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快穿之宿主请节制在线阅读 - 第147章 撩汉达人又上热搜了-81

第147章 撩汉达人又上热搜了-81

        秦修看了眼未接电话,有爷爷的、有吴斌的、还有沈瑶的。

        沈睦的手机被收了,可能是拿沈瑶手机打过来的,秦修点开号码想回过去,想了半天还是不知道该怎么说,最后还是放弃了。

        正要给吴斌回过去,沈老爷子的电话就打进来了,秦修调整呼吸按了接听。

        “你把蒋易绑哪去了?”

        自家孙子真会给他找事,蒋老头都把电话在打他那了,奈何秦修这小子把事情瞒得太严实,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连解释都没办法跟蒋老头解释。

        “我会处理的”听到蒋易两个字秦修就恨得牙痒,心说没直接杀了他就已经是阿弥陀佛大发慈悲了。

        电话那头的沈老爷子差点没气吐血,冷静下来后,清楚自家孙子这是不愿意说的意思,转个方式问,“蒋易那小子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了?”

        自家孙子他了解,能惹着他这么做的,肯定是伤天害理的事,何况蒋易为人他是知道的。

        “不能说,这事我会处理的”

        “你处理个屁,蒋老头一会儿功夫给我打了三个电话,我连怎么回事都说不上来。”

        “我会处理的”

        说来说去就这么一句。

        沈老爷子气得不想多说,直接挂了电话,特么爱咋咋的。

        姜甜不知道自己究竟睡了多久,醒来的时候头痛得要裂开,身体更像是散成一个个零件,酸疼得使不上一点力气。脑子里的片段零零散散凑不成整段,她下意识地伸开胳膊往旁边探了探。

        空空如也,只剩下她自己。

        姜甜又觉得可笑,明明是你说的玩玩,明明是你说的不会让他负责,你还在期待什么、妄想什么呢?不就是让秦修睡了吗?有什么大不了的,撇去别的不讲,这场肉体交易还是挺让她满意的。

        身上穿着干净的睡衣,床头的恒温台上放了两只冒着热气的杯子,一杯是水一杯是牛奶。嗓子干渴得像要着火,她努力了许久才撑起身子坐了起来,温热的水触到唇的瞬间,姜甜有种想哭的感觉,她应该庆幸,庆幸昨天是秦修而不是蒋易或者别的人,至少他足够温柔体贴。

        下床站起来又因腿软摔回去的瞬间,她决定收回刚才对秦修温柔的评价,心里忍不住骂他丧心病狂,折腾得她腿都支不起来了。

        转念一想又觉得没立场骂人家,丧心病狂的人明明是她,缠着他没有节制不愿停下的明明是她自己。

        也不知道秦修是去拍电影了还是在楼下,姜甜缓了缓重新站起来扶着墙摩挲着下了楼,每一步都走的艰难,两条腿抖得厉害。

        确认楼下也是空荡荡的后,心里那股子怅然若失的劲又涌了上来,不是说好了玩玩的吗?说好了不让人负责的吗?姜甜你打起精神来,别搞得跟被人强了似的,你俩昨天那出叫各取所需。

        大不了以他技术不行为由,拒绝再次合作,从此两不相欠。

        她揉了揉干瘪的肚子,后悔刚才没把那杯牛奶喝了,要再上楼喝姜甜答应恐怕腿不答应。

        没有手机又点不了外卖,还是回家找找有没有吃的吧!

        怎么心里还觉得有点委屈呢?

        让人给睡了,没立场弄死人家,更没脸要人家负责,没想到她姜甜也有今天。

        小妖看她爷爷在这儿伤春悲秋了半天,终于忍不住跳出来,“爷爷,你有今天都是你自找的。”

        姜甜不服气,“我自找什么了?是我让蒋易下的药?”

        “你不得罪他,他能给你下药吗?”

        “我不得罪他,难道看着他玷污了李芳吗?人家才十几岁,你让人以后怎么活。”

        小妖无法反驳,狡辩说:“那你要是多在沈睦身上下工夫,任务早完成了,也不用搞成现在这样。”

        “沈睦分降了?”那也太现实了吧!

        “那倒没有,就是你现在搞成这样,沈睦还能接受吗?”小妖担心。

        “我现在是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他能不能接受先不提,我现在没脸再找他了。”

        “就这么走入死局了?”

        “要不……”姜甜勾了勾唇,不怀好意道:“你把攻略目标换成秦修怎么样?”

        小妖摇头,“换不了。”

        “那就这么着吧!任务反正是完不成了,就在这儿待着吧!”姜甜耸耸肩一脸的死猪不怕开水烫。

        小妖无语地翻了个白眼,不再理她。

        好不容易走到门口,想起来自己空空如也,连睡衣都是秦修的,根本没有钥匙,回个屁的家,烂在这儿得了。

        正要折回去,门从外开了,她愣住了,门口站着的人不是秦修吗。

        他穿着白色t恤黑色外套蓝色牛仔裤,黑色棒球帽盖了半张脸,口罩挂在一边耳朵上,脸上粘了条创可贴。周身散发着清冷的戾气,看不出是情绪不高还是生气。

        手里拎着两只装得满满的购物袋,看到拖着大大睡衣的姜甜,眼睛亮了一下,瞬间又暗了回去。

        原来不是跑了,是去超市买东西了。

        等等,为什么要说跑了。

        还没想好要怎么面对,秦修将东西放到厨房,对着冰箱闷闷地说:“你的手机证件还有钥匙等下何星移会送过来……”

        这是要她回自己家的意思?

        说完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放完东西又说:“饿了吧!你想吃什么?我给你做。”

        姜甜淡淡“哦!”了一声,没走两步腿又开始抖起来,姜甜歪在旁边的鞋柜上,正好撞到腰间青了的位置,痛得她“嗞!”一声。

        “怎么了”秦修丢下手上的东西跑到姜甜身边,伸手要扶,又觉得尴尬,手悬在半空进退两难。

        我都不同尴尬,你个大男人尴尬个锤子啊!姜甜大方地把手搭到她手上,扶着她一步一步走到沙发上坐下。

        姜甜轻咳一声,哑着嗓子说:“那个……昨天的事谢谢你,要不是你救了我,我……”心理建设了半天后半句还是没说出口。

        谢谢?

        这是正常人该有的反应吗?

        秦修没好气地丢了个“不客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