雨水,也或是谷方的泪。

        在雨中,孤寂的背影缓缓前行。

        ……

        身着灰衣的高渐离呆站在荆轲家门前,他知道不会再有人来,所以他站在这里。

        “啪嗒。”

        “嗯?”高渐离听闻脚步声,转过身来,却攸地睁大双眼。

        “……谷……谷先生和荆轲?”他细看近来的身影,出声道。

        “……”谷方无言地看过他,便将荆轲的尸身轻放。

        “谷先生……荆轲他,死了……”高渐离黯然地看着荆轲。

        “……嗯。”

        “那秦王呢?秦王死了吧?!是被荆轲杀死了吧?!!”

        “秦王……没死。”

        “……诶?你在骗我吧,谷先生?荆轲死了!!你既然把他从秦国带回,又为何不杀了那该死的秦王?!!你不知道吗?因为他,天下究竟死了多少人?!!”

        “……”谷方沉默着。

        “那……且不说你未杀秦王,那你又为何,不救荆轲?!!你的话,是可以的吧?!!更何况,荆轲不是你的弟子吗?!!”

        “……轲儿说……这是他对大家的交待。”谷方低声道。

        “交……交待?!用命来交待?!……哼哈哈……哈哈哈,呜……”高渐离跪在地上,双手捂脸“呜……呜啊啊啊!!!!”

        “……”谷方也无力地向地上坐下,眉宇间一片颓意,与那垂暮老者无二。

        雨依然下着,并愈来愈大。

        然后,高渐离走了,没有回头,没有言语,只一人隐去在雨中。

        ……

        再闻高渐离的音讯,是六年后。

        似乎是将铅灌筑中欲行刺,但结果还是失败了。

        谷方坐着荆轲家门前,比之前年,更荒凉破败。

        荆轲的尸身,被他葬在这家中。

        “呼……”目光所及,皆一片皑皑白雪,点点雪花不时被寒风吹来,缀上谷方白发。

        谷方手拿酒瓶,在一旁,是三杯酒。

        他将两杯热酒依次洒下,便端起自己的那杯酒。

        这一年雪很美,但他并不喜欢。

        “……”谷方轻将酒杯递嘴前,慢慢喝下。

        ……

        谷方将茶饮尽了,但他身旁边的小林等人也说完了话。

        在简短的告别后,两人出门。

        “谷方,你说,我该不该问托尔呢?”

        “你想问吗?”

        “硬要说的话……是稍微有点想的。”

        “那便问吧。”谷方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却见艾露玛一直鼓脸盯着他看。

        “怎么了?”谷方小声道。

        “我饿了!”艾露玛回话。

        “……”谷方缓将包中面包拿出,轻轻递去。

        “谢谢。~”艾露玛微笑收下。

        “……”谷方又看向窗外,他已打算辞职了。

        窗外下起淋沥小雨,阴沉的灰意似在哀伤,伴着些许雨声的响动,浑浊在朦胧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