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快穿之宿主请节制在线阅读 - 第146章 撩汉达人又上热搜了-80

第146章 撩汉达人又上热搜了-80

        呃,

        怎么在这个地方出现反转。

        这让他怎么回答,说你不答应我也要娶?这么说只会得到一个结果,被沈瑶继续关起来。

        说不应答就算了,万一沈瑶说那就算了,那他所有的努力包括秦修给他搞的资料都白费了,而且他舍不得姜甜。

        要是能舍得就不会闹成这样。

        “爷爷已经答应了,我听爷爷的”沈睦选了个折中的回答。

        “那我告诉爷爷我不同意,爷爷不会勉强的。”

        沈睦无奈地喊了一声“妈!”,急得早忘了举止绅士得体的鬼话,像个抓耳挠腮的猴子,“你到底想怎么样啊?就不能如我一次意吗?”

        “……”这是动真心了吗?

        “妈!”沈睦调整了呼吸,“你听我说,老婆娶了不满意可以离了再娶,但是我现在不娶,沈修仪就娶了。”

        他真实想法是,先娶了再说,像他们这样的人家牵扯财产问题,是不会轻易离婚的。

        “你说的什么屁话,离婚哪那么容易”沈瑶快被气笑了。

        “我名下又没有股份、财产,连这房子都是你名下的,离婚我还能分到她百分之五的股份,怎么算我都不亏。”

        沈瑶一想也对,他连离婚能分到股份都想到了,想来对姜甜也不是十分喜欢,看了看沈睦迟疑地点了点头,“好吧!我同意!”

        沈睦强压着心里的欢喜,无波无澜地说:“接亲的车应该快出发了,我……”

        他想说跟着一起去何家接姜甜,又怕沈瑶看出点什么,就咽了回去。

        沈瑶笑着整了整沈睦衬衫领子,“急什么?大师说婚礼不宜大办,但也不能让姜甜觉得你不重视她,我让造型师过来给你捯饬捯饬,你先去洗漱。”

        接到沈老爷子劝退沈睦的电话,沈瑶气得火冒三丈。

        “爸,你这是什么意思?”沈瑶质问,“说追不到姜甜要放弃的是沈修仪,答应把姜甜嫁给沈睦的是你,现在又告诉我们沈修仪跟姜甜在一起了?这不是玩我们吗?”

        “瑶瑶,这件事我会补偿小睦的”事情已经发生,他不愿多做解释,何况一两句也解释不清楚。

        “爸你就是故意的,算到沈修仪不会如你愿娶姜甜,这才把我们小睦扯进去,让他们兄弟俩抢,为了让沈修仪娶姜甜你可真是煞费苦心啊!”沈瑶气的牙齿打颤。

        “多大的人了,还这么不讲理可不成”沈老爷长吁短叹道。

        天地良心,姜甜这件事上他确实比较偏向秦修,但不会不择手段到把沈睦牵扯进去,女儿这么想倒叫他伤心了。

        “你现在让我怎么跟小睦说,修仪也太不像话了,临了来这么一出,都是您给惯的。”

        “好了!好了!修仪会我罚他的,事情已经发生了,我鞭长莫及的也管不了那么多,就这么着吧!”

        说完沈老爷子就挂了电话。

        沈瑶细细想着沈老爷子说的话,觉得这一次没白折腾,老爷子一口吐沫一个钉,说给小睦补偿就一定会做到。

        如果沈睦不那么喜欢姜甜,没娶到也没什么太大关系。如果沈睦特别喜欢姜甜,这次让秦修娶了更好,断了他的念想。

        怎么着都是好的。

        洗完澡出来的沈睦,听到沈瑶告诉他姜甜跟沈修仪在一起后,一脸的不相信。

        “不可能!”姜甜明明说爱他的,秦修更是给他找了能说服沈瑶的资料,不可能发生他们在一起的事情。

        “爷爷刚给我打的电话,不会错的。”

        “手机给我”一定是出什么事儿了,沈睦从沈瑶手机接过手机,先给姜甜打了电话,姜甜关机,又给秦修打过去,打到第三遍依然没人接。

        “你没事儿吧?”见沈睦脸色明显不对,沈遥惊住了。

        沈睦抬手避开沈瑶的关心,又拨通了陈进的电话,还好陈进接了。

        “秦修在哪儿了?怎么不接电话?”没等对方开口,沈睦就发了问。

        “……”陈进就蹲在秦修楼车里,他心虚地看了看秦修家的窗户咽了咽口水,“老大……在家呢!”

        “放屁!”沈睦吼了一声。

        陈进当即反应过来,“在华清府的家”不是沈家别墅。

        “他……”沈睦闭了闭眼,艰难地问出了口,“是不是跟姜甜在一起?”

        “是”但绝对不是故意的,“不是……是有原因的。”

        “特么的什么原因?”

        沈瑶吓了一跳,她还是第一次听沈睦爆粗口。

        “姜甜是蒋易从何家偷偷带出来的,还给她……下了药……”

        听到‘药’这个字,沈睦觉得自己的世界瞬间坍塌了,跟蒋易名字出现在一起的药,不用想也知道是什么。

        “是秦修救的姜甜。”

        沈睦一手撑着桌子艰难地站着,动了动唇,半天才抱着一丝侥幸问,“你跟他们在一起吗?”

        “我……”我特么怎么跟他们在一起。

        “那就是他们俩单独在一起了……是吗?”最后两个字沈睦是喊出来的。

        “……”陈进没敢说话。

        “我特么问你话呢,是不是?”

        “是。”

        最后一丝侥幸被炸得一干二净。

        沈睦穿了衣服要出门,被沈瑶扯住了胳膊,“小睦,你要去哪?”

        “放开!”沈睦怕说出难听的话,简单粗暴地丢了两个字。

        沈瑶被甩得差点一个踉跄摔到地上,“小睦,你现在去有什么用,人家事早办完了,送上门让沈修仪看笑话吗?”

        “他没机会看我笑话”沈睦沉着地换鞋,脚往鞋里塞了几次都没穿上,“我要让他死!”

        这是疯了吗?

        做了二十多年母子,沈瑶头次见沈睦这样。

        这样的场面沈瑶在贺诚那里见多了,遗传基因还真是可怕。

        沈睦打开门的瞬间,沈瑶对外面的保镖说:“把他给我弄进来,哪儿也不能让他去。”

        保镖依言上去拦沈睦,沈睦左挣右扎的就是躲不开保镖的纠缠,最后跟保镖动起了手,保镖哪里敢跟他动手,一通周旋下来挨了沈睦不少拳头。

        沈家人都是练过的,下手又凶又准,要不是沈瑶喊了一句“给我打,打残了算我的”还真有可能让沈睦跑了。

        沈睦两天两夜没合眼,又没怎么吃东西,没一会儿就体力不支晕了过去。

        沈瑶长舒一口气,儿子你放心,夺妻之仇我会帮你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