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快穿之宿主请节制在线阅读 - 第141章 撩汉达人又上热搜了-75

第141章 撩汉达人又上热搜了-75

        一到包厢蒋易就装模作样地往窗外看了看,“这太阳没从西边出啊!何大明星怎么想起来请我吃饭了?”

        特么的月亮都出来了还提太阳,装什么大尾巴狼,何明月心里骂着面上还是倾国倾城的笑着,“人家想你了,想见见你不行吗?”

        美人撒娇,是个男人都顶不住,何况是好色的蒋易,蒋易把人拉到腿上坐着,手上不安分地在她腰间活动着,“你哪里想我啊?我摸摸看是不是。”

        蒋易一脸油腻的笑差点让何明月呕出来,“想你是主要的,但还有件次要的事要跟你商量。”

        蒋易意味深长的“哦!”了一声,“什么事儿?说说看。”

        “我有礼物要送给蒋总”何明月暧昧地笑着,“听说蒋总很喜欢我妹妹姜甜……”

        漂亮的妹子,谁不喜欢。

        蒋易心痒地摸了摸下巴,“你要把妹妹送给我?”

        ……

        另外一个变数沈睦正和沈瑶沟通谁看不上谁的问题。

        “小睦,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你怎么能抢哥哥的老婆呢!”沈瑶嗔怪道。

        秦修心说,你真正想说的是抢得好吧!

        这是有戏的意思?沈睦眼睛一亮,故作为难地说:“我不是故意的。”

        “不是故意的也不行”沈睦赢过沈修仪她当然高兴,但娶媳妇跟别的事不一样,不能儿戏,“姜甜是爷爷要给修仪娶的,你怎么能抢?”

        能别这么虚伪吗,秦修抬了抬眼皮,漫不经心地说:“姑姑,沈睦没有抢,姜甜喜欢的人是他,没看上我,不然我才不会放手。”

        听着他酸溜溜的话,沈瑶嘴角扬得压都压不下来,“等我回国再说吧!我买明天的机票。”

        “妈,爷爷说了,明天是黄道吉日,让我们明天就把事情给办了”沈睦说。

        先娶了再说,免得夜长梦多再生事端。

        “这可不行”沈瑶还是觉得不妥,姜甜长什么样,是圆是扁她都不知道,就这么稀里糊涂的让她做儿媳妇,她接受不了。

        “爷爷!”沈睦无奈,叫了另一个视频通话里的沈老爷子,并且冲老爷子做了个求帮忙的表情。

        沈老爷看着一边略显落寞的秦修,试探地问了句,“修仪,你怎么说?”

        这事现在问不着我了,秦修情绪不高地说:“他们俩结婚又不是我们,他俩同意就行了,什么时候结也听他们的。”

        沈老爷被他一句话堵得七窍生烟,咳了几声后倔劲上来了,“这事听我安排,明天安排人到何家接人,你们谁娶自己商量着办。”

        “爷爷”秦修无奈道:“这事儿现在跟我没关系,是姑姑、沈睦和姜甜商量着办。”

        “你……”沈老爷气得无语凝噎,他亲手带大的孙子他最了解,他看得出来秦修喜欢姜甜,不愿意娶她是因为姜甜是他这个爷爷替他选的。

        这么些年过去了,他也反思了不少,以前对秦修确实太过苛刻了,导致他条件反射地跟自己做对,他不想秦修因为他而错过喜欢的人。

        “爷爷,现在也没我什么事儿了,你放了我吧!我电影还没拍完。”

        “唉!”沈老爷子深深叹了口气,“希望你不要后悔,你想干吗就干吗吧!”

        沈瑶和沈睦最后达成了共识,沈瑶马上包机回国,沈睦在家按兵不动,等沈瑶到家再处理。

        这下好了,被软禁的人从秦修换成了沈睦。

        “兄弟,再陪我玩几局吧!”反正你现在手机被收了,出也出不去。

        沈睦歉疚地看了看秦修,拿起了游戏手柄。

        拿到手机秦修就给陈进发了信息,让他订明天飞匀城的机票。

        陈进吃惊不小,心说你明天不是结婚吗?

        陈进:你这是要逃婚?

        秦修自嘲的笑笑,新郎换成别人了,还逃个锤子的婚。

        秦修:别问,照做就成。

        陈进心说这是受什么刺激了?咱也不敢问啊!

        何建业怕夜长梦多,一大早就把姜甜从床上薅起来化妆,困的姜甜一边化妆一边打哈欠流眼泪,妆一直在花。

        “姐!”何星移踱步到姜甜身边,“何明月带来一个叫蒋总的人。”

        何星移嘴上说不信何明月会害姜甜,心里还是上心了,一有风吹草动就来跟姜甜汇报。

        “蒋总?”姜甜想了想,“蒋易?”

        “好像是叫蒋易,我听他跟爸说叫他蒋易就行。”

        叫蒋易就行?

        他这是女婿见未来岳父?

        何明月可以啊!还真把浪荡公子哥蒋易给弄到手了。

        左手一个沈修仪右手一个蒋易,何建业不得美疯了。

        “不用管他”姜甜说完又觉得不对劲,哪里不对劲又说不上来,心说他不会是想报复我吧?

        “何明月在干吗?”

        “……”

        事实证明有些人是不能提的,因为说曹操曹操到。

        见到化好妆的姜甜,何明月装模作样的“吆!”了一声,笑着说:“妹妹今天可真漂亮啊!”

        我哪天不漂亮了,姜甜皮笑肉不笑地回道:“姐姐说笑了,再漂亮也是要嫁给残废的人。”

        与其让她拿这个笑话自己,不如自己先自嘲,说她的话让她无话可说。

        您想的美,今天你谁也嫁不了,何明月眼底的算计稍纵即逝,脸上依然挂着笑,“沈修仪再不好也是沈家的继承人,姜阿姨骨灰能送到南山寺多亏了沈家帮忙,沈家对妹妹不薄。”

        “对啊!我这还没嫁过去沈家就这么维护我,嫁过去之后肯定能让我呼风唤雨,以后姐姐需要妹妹扶持也不一定呢!”

        能靠着沈家呼风唤雨的只能是我何明月,而你将成为万人唾弃的贱人。

        一想到自己天衣无缝的计划,何明月决定让姜甜得意这一回,不跟他计较,“妹妹,你出嫁做姐姐的也没什么好东西送你”何明月拿出一支黑管口红,“这口红是蒋总送的,全球限量六支,颜色跟你很配,姐姐给你涂上。”

        蒋易?

        口红?

        还有何明月诡异的状态。

        姜甜嗅出些不太对劲的气息,笑着婉拒道:“我饿了,等吃了东西再涂吧!”说着跟何星移使了个眼色,“星移,我想吃南街的鸡蛋糕了,你去买几块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