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快穿之宿主请节制在线阅读 - 第149章 撩汉达人又上热搜了-83

第149章 撩汉达人又上热搜了-83

        姜甜无语,“那你想怎样?”

        等的就是这句,“我想搬过来住。”

        “你爸妈同意?”

        “我跟他们说我过来住方便找秦修哥辅导功课,我上次考试考得挺好,我跟他们说是秦修哥辅导的功劳。”

        这小子是早有预谋啊,姜甜嗤笑道:“你想什么美事呢!”

        何星移意味深长的“哦!”了一声,暧昧地冲她眨了眨眼,“新婚燕尔,不想被人打扰,我懂得,我会很有眼力见的,该消失的时候会主动消失……”

        新婚燕尔?

        这特么都是什么形容词。

        真想把他脑袋撬开看看,里面都装了些什么垃圾。

        “我现在就给我消失”姜甜恶狠狠地道。

        何星移下意识地缩着身体往后躲,正巧秦修端着菜过来了,何星移顺势把秦修推到前面挡住姜甜凶狠的目光,靠山壮怂人胆地说:“我就不消失,这儿是我姐夫家,又不是你家,你没资格赶我走”说着还特别自豪地冲秦修抬了抬下巴,“姐夫,我说得对吗?”

        姐夫?

        这什么虎狼之词?

        自己刚说完不用人家负责,这边就来了个喊‘姐夫’的‘小舅子’,这逼人负责的嫌疑也太重了,这不是表里不一、婊里婊气吗?

        “别在这儿乱认亲戚,小心我揍你”姜甜扬起拳头龇牙咧嘴地威胁道。

        这是怕他误会?

        秦修自嘲地勾了勾唇角,差点又忘了人家是渣女。

        “我要去外地拍电影,没空辅导你”秦修说。

        何星移失望的“啊!”了一声,“这么说你不愿意当我姐夫咯?”

        “何星移!”姜甜喊了一声,姜甜运气调整了呼吸,压着火说:“再说一遍,别乱认亲戚,秦修不是你姐夫,明白了吗?”

        不是很明白,何星移无辜地愣了愣,指了指他俩,“可是……你们不是已经……那什么了吗?”

        姜甜本想图痛快说,跟我那什么的人多了去了,他算老几,想想又觉得违背了真实原则,何况对面坐着未成年人,不能教坏人家,话到嘴边咽了回去。

        于是她换了个委婉的说法,“大人的事你不懂,不是那什么了就要在一起,就像考试,你从小到大考过那么多次试,能让你上大学的只有高考,其他考试考得再好都没用,明白了吗?”

        也许是想这个比喻让她过于绞尽脑汁,不然一定能注意到秦修眸子里的光,正随着她的比喻慢慢暗下去。

        何星移有没有明白,他不知道,反正他是明白了,自己就是无数次不重要考试中的一个。

        “吃饭!”秦修冷冷地将菜丢到桌上,返回厨房拿碗筷去了。

        还在反复咀嚼考试比喻的何星移,相当没眼力见地问了一句,“所以说你准备让沈睦做我的姐夫?”

        沈睦?

        现在她最听不得的就是这两个字。

        姜甜真想把这个不会聊天的货从阳台丢下去,见秦修在对面坐下也一脸好奇的看着自己,她抿了抿唇,破罐子破摔道:“别想了,我是不会给你找个姐夫的,你姐我有钱有颜帅哥环绕,要那东西做什么?”

        “姐”何星移冲她竖了个敬佩的大拇指,“虽然你是我姐,但该说不说,你真的很渣。”

        秦修一脸见怪不怪,讽刺地说,“你还真是洒脱”

        连小妖都忍不住出来踩一脚,“看吧!连何星移都觉得你渣了。”

        姜甜破天荒的没有反驳,反而开始检讨自己,“不光何星移,我自己都觉得我自己渣,明明不喜欢沈睦却要千方百计地撩他,现在好了,弄巧成拙了。”

        小妖听着不对劲,“爷爷,你这话什么意思?”

        “就是觉得为了完成任务而伤害一个人,挺不厚道的。”

        “这是不想完成任务的意思?”

        “是我想不想的问题吗?事情搞成这样,你让我怎么完成?”姜甜表示很无奈。

        小妖为难地想了想,“沈睦那是不行了,不还有个沈修仪吗?攻略他也能完成任务。”

        姜甜无力地白了小妖一眼,“你可真聪明,沈修仪现在是何明月的老公好吗?破坏人家庭是要天打五雷轰的。”

        “那你准备怎么办?”

        “走一步算一步吧!眼下最重要的就是想办法收拾蒋易和何明月。”

        收拾何明月是有必要的,收拾蒋易就没必要了,因为有人已经收拾过了。

        蒋易被吴斌关了一夜后,又被秦修拳拳到肉狠狠教训了一顿,要不是吴斌陈进拦得及时,蒋易恐怕真会被疯了的秦修活活打死。

        一向横行嚣张的蒋易哪受过这样的侮辱,为找回面子,找死式地挑衅道:“有种你就打死我,打不死我,我就让你死……”

        秦修面无表面的要上前弄死他,被吴斌陈进两人一个抱腰一个抱腿给拦住了。

        吴斌急了,指着被血糊的看不清脸的蒋易说:“不想死就把嘴闭上”

        蒋易吐掉嘴里的血,继续找死,“秦修,你再牛也就是个无权无势的明星,搁古代就是个下九流的戏子,凭你也敢跟老子耍横,先问问蒋家人答不答应再说。”

        “连对方底细都没摸清楚就大放厥词,蒋少爷作死都作出花样了”陈进讽刺得翻了个白眼。

        吴斌从小跟富二代一起玩,最瞧不起他们一有事就拿家族压人的怂包行为,嗤笑道:“蒋少爷这是要回家告状?别了吧!小学毕业都这么些年了,还玩这招?”

        “对付你们老子根本不用告状,秦修,我要是把姜甜勾搭我的视频发出去,你猜会怎么样?”

        电光水石间,秦修冷静分析了一下,有关这件事的监控他都处理了,不会外传,上次匀城酒吧的事,蒋易有没有留视频还真不一定。

        “放手!”秦修冷眼看着两位拖后腿的,对峙两秒后,二人放了手,秦修揪着蒋易的衣领把人提起来,“蒋易,我要是你我会把嘴巴闭紧,回家别说为什么被打,对你有好处。”

        秦修不想沈老爷子知道这件事,更不想别人知道,毕竟不是光荣的事。

        至于他发视频,秦修一点也不担心,因为他能让他发不出去,不,应该让视频从他那消失。

        “那可不行,我爷爷最疼我,肯定会问的,我又孝顺……”

        话还没说完,秦修就一拳打断了他的话,“说也没关系,你前一秒说我后一秒把你那些男女、男男的精彩视频统统发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