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快穿之宿主请节制在线阅读 - 第144章 撩汉达人又上热搜了-78

第144章 撩汉达人又上热搜了-78

        医生打了针,叮嘱秦修注意节制后就走了。

        打针还是有用的,没一会儿姜甜就清醒了些,眼睛烧的睁不开,身体就像是滚进了蒸笼里,这种反应,脑子再不清醒也知道自己是怎么了。

        姜甜爬起来跌跌撞撞的要走,秦修上时搀住她,“你要去哪?”

        “我……回家……”姜甜努力挣开他,家还在对面,她迟钝的判断了一下,又跌跌撞撞的冲到了洗手间,打开花洒,冰凉的水从头而下,激的姜甜抖了一下。

        没舒服多久,身体又烧起来,姜甜难耐的攀附在秦修身上,烧烫的手绕到他脸上,唇颤了颤,慢慢贴上他的唇,此时欲望占据了一切,姜甜已经快失去意识。

        唇慢慢下移,舔着秦修的脖颈,没有章法毫无禁忌,任欲望肆意撒欢,发出一声声如愿以偿的叹息。

        她没有意识秦修还有,秦修伸手关了水,扯过一条干毛巾在她头上胡乱擦着。

        “姜甜,你清醒一点,你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吗?”秦修推开她如饥似渴的吻,定定地看着她迷离失焦的眼睛。

        姜甜已经被药力占据了所有理智,得不到缓解的她焦急地舔着嘴唇,嗔道:“你到底想怎样?……不愿意我就离我远点……”

        想怎么样?

        这个问题他也不知道。

        喜欢姜甜吗?

        喜欢。

        那为什么又要抗拒呢?

        她现在中了药,是神志不清的状态,并不是出于真心。

        他怕她后悔。

        不能做就想想没拍完的电影转移下注意力。

        他发现这种时候做什么都转移不了注意力,怀里滚烫的触感,耳边有裹胁着体香的鼻息,让人颤抖地呢喃……

        让他无处可逃。

        “你喜欢……我吗?”秦修捧着她的脸,低声问。

        秦修此刻身体里有两个激烈争吵的小人,一个说你这是在帮她,一个说你是个人不是畜生你不能趁人之危何况她喜欢的又不是你。

        姜甜烧痛的眼睛望着秦修,却怎么都对不上焦,脑子翁翁地响成一片。

        小妖在叫着什么她已经听不清了,大概是在提醒她秦修不是攻略对象,脑子里仅剩的一丝理智让她挣开秦修,后背重重撞到墙上,冰凉的触感让她又清醒了点。

        秦修伸手扶她,她已经无力挣扎了,抬头看头他说:“我被下药了……你别碰我……”

        “我知道”秦修默了默,艰难开口,“医生看过了,说没有解药……我可以帮你。”

        她当然知道帮是什么意思,她感觉自己烧得越来越厉害,唇已经干得抿不上,呼吸也越来越困难,整个人燥热难耐。

        非要这样的话,还不如顺带把任务完成了。

        她真为自己的敬业精神感到欣慰,都什么时候了还想着完成任务。

        “你……能帮我……找沈睦吗?”

        你能帮我找沈睦吗?

        这句话像道雷,直直打在秦修头顶,让他整个人都战栗起来。

        “算了,我自己找……”姜甜伸手从他口袋掏着出手机,正要让他解锁,手机被夺了去。

        秦修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你敢!”

        “你也不行……那也不行……”说着姜甜又耍赖似的扑上去吻他。

        身高差的关系,秦修头往后仰,姜甜够不着,姜甜手抓紧他衬衫的领子,踮着脚往上凑,没踮两下就没了力气,姜甜拉着秦修的手放到自己腰上。

        “抱着我。”

        “你喜欢我吗?”秦修依依不饶的问。

        “……”

        秦修伸手捏住她的下巴强迫她看向自己的眼睛,“你听着,做了我的女人就只能做我的女人,不能再勾搭其他人,你能做到吗?”

        说的什么屁话,不勾搭别人我怎么完成任务,“我们玩玩不行吗?”

        玩玩?

        “你又……不吃亏”

        姜甜的吻又追了上去。

        “热……秦修……修修……”

        “帮帮我……好吗?”

        “能别折磨我吗?”

        到底是谁折磨谁?

        “我不会……让你负责的……乖……帮帮我……”

        不让我负责,你还真是大度。

        你究竟在纠结什么呢?

        人生海海谁还没遇到过几个渣女,她不喜欢我又怎样?照样要臣服在我身下。

        谁还不会玩玩。

        天使和恶魔之间的屏障一旦被打破,沉沦就在一念之间。

        秦修铺天盖地的吻倾斜而下,他的吻急促充满占有欲,像是要征服天地的猛兽,撒了欢的肆意侵占。

        在欲念面前,再强的定力和理智都是摆设,只剩下本能和渴望。秦修已经不记得要了她多少次,天黑尽的时候,姜甜才终于被彻底掏空,昏睡过去。秦修就这么紧紧地抱着她,一遍又一遍地用手背检查她的呼吸和体温。

        除了害怕她会消失,还害怕会留下什么后遗症。

        秦修眼睛盯着怀里沉睡的人不敢移开,明明刚才还妖孽得让人欲罢不能,转眼就能变得这么乖巧。

        原来他已经这么爱她了,爱到她不爱自己也觉得毫无遗憾。

        看来他真是疯了。

        疯是发过了,随之而来要处理的事情太多,比如要怎么处置畜生蒋易、比如要怎么堵爷爷的口、比如……怎么面对沈睦。

        哎……

        也不知道沈家现在乱成什么样了,想到这秦修突然想起一件严重的事情,他极不情愿地把怀里的人放到枕头上,掀开被子时玫瑰一样染在床单上的红刺的他百感交集。

        有欣喜、有狂乱、有不知道所措、有心疼不已,他不敢想象姜甜醒来后的场景。

        算了,还是先处理更要紧的事吧!

        秦修扯了扯被盖到姜甜肩膀,突然有点舍不得下床,他静静地看着沉沉睡去的人,精致的眉眼、高高的鼻梁还有鼻尖可爱的小痣。

        他瞥见姜甜下颌到脖颈处的印记,有的红有的青,慢慢拉开被子,锁骨、胸前、后背,秦修心里一惊,白皙的身体上满是他留下的欢爱过的痕迹。

        他伸手在她脸上摸了摸,愧疚感再次袭来。他不应该这么做的,趁人之危是不对的,当时他被姜甜要找沈睦的想法气得冲昏了头脑。

        而且她又那样地哀求自己,现在想来,她究竟有几分真心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