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从龙女仆开始的旅行在线阅读 - 第三十四章 秋季的往昔与女仆装

第三十四章 秋季的往昔与女仆装

        “哼哼嗒,哼哼,嗒嗒,嗒哼……”托尔轻快着步子在屋内走行,嘴里哼着小调。

        “唉……”看着托尔,小林突然失落地叹气了。

        “诶?!~小林,你怎么了?是我有什么地方做错了吗?~”托尔忙来至小林身前,一脸紧张。

        “不,托尔,你做得很好……只是看着你,让我不小心想起了一些事而已。”小林伸出右手抵支前额。

        “是什么不好的事吗?”

        “嗯……确实有些不好,对我来说的话。”小林停话,她仔细看了看托尔的女仆装,“前几天谷方不是带我们去那家咖啡厅了吗……我说过的吧,那里面的女生穿的服装我还蛮喜欢的。”

        “可是,小林你后来却说了‘正因为太过可爱,所以我无法喜欢’这样的话呢。”托尔皱眉想了想道。

        “是啊,我确实这么说过。但其实呢……在我曾经的高中时期,我呢,用打工赚来的第一桶金,买了一套女仆装。”

        “诶?~”托尔好奇地睁大眼。

        “那时我很开心,感觉自己穿在身上也很不错。”

        “所以……我就穿给家里人看了,他们却说不适合……这并不适合我……啊,总之,从那以后我就只看不穿了……不过,心里果然还是有些遗憾的啊。”小林的脸上带着少许失落。

        “小林……”托尔看着她,暗暗握紧手。

        ……

        “所以,就是这样,希望大家能帮小林制作一套适合她的女仆装!”托尔看向屋内众人。

        “抱歉,我没想到托尔擅自把大家叫来了,还要帮我制作那个……”小林很是惭愧的挠了挠脸。

        “不用道歉的哦,小林,我们大家都乐意帮你的忙哦。”露科亚朝小林和善地微笑。

        “是的,小林。身为同志,自然是会互相帮忙的呢。”乔吉缓缓道。

        “谷方,还有零食吗?我手里的快吃完了~”艾露玛向谷方凑近,轻轻用手指戳了戳谷方脸颊。

        “……”谷方默默递去酥饼,麦片,梅干和汽水。

        “谢谢,谷方!~”艾露玛连忙捧住,一脸笑意。

        “艾露玛,你给我安静点!~”托尔朝艾露玛攥了攥拳。

        “我不,我就不!~哼!~”艾露玛向托尔鼓脸。

        “……好啊,艾露玛!你是故意来给我找茬的是不是?!”

        “不,不,你要也给我零食的话,我肯定安静啊~”艾露玛笑了笑。

        “哼!!……”

        托尔看着她,暗暗磨牙,她现在只想让艾露玛那张欠打的笑脸变成哭脸。

        话说,自从艾露玛住进谷方家就越来越放肆了呢……也就是说,现在她是被谷方惯的吧!!

        “唔……”托尔有些怨念地看向谷方。

        “……”

        谷方默默扭头,看了看里屋。

        ……

        里屋内。

        伊露露抱着小谷方的手,很适应地与翔太,才川和康娜一起玩着游戏,这让谷方感觉先前的担心有些多虑。

        “……那,那个……谷方先生的妹妹,该……该你扔骰子了……唔……”翔太只是稍微瞥了瞥谷方的身影,就立马羞红着脸低下头,视线不停游移。

        ……她好漂亮啊,为什么,感觉,心跳有些太快了呢……

        “嗯。”谷方轻卷衣轴,从容地扔起骰子,落地,为六点。

        谷方前进六格。

        “话说,我们也不能一直叫你‘谷方先生的妹妹’吧……能告诉我们你的名字吗?”才川看向谷方。

        “和哥哥同名。”

        “诶?!真的吗?这好少见的哦!”

        “……嗯,不全同。我是‘芳’,谷方是‘方’。”谷方又稍做补充。

        “哦!~这就是华夏那边的特色吗?果然不大一样呢!~”才川恍然大悟,前额反光。

        ……谷,谷芳吗?我记下了……

        “那么,就该康娜了!~来吧,康娜!~”

        “哦~”康娜开始扔骰子。

        ……

        沙发上的露科亚突然止住话,她朝里屋看了看,又瞄了瞄谷方。

        不知为何,她现在的心情有些不好了……

        “……”谷方看着手上的画纸,思绪有些远去。

        他,许久未画过画了。

        ……

        云雾自上空缭绕,偶几只飞鹤穿行,横绝的山峡中流水不止,水声轻婉,绿意点缀,小风将枫叶交至水面,至谷方眼前,向远处驶去。

        若画,想必此乃绝景。

        谷方如此想罢,于河边漫步,白发遇风轻舞,白袍翩然,映于一人眼帘。

        此乃绝景!

        青年呆然看着谷方背影,好一阵回神后,他忙向谷方追去。

        “敢问阁下……”

        “……嗯?”谷方回首,他将金眸隐去,黑眸缓缓看向来人。

        那是一个模样俊俏的青年,约摸二十岁上下。

        “!!!”青年见谷方回首,原先说明的目的却在一瞬失散。

        秋日微风起,白衣回首,绝代风华貌,不知何今朝。

        谷方缓缓转过身,看着青年,“何事?”

        “……啊,”青年连忙摇头,“实在失礼,敢,敢问阁下名姓?”

        “谷方。”

        “我是这附近的画生,今日来此观这处景,却是不料遇上阁下。”

        “嗯。”

        “其实,谷方阁下……在下有个不便之请。可否听在下一说?”

        “说吧。”

        “在下,想观摩阁下游景,我只觉这实在契合这景了,希望阁下成全!!”

        “叫我谷方便是。”谷方又看了看流水,“我只停不久,申时便离去。”

        说罢,谷方又向前行。

        “阁下……不,谷方,您同意便是最好!”青年激动跟在谷方身后,心中好一阵欣喜。

        时间似乎过得慢了,青年这样想着,便见枫叶划过眼帘,水声清亮无比。

        眼前的谷方身影被起舞的枫叶围旋,一片被谷方夹住,他轻轻触碰叶络,青年恍然中才发觉谷方的眼眸黯淡无光。

        ……到底是为什么,经历过什么,这样的人才会拥有如此令人悲伤的感觉呢……

        “呼。”

        谷方松手,风将枫叶夺去,一齐将谷方白发向上飘卷。

        青年只是默默伸出手,最后默默收回。

        ……

        “啪嗒。”

        石入水潭,浪花轻溅,涟漪自水面泛开,又轻轻散去。

        “时间到了。”谷方收手,看向青年。

        “……嗯,多谢了,阁,咳,谷方!”青年连忙躬身道谢。

        “……”谷方看了看他,便转身走开。

        望着谷方那正渐远去的背影,青年又感觉时间过得格外快了。

        “谷……”青年稍稍犹豫后,便向跨步,“谷方!我的画作今后一定会成名!届时,我能为你画幅画吗?!!”

        他的声音很大,在空地回荡,谷方没有再回首,他只点点头。

        “好。”

        这一字,便使青年费去了一生。

        青年在身后依然有话讲着,但谷方只听了一句。

        他说,他姓展。

        ……

        时间飞逝去,枫叶于院中飞舞。

        当年的青年已老,白须白发,但他此时仍目光有神。

        他的面前,挂着一幅未成的画。

        画中为秋时,与他此时所处的季节一致,而这,怕也是最后的秋了。

        “你来了。”老人听着院中的脚步声,缓缓看向谷方。

        谷方的容貌依旧,着一袭白衣,“嗯,我来了。”

        谷方看向老人面前的画,是秋时的山峡。

        画四周的秋景一如当初,枫叶飞舞,山水相依,本该绝景的画中却是一片空白。

        “这……”谷方回看老人。

        “这画,我……是画不出了。这景,我画了几十年,但人,我却实在……无法。”老人看了看谷方,无奈摇头道。

        “那便罢了。”

        “……可要喝茶……谷方?”老人缓缓端来茶,立置两杯。

        “嗯。”随着谷方点头,老人将茶沏入,热气升腾中只见枫叶落置。

        “啊……可需再换上一杯?”

        “不必。”谷方端茶轻饮。

        “……是啊,不必了。”老人点头,看向被枫叶着色一片的庭院,双目缓闭。

        “这之后,我不会再回来。”谷方徐徐道。

        “……也是,那我便祝你今后的旅路通顺吧。”老人轻轻与谷方碰杯。

        “……”谷方放下杯,如来时般,轻轻起身,他轻挥衣袖,“我走了。”

        “……嗯,慢走。”老人看着他的背影,有些恍神。

        “好。”伴随这一声,谷方背影渐远,萧索秋风自前吹来,白衣抖动,却只让人感到孤寂。

        老人收回目光,又看向画作。

        世人皆以为他喜春,却不知他最喜秋。

        万人说他的画作至极非常,却不知他画不下最想画的人。

        “……”老人饮茶,却发觉茶已凉些了。

        也罢。

        老人闭上眼,向后躺下,任由枫叶遮蔽。

        ……

        谷方停笔,他看着画。

        画为水墨式,所画是侍女服,加上些许女仆的要素。

        “诶?谷方,你这画的,是女仆装吗?!~”托尔来至谷方身后,睁大了眼。

        “是。”谷方点头。

        “它在那时,还很不一样。”

        “不,你这根本就不是嘛!~”

        “你说它不是?”

        “对,它不是!”

        “托尔!~你给我挡住谷方了!~”艾露玛向托尔抱怨。

        “零食给你,赶紧去里屋!”托尔将一包零食扔给艾露玛。

        “好的!~托尔!”艾露玛立马向里屋小跑去。

        “……”谷方静静看向艾露玛。

        ……

        “托尔,已经决定好了,就乔吉这件吧。”小林最终手拿乔吉的简洁创作,向托尔示意。

        “诶?!~可是,小林……”

        “怎么了,托尔?是还有什么提议吗?”

        “……唔,那个,我想让小林……穿上我身上这种……但果然,是不行的吧……”托尔有些失落道。

        “是吗……”小林走近托尔,“那我就稍微试试吧……”

        “……诶?!可以吗?小林!”

        “嗯……抱歉了啊,乔吉小姐。”小林有些歉意地看向乔吉。

        “没事的哦,小林。”乔吉微笑点头。

        ……

        “那……那个,这样果然还是有些不好意思啊……”小林脸红地躲闪着众人目光。

        “不会哦,很可爱呢,小林。”乔吉很认真地说道。

        “嗯,确实有种不一样的感觉。”泷谷戴上圈圈镜点头。

        “那,那个,谷方觉得呢?”

        “请说一声,摆姿势需要。”谷方莫得感情道。

        “嗯……诶??”小林一脸疑惑。

        屋内人声不止,窗外光辉轻洒,窗沿处不停袭过落叶,在谷方余光中,于半空飞舞,向大地着色时,继而施以问候,亦如故人相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