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快穿之宿主请节制在线阅读 - 第148章 撩汉达人又上热搜了-82

第148章 撩汉达人又上热搜了-82

        空气尴尬了半天,饿得前胸贴后背的姜甜终于忍不住开了口。

        “有能垫肚子的东西吗?”

        “牛奶没喝吗?”秦修皱了一下眉,看她的样子就知道没喝,“去把它喝了。”

        “你故意的吧!”姜甜喊出了鸭子的声音。

        这嗓子是特么废了吗?

        这嗓子分明就是昨天喊出来的,昨天不可描述的画面又在脑子里浮现出来,秦修觉得耳边有些热。

        明白她的意思后,亲自上楼把牛奶拿下来递到姜甜手上。

        “你……没什么事儿吧?”

        这绝对是故意的,大清早这么撩人不好吧,姜甜清了清嗓子,“没事儿,不至于就残了。”

        这叫什么话,秦修啼笑皆非,“接下来准备怎么办?”

        这事儿总要有个说法。

        这话问得怎么跟他是受害小姑娘似的,她干笑几声,做出豁达的样子,“我说过了,不会让你负责的,也不会怪你,毕竟你帮了我,而且……也是我求你做的。”

        “……”秦修勾了勾唇,脸上的笑比哭还难看,“你什么意思?”

        姜甜轻轻叹气,“我的意思是,我们就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你继续当你的影帝,我继续画我的画,咱们大路朝天各走一边……”

        “什么意思?”秦修垂着的手紧紧攥成拳。

        怎么还没完了,“你是你、我是我,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阳关道,井水不犯河水的意思”你又不是我的攻略对象,在你身上浪费时间有意思吗?

        秦修这才算真正明白她昨天说的‘玩玩’和‘不让你负责’是什么意思了。

        秦修闭上眼默念一遍,谁年轻的时候没爱过几个渣女,刚第一个,这才哪到哪儿。

        “很好!”秦修嘴角弯了弯,“正合我意!”

        正合我意。

        这四个字为何这么戳人。

        姜甜像是挑着担子走了一路的行人,现在终于能放下了,一阵轻松过后就是莫名的空虚,什么都抓不着的感觉。

        姜甜一口气将牛奶喝了个干净,抬手胡乱地擦了擦嘴,“我饱了,回家了。”

        “不行”秦修一边热锅一边说,“你昏迷了一天一夜,必须吃点东西,另外……你没有钥匙。”

        都大路朝天各走一边了,还管那么多干嘛,姜甜蹙眉,张了张嘴还是没说出口。自己刚潇洒地跟他撇清了关系,现在又怎么说,显得太矫情。

        其实自己堵气要走的行为已经是矫情的不要不要的了,还好秦修没get到。

        她走到餐桌上坐下,看着秦修在厨房里忙碌。

        空气又变得尴尬起来,没有手机玩,干看着不尴尬才怪。正想着找个什么话题跟秦修聊的时候救场达人何星移来了。

        见他像火箭一样冲过来,大有要熊抱自己的趋势,吓得姜甜立即伸直胳膊喊道:“别、别碰我”我这快散架的身体别再给你抱散架了。

        秦修默不作声地拎起何星移的书包,强行把他按到姜甜对面坐下,想说你姐现在不能碰,张了张口还是没好意思说出来。

        感到不受待见的何星移撇了撇嘴,从包里把姜甜的手机证件钥匙一股脑全丢到姜甜面前,嘴里嘟囔道:“抱都不让抱,亏得我那么担心你。”

        这哪都哪儿啊,姜甜无奈地和秦修对视了一眼,秦修无波无澜继续做菜,姜甜轻咳一声,“谢谢你通风报信救了我。”

        说到这个何星移一脸自豪,“好说、好说,谁让我聪明又机灵呢!”

        这孔雀开屏的劲儿也不知随的谁,姜甜蹙了蹙眉,“何建业怎么样了?沈家找他麻烦了没有?”

        提到沈家,秦修手一顿,果然是个没心肝的,沈睦为了你跟家里闹成那样,你都不带问地,第一反应居然是想看何建业的热闹。

        渣的名副其实。

        “你还不知道吧!我姐、何明月嫁到沈家了”何星移说。

        “?”

        这事不光姜甜不知道,连秦修都不知道。

        沈睦晕倒后沈瑶忙着照顾儿子、请医生,根本没空管安排去何家接亲的车接来了谁。沈老爷子就更不用说了,因为蒋易的事被蒋老头烦得头痛,哪有空管沈家别墅这边的事。

        可怜何明月满心欢喜地来到沈修仪的别墅,在房间里坐了半天都没人理她,半夜实在饿得不行,下楼发现除了打扫做饭的阿姨,再没其他人。

        沈家用人有个‘自扫门前雪,不问主人事’的规矩,何明月自然什么都没问出来。

        “这事真够怪的,她不是死都不愿意嫁给沈修仪吗?怎么突然就改变主意了”姜甜想不通,“难道沈修仪又不是残废了?”

        秦修手上的动作一僵,差点烫到手,铲子叮叮哐哐跳到地上。

        “怎么了?”姜甜伸着脖子往他那看。

        “没事!”

        “你……”何星移看着姜甜,“不会要报复何明月吧?”

        “为什么不能?”姜甜反问。

        何星移动了动唇,发现竟无法反驳。

        姜甜拿起手机看了看,无数个未接来电和未读信息,让她心烦意乱无从下手,愣愣地看了看把屏幕摁灭了,仰头调整了呼吸。

        姜甜仰头拉开的脖颈线条,露出红的、青的印记,何星移惊得起身想看看是什么,手被姜甜打开了,“干什么?”

        “你脖子上的是什么?他们打你了?”何星气得差点掀桌子。

        呃。

        要怎么跟上高中的小屁孩子解释呢!

        姜甜犯了难。

        片刻后姜甜才知道自己多余为难,人家门儿清。

        何星移刚开始惊到了,后来看姜甜下意识地往秦修那瞟了眼,他当即明白是怎么回事,来回指了指两人,笑得一脸暧昧,“秦修哥,你挺生猛啊!”

        小小年纪,脑子里装的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黄色垃圾,姜甜伸手在他脑袋上拍了一下,“你特么不是没成年吗?懂那么多?”

        能做不能说吗,何星移委屈地揉着脑袋,“要不是我机灵,你现在还不知道怎么样呢,居然恩将仇报,有没有良心啊你?”

        “好……我没良心”姜甜顺手倒了杯水递到他手边,“我谢谢你行了吗?”

        “有你这么谢人的吗?”虽然不满意,水还是喝了,“一点诚意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