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快穿之宿主请节制在线阅读 - 第143章 撩汉达人又上热搜了-77

第143章 撩汉达人又上热搜了-77

        旁人不知道秦修要堵的女人是谁,沈老爷子知道,听说自家孙子终于开窍,要堵拉着个女人的车,沈老爷子瞧热闹似的给秦修打了电话。

        “在干嘛呢?”沈老爷子压着高兴,装平常问候一样的说道。

        “我现在不方便接电话,挂了。”

        秦修没时间也没心情应付他,一想到姜甜被下了药,心里急得像猫抓,恨不得把脚踩进油箱里。

        何明月送走姜甜就回书房把蒋易从何建业的高谈阔论里解救出来。

        “人给你送去了,你赶紧过去吧!”何明月一脸坏笑道。

        蒋易兴奋地在她脸上拍了拍,“谢谢你的大礼,哥哥以后一定会好好报答你的。”

        何明月忍着恶心不动声色地拿开他的手,“我妹妹等着你呢,你快去吧!”

        送走蒋易后,何明月心情愉悦地回房间找化妆师化妆,沈家接亲的人就要来了,她要快点换好衣服化好妆,盖头盖上谁也不知道里面的新娘会是她。

        没多久吴斌就跟上了拉姜甜的黑色宾利车,他试图联合旁边陈进的车夹击逼停宾利车,谁成想司机车技不错,一顿加速操作甩开了他们。

        “卧槽!”陈进骂了一声。

        正要加速追上去,路上逆向开过来一辆黑车,眼熟得很,还没等吴斌搞明白怎么回事,那辆车居然突然漂移打横,直直地怼在开得飞快的宾利车跟前,吓得宾利车猛地刹车。

        吴斌也跟着踩了刹车,愣愣地开口,“秦修这是真疯了啊!”

        吴斌眼睁睁地看着黑车里下来个人,一身墨绿色丝绒西装,手上提着棒球棍,看上去就像是提刀温酒斩华雄的关羽——煞气逼人。

        就那个身型,不是秦修还能是谁。

        秦修扬起棒球棍朝前挡风玻璃那点了点,眼神狠厉地盯着车里的人。

        “开门!”

        驾驶座上的司机小哥吓得咽了咽口水,想开门又怕他拿棒子砸自己,想起人家说宾利车有防弹功能。

        蒋易说不定正在来的路上,与其现在开门被揍不如再坚持一下,锁上门外面的人一时拿自己也没办法。

        见里面的人没反应,秦修面无表情,抬起棒球棍又往玻璃上点了点。

        “开门!”

        “我就……”

        刚开口说话,一声巨响,挡风玻璃被秦修用棒球棍生生砸了个窟窿,窟窿四周也裂开了花。

        吓得司机心里直骂娘,谁特么说宾利车玻璃防弹的。

        正要开门,又是一声巨响,这下前挡风玻璃被砸了个粉碎,玻璃渣子溅了出来,嵌进秦修手背里,在脸上划出一道血印,他仍然没有一丝表情。

        司机吓得立马抱手求饶,秦修不依不饶地砸了驾驶座的车窗玻璃,碎玻璃兜头溅了司机一身,脸、脖子、手纷纷留下鲜红的印记。

        这个人绝对是疯了。

        秦修正要伸手将司机从车里拽出来,吴斌上前拦住了,“他交给我处理,你赶紧看看人怎么样了。”

        “开了,我开了,我只是开车的,什么都不知道……”

        秦修松了手,走到后座,见到晕倒在后座龙凤褂扣子都被扯掉的姜甜,心中的火又一下子窜了起来。

        烧吧!人找到了,可以不要理智了。

        怕秦修再发疯,吴斌压低声音说:“女孩子的名声最重要,你赶紧带人走,别去医院,我联系了医生。”

        秦修脱了外套盖在姜甜胸前,腰弯把她抱了出来。

        “带人把蒋易绑了,问清楚是什么药”

        砸下这句寒气瘆人的话,秦修抱着人上了陈进的车。

        抱住姜甜的瞬间,秦修就感觉到她身上异于平常的温度,脸上、脖子上都是不正常的潮红,脸上表情痛苦难耐,眉头紧皱。

        看到她这个样子,秦修真后悔没一早打死蒋易,管他是不是一条人命。

        “回华清府,快点开”秦修低低吼了一声。

        吓得陈进连问要不要去医院的话都咽了回去。

        热、无比的热,姜甜扭动着身体拼命地探着,试图找到能让自己降温的物体,身上的衣服粘人的要命,姜甜伸手扯着。

        秦修按住她乱动的手,下巴抵着她的发顶,哑着嗓子哄道:“忍一下,马上就到家了。”

        “放开”姜甜无力的挣了挣,“热……”

        挣扎间姜甜触到秦修冰凉的脖颈,脸不自觉的找了过去,带着粗重鼻息的热气一团一团地在他颈间晕开,激得他浑身抖了一下,秦修往后仰着脖子躲开。

        “嗯~”姜甜收紧勾着秦修脖子的胳膊,唇追到了他侧颈,“我好热……”

        秦修被缠得实在没办法,双手环住姜甜将她抱紧,下巴抵在她发顶,让她尽量别再乱动,“我知道,马上就好,医生已经在家等我们了……”

        下车的时候姜甜稍微安静了些,秦修将她装进外套,将外套袖子系上,在她手无法乱动的情况下把人抱回了家。

        刚一进门,手机就响了起来,秦修将人放到沙发上,接通了电话,是吴斌打来的。

        “修仪,我刚抓到蒋易,问出来了,那个药是国外的,在国内属于违禁品,没有解药,只要……”吴斌突然不说话了,默了默,怕秦修没明白,“就是男女……你懂我的意思吧?”

        “有副作用吗?”秦修压低声音,尽量让他听不出来自己在发抖。

        “有,但不大,会有嗜睡的症状,这畜生为了报复姜甜,加大了剂量,后遗症严不严重他也不知道……”

        秦修攥了攥手机,有点听不下去,“医生什么时候到?”

        “马上到……”吴斌动了动唇,在秦修快挂电话这之际,补充道:“大哥,医生看了也没什么卵用,这个……他……你明白我的意思吧?”

        “看了再说”

        秦修挂了电话,低头看了看沙发上的人,手已经从衣服里挣脱出来,嘴里不清醒地呜咽着,蒙着水雾的眸子满是哀求。

        他没有办法再看她,找出遥控器打空调温度开到最低。

        就像吴斌说的,医生来了也没什么用,医生看了看姜甜的情况,摇头说没办法,只能给她打一针让她稍微清醒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