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快穿之宿主请节制在线阅读 - 第127章 撩汉达人又上热搜了-61

第127章 撩汉达人又上热搜了-61

        见两人在自己眼皮子底下眉来眼去,沈睦火从心底起怒向胆边生,善于用一脸温和掩饰真实情绪的他,此刻失了态,眉间笼着一层薄薄的怒气。

        “姜甜有不说的权利”沈睦难得语气冷冽。

        啧,还真有另一番风味。

        虽然没人理自己,但李芳觉得这事是因她而起的,于是解释说:“我弟弟欠了高利贷,高利贷的人找到我,姜师姐帮我解决的。”

        她没来得及细品这件事,从情况来看姜甜应该没吃亏,但始终是对名声不好,这个她懂,所以不敢乱说。

        听完李芳的解释,姜甜真想给她竖个大拇指。

        “听到了吧!秦、先、生”沈睦略带警告地说着。

        姜甜怯怯的目光在两人脸上回来转悠着,心说赶紧打个岔,不然非得打起来不可。

        “那个……”姜甜笑着说:“都没吃饭呢吧!我请客,叫上郭琰、陈进,我们一起去吃饭吧!”

        她本来不怎么想带上秦修的,转念一起人家刚帮了自己一个大忙,吃饭撇下人家有点不太厚道。

        杨婧吃瓜群众的自觉立即上线,立马给陈进郭琰打了打电话,心说等会吃着吃着不会打起来吧!

        呃,

        打起来才好玩啊!

        真打起来该帮谁呢?

        姜甜脚上伤口不大,但坏就坏在伤在脚上,走路不光跛还慢。

        沈睦看不下去地要再给她抱下去,谁成想服务员直接把轮椅送到了门口。

        秦修接过轮椅跟服务员道了谢,然后示意姜甜坐上去。

        为这么个小伤口坐轮椅,姜甜答应美工刀都不答应,“我不坐,搞得跟我要瘫了一样。”

        “要么坐轮椅下去,要么在楼上等服务员送饭上来”秦修语气铿锵有力,目光凌厉。

        那气场由不得姜甜说半个不字,当场乖乖地坐上了轮椅。

        秦修早就在酒店下面的餐厅订好了包厢,她们刚一坐下菜就开始上了,清一色的辣菜。

        看的姜甜直咋舌,这场面一看就是秦修特地为沈睦准备的,知道沈睦不吃辣,貌似秦修也不吃辣。

        这种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馊招只有秦修能想得出来。

        可是姜甜也不太能吃辣啊!他们鹬蚌相争,姜甜这个渔翁得不到利就算了,不能被殃及啊!

        姜甜对着一桌子菜吞了吞口水,借着上洗手间的名义,出去跟服务员交涉了一下。

        对于姜甜上洗手间找李芳陪还不找自己陪的行为,杨婧表示强烈的不满,“姜甜,你个渣女。”

        姑奶奶要不是脚不方便用得着人陪吗,再说你又不是主角,抢那么多戏干吗,姜甜故意气她道:“是啊!人李芳比你漂亮,有了漂亮的新欢,谁还要你这个旧爱啊!”

        当着两位顶级帅哥的面,杨婧不好上前跟她撕扯,只好闷着头捣筷子,顺便画圈诅咒她吃饭噎到喝水呛到。

        秦修也不知哪里来的感慨接上她的话就说:“只要换得够快,新欢很快变旧爱。”

        姜甜心说,你是属馒头的吧,说话这么噎人。

        没成想杨婧的画的诅咒没应验在饭上倒应验在话上了。

        姜甜夹了一筷子辣子鸡送到秦修碗里皮笑肉不笑地说:“吃吧!那么多话。”

        见状沈睦意有所指的轻咳了一声,姜甜意会,往他那边凑了凑压低声音说:“我点了不辣的菜,等下你吃不辣的。”

        闻言沈睦扬起头得意的“哦!”了一声,“那我就等你给我点的不辣的菜。”

        姜甜咬牙嗞了一声,这哥们绝对是在挑事儿。

        没想到吃瘪的秦修没说什么,闷闷地吃了姜甜夹在碗里的辣子鸡,吃完就灌了两大口水。

        服务员装姜甜点的不辣的菜端上来的时候,秦修唇角弯了弯,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姜甜总觉得他浅浅的笑里含着不怀好意。

        秦修拿公筷夹了个香菜丸子放进沈睦碗里,抬了抬下巴说:“姜甜给你点的,吃吧!”说着又连续夹了两个放到他碗里。

        沈睦的脸眼见着垮下来,好在早就练就一套有效的表情管理,片刻就恢复了极绅士的表情,有来有往地往秦修碗里夹着各式辣菜,简单的说了两个字,“吃吧!”

        两位都是表情管理的佼佼者,杨婧这类吃瓜群完全发现不了火药味的端倪,姜甜要不是凭着对两人的了解,也会误以为他俩是对相亲相爱的兄弟。

        沈家有个不能浪费食物的家规,所以即便再不喜欢,秦修和沈睦还是咬着牙吃完了碗里的食物。

        沈睦还好,秦修吃完就觉得胃隐隐作痛。

        总之,这顿饭吃得永世难忘。

        吃完饭准备走的时候,姜甜问沈睦道:“你真的没订房间吗?”

        毕竟上次她要换房间的时候服务员跟她说住满了。

        “没有呢!”沈睦装可怜,“你不打算收留我吗?”

        姜甜装得更可怜,“我一个睡沙发的人,没有收留你的资格。”

        秦修手上转着茶杯,不认同地冷笑一声,“你确定昨天晚上睡的不是床?”

        呃。

        姜甜回想了一下,还真是,睡了半夜的沙发,睡了半夜秦修的床。

        杨婧一脸求解的看着姜甜,秦修的话是什么意思,有什么是我不知道的吗?

        而沈睦已经开始暗暗咬着后槽牙,他算看出来了,这小子就是存心蹿火找不自在的。

        好在姜甜及时说话了,本着身正不怕影子歪的原则,姜甜不作解释,压着火道:“秦修你什么意思?说话阴阳怪气的,找不痛快是吧?”

        什么意思?

        这个问题连秦修自己都说不清楚,只觉得胸口堵着一口气,怎么都不舒服。

        沈睦的房间在十七楼,他用一个‘你是不是有事要跟我解释一下’的温柔眼睛,成功把姜甜勾引到自己房间坐坐。

        见姜甜坐在自己给她要的轮椅上,跟着沈睦上了十七楼,秦修的胃痛的更甚了。

        姜甜知道沈睦想知道什么,开门见山地说:“我不知道秦修在这儿,并且跟他没什么交集,过两天画完成我就走了。”

        “我知道!”沈睦说:“但我还是会忍不住吃醋”说着他低头捏着姜甜的手指,像是个做错事的孩子。

        这不应该是你的问题吗,姜甜开启反向思维,笑着说:“吃醋是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