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快穿之宿主请节制在线阅读 - 第129章 撩汉达人又上热搜了-63

第129章 撩汉达人又上热搜了-63

        沈睦蹲下身子,将她挡在额前的头发拨了拨,露出一张精致漂亮的脸来,她睡着的时候看起来特别的乖,沈睦没忍住在她额头上亲了下。

        感觉到异样的姜甜迷迷糊糊地呢喃了一声,“嗯!”睁了睁眼皮,发现困得根本睁不开,继续迷离地说,“挺晚了吧!快去睡吧!”

        你在这儿,让我怎么睡,沈睦弯了弯唇,笑得有些无奈,“去床上睡”说完又觉得有歧义,补充道:“你睡床,我睡沙发。”

        “嗯……”处于半昏迷状态的姜甜根本没在听他说什么,只应了一声又沉沉地睡过去了。

        沈睦啼笑皆非,心说就这么困?也不知道是不是装的。

        他本想把人抱到床上睡的,可这这么静静看了许久后,有点舍不得惊动睡美人了。

        算了,沙发就沙发吧!

        沈睦拿了条厚的毯子给姜甜又盖了一层,自己脱了外套躺到了旁边的沙发上,手牵着她搭在边缘的手。

        心里像是被什么东西填满了一样。

        呼吸慢慢变得平稳。

        ……

        翌日。

        姜甜醒来时沈睦已不见了踪影,这是在医院待了一夜没回来吗?

        正好瞧见昨天陈进推走的轮椅又停在了沙发边,这是睡的精神错乱了吗?

        姜甜拍了拍还没醒的脑袋,不好啊!昨天晚上明明感觉沈睦跟自己说话了啊!

        她从沙发缝里摸出手机,给沈睦发了个信息。

        姜甜:你在哪儿了?

        收到信息时,沈睦正在拍摄现场跟编剧沟通剧情,他笑着打断编剧的话。

        “不好意思,我回个信息。”

        沈睦:起来了?我在跟编剧沟通工作,等下带你去吃饭。

        看了看时间姜甜才意识到自己睡得有多晚,不知道杨婧有没有骂自己借着脚伤不去现场干活。

        姜甜动了动脚,觉得没什么问题了。

        本来伤口就不深,恢复一夜,走路慢点没什么问题。

        杨婧看到姜甜一瘸一拐地走到身边时,气得直翻白眼,“你疯了吗?脚上有伤还过来干吗?监督我干活吗?”

        “说来挺不好意思的”姜甜嬉皮笑脸,“就划了个口子,脚手架是爬不了了,不能爬高的活我还是可以干的。”

        杨婧拗不过她,只好给她找了把椅子,“你坐着画吧!我去画大的那幅,李芳被导演喊去拍戏了,我正愁人手不够呢!”

        “什么?”姜甜一脸以为自己听错的表情。

        “李芳也不知道使了什么手段,秦修向导演引荐的李芳,一个不太重要的配角。”

        所以,昨天秦修找李芳是为了谈这个事?

        看来是自己多想了,以为秦修找李芳是要问蒋易的事,是自己自作为情了,人家根本没想管她的事。

        说来也奇怪,蒋易居然没找自己麻烦。

        “你发什么呆啊!”杨婧推了她一把,“来了就好好干活。”

        姜甜思绪被拉了回来,回了个“好的!”然后投入墙画的绘制工作中。

        不知过了多久,姜甜感觉旁边刺眼的阳光被一道身影遮住,她抬着头,沈睦镶着金边的极美轮廓投进眼里,脸上的笑很是迷人。

        “怎么不在酒店休息?”沈睦说。

        姜甜撇了撇嘴,“那么点小伤,没事的,再说我伤的是脚又不是手,不影响画画。”

        “好吧!你想怎样就怎样吧!”

        两人正说着话,有工作人员上来说待会要拍画的景,问姜甜还要多久完成,姜甜看了看只剩收尾工作的画,说一个小时就能完成。

        于是接下来的时间姜甜根本无暇跟沈睦聊天,沈睦也不觉得无聊,一直站在那默默给她遮着太阳。

        秦修愣愣地看着阳光下那两道身影,一个坐着一个立着,一个认真画着画,一个认真看画画的人。

        明明是一幅岁月静好的画面,秦修只觉得阳光特别的刺眼。

        “还要等多久?”秦修问。

        问过姜甜的工作人员说:“一个小时。”

        秦修转身看了眼李芳,“你能去帮忙吗?”

        李芳会意,她怕弄脏戏服,套上之前穿过的工装外套,拿了画笔过去了。

        “你不是要拍戏吗?”姜甜问。

        “我就两场戏,已经拍了一场,还有一场是夜戏,晚上拍,他们在等你这边的景,我过来帮帮忙!”

        姜甜“哦!”了一声继续画。

        有李芳的帮助原计划一个小时完成的画,现在半个小时就完成了。

        完成后导演调整了机位,秦修和一个女演员走到了墙画边。

        看过剧本的沈睦主动给姜甜讲解起剧情,“现在拍的这场戏是主角阿民和最恋小芳分手的戏。”

        昏黄的阳光从矮墙上挂下来,翠绿的墙画变成墨绿,两人一个立在阳光下一个立在阴影中。

        看得姜甜不禁感叹,导演也太狠了,用这么美好的构图拍分开的戏,太畜生了。

        就是女演员表演痕迹有点重,显得有点作。

        “他们为什么分手啊?”姜甜怕沈睦以为自己不想理他,没话找话问。

        “小芳让阿民离开贩毒团伙,跟自己远走高飞,阿民不愿意”沈睦慢条斯理地说着。

        两个人并排坐在树荫底下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像极了一对迟暮的夫妻在回忆往事。

        姜甜突然觉得,这样也没什么不好,谁说爱情一定是死去活来轰轰烈烈,平平淡淡才是爱情最终的归宿。

        经姜甜这两天的一顿操作,沈睦得分一下子涨到了85,小妖高兴的差点蹦起来,“爷爷,你再努力加把劲,成功在望了。”

        姜甜突然明白了什么,原主看过的书里有说过‘想让别人爱让你,你先要催眠自己爱上他,因为别人能感受到你的爱’,可能这两天自己跟沈睦相处的感觉还不错,所以沈睦的分才会涨得这么厉害。

        “别高兴得太早,接下来想涨分应该不会这么容易了。”

        谁知道一语成谶。

        沈睦没坐多久编剧就找来了,说是要谈歌词的事,留姜甜一个人无聊地扣指甲玩。

        这场五分钟的分手戏,因为导演对女演员不满意,拍了十条都没过,眼看着太阳就要下山了,女演员怎么教都缺点感觉,导演急得团团转。

        “姜小姐,能帮我们试个戏吗?”姜甜挑了挑眉,想说我又不是演员,试个锤子的戏,转念一想闲着也是闲着,“好啊!什么角色?”

        因为姜甜曾经拒绝过导演一次,这次副导演也只是来碰碰运气,没想到她见鬼地同意了。

        副导演赶紧扶了一把姜甜,“是主角阿民的初恋,现在拍的是分手的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