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快穿之宿主请节制在线阅读 - 第145章 撩汉达人又上热搜了-79

第145章 撩汉达人又上热搜了-79

        ‘我们玩玩不行吗?’、‘我不会让你负责的’,他无法揣测她说这些话时的心情。至今为止他依然猜不透她,纯情和滥情、天真和邪恶、真情和假意,究竟哪些是属于她的。

        怕她睡得难受,秦修将脏了的床单换了下来,舍不得将上面的印记洗掉,更舍不得就此丢掉。

        没考虑清楚该怎么处理前,秦修直接将它塞进了洗手间的壁柜里,壁柜太高,家政姨不会打开。

        秦修找了一圈才从浴室地上找到手机,点开陈进电话拨了过去。

        电话接通后秦修还没来得及说话,陈进就噼里啪啦说了一堆。

        “老大,你终于回电话了,你知不知道……”

        秦修不想听他废话,及时打断他的话。

        “你让你查得资料你给沈睦了吗?”

        “给了,早上去接你的时候就给他了。”

        完蛋。

        秦修不想再说话,果断挂了电话,留陈进在电话那头凌乱不已。

        陈进心说,不应该把姜甜的资料给沈睦吗?

        眼下的情况,答案是肯定的。

        除了秦修,昨天晚上一夜没睡的还有沈睦,沈瑶坐专机风尘仆仆回到沈家别墅已经是早上了,一进门就看到沈睦坐在沙发上愣神。

        从机场回来的路上沈瑶大致看了下姜甜资料,人长得不错,还是个艺术生,就是家世差了点。

        “小睦,姜甜的资料我看了,跟你并不相配”沈瑶把包往桌上一扔,直截了当地说。

        听到沈瑶的声音,沈睦一激灵坐直了,“哪里不相配了?”

        “家世,你娶她,对你的未来没有一点帮助”

        就等你这句话了,沈睦像个献宝的孩子,拿出价资料递给沈瑶,“姜甜不仅是何建业的女儿,也是姜氏老家主独女姜玉清的女儿……”

        “我知道”沈瑶一边看着资料一边漫不经心地说,“姜玉清为了嫁给何建业已经跟姜氏断了关系,老家主也早过世了,你去姜家问问还有谁知道姜甜这么个人物。”

        氏族大家向来看重利益,谁管血脉手足。

        “姜甜手上有姜氏百分之十的股份。”

        这话让沈瑶眼前一亮,大家族分支众多,手握百分之十的股份算是大股东了,一想又觉得不对,“为何我一点都不知道?”

        商场无隐私,何况是有百分之十股份的股东,她怎么可能没听说过。

        “姜玉清为了不让何建业觊觎姜甜的股份,找律师全权代理的,而且她只拿分红从不参与公司的事。”

        沈瑶默默点头,姜玉清还真是聪明,她又仔细看了下姜甜的账务情况,没看出作假的地方。

        当然看不出,沈睦拿到手不知看了多少遍,连标点符号都没错一个。他不知道这东西的真假,但知道这东西绝对有用。

        果然,沈瑶有些动心了,“我要再确认一下。”

        万一这小子拿假报表糊弄她呢!

        沈睦拿不准报表的真假,忙上前抢过沈瑶的手机,“妈,时间不早了,爷爷安排去何家接人的车就要出发了,您到底答不答应啊!”

        自己的儿子沈瑶最是了解,看他焦急的样子沈瑶更加心神不安,为了让她答应婚事沈睦不惜做假信息骗她,这得是多喜欢这个女孩啊!

        本来她已经有些动摇了,看到儿子这副不争气的模样又坚定了不能让姜甜进门的想法。

        “小睦,我怕你被人骗?”沈瑶坐到沈睦身边温柔地揉了揉他的脑袋,心里突然有些感慨。

        那个哭着求自己别再让他练琴的沈睦,突然成了大人,都到了要娶媳妇的年纪了,要是贺诚还在,应该会很高兴吧!

        瞧她看自己的眼神,沈睦突然有些伤感,“妈,你是想我爸了吗?”

        贺诚是沈睦的父亲,沈睦很小的时候为情跳楼自杀了。当时沈瑶告诉他贺诚因为有精神问题所以才跳得楼,长大后他细细调查过,贺诚当年跳楼是为了个女人。

        大概故事是当年贺诚大学一毕业就进了沈氏,结果被沈瑶一眼相中,贺诚当时有很喜欢的女朋友,沈瑶不甘心设计把贺诚女朋友送到国外,逼贺诚跟自己结婚。

        婚后两人相处还算融洽,还生了个儿子沈睦,好日子没过多久贺诚当年的女朋友回国了,贺诚像发了疯似的要跟沈瑶离婚,甚至连儿子都可以不要了,沈瑶故技重施再次将人送出国,没想到飞机出事故,那个女人连尸骨都没找到。

        事情出了后贺诚整日浑浑噩噩恍恍惚惚,最后从沈氏大楼一跃而下,结束了年轻的生命。

        对此沈瑶至今仍心有余悸,她不能让儿子走他父亲贺诚的老路。

        “撇开家世不谈,你为什么非要娶姜甜?”沈瑶表情严肃的就像当初问他为什么要走唱歌这条路一样。

        “她是爷爷给沈修仪选的媳妇,姜甜不愿意逃婚了,沈修仪为了追她搬到了姜甜家对面,我去找沈修仪认识的她,她还给我画过画,挺单纯可爱的姑娘,而且……”沈睦顿了顿,“她说她不愿意嫁给沈修仪,因为她喜欢我。”

        沈瑶满脸疑云的“哦!”了一声,“那你喜欢她吗?”

        多年与沈瑶的斗争经验告诉他,沈瑶的反应不太对,沈修仪某种意义上讲,是她身上的一个开关,只要提是从他那抢的,她保准高兴,但这次……

        可能子女婚姻是大事,所以开关失灵也不一定。

        “挺……”沈睦一边开口一边观察她脸上的表情,“也挺喜欢她的。”

        “有多喜欢?”

        沈瑶追着问的举动让沈睦有点心慌,他知道贺诚的事对沈瑶的感情观影响特别大,沈修文结婚的时候沈瑶偷偷跟沈修文母亲说过,她找媳妇的要求是‘不能太得沈睦喜欢’,理由是男人对女人太过上心会荒废事业。

        当时他正巧路过听到,不知道她是不是开玩笑。

        于是他转变了思路,“还成吧!你也知道,爷爷向来偏心沈修仪,有什么好东西都留给他,能入得了爷爷的眼,我想这人一定不会错。”

        沈瑶表情放松了不少,“你说的对,听说你爷爷找大师算过,姜甜命好,能保沈修仪平安顺遂。”

        “这么说……”沈睦压着高兴,尽量平静的说:“你是答应了?”

        自己的儿子自己最了解,沈睦今天的状态怎么看怎么觉得不对劲,“我要是不答应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