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快穿之宿主请节制在线阅读 - 第125章 撩汉达人又上热搜了-59

第125章 撩汉达人又上热搜了-59

        哦吆,我的爆脾气,姜甜气地咬了咬唇角,片刻后露出玩味的笑,没管后排还坐着李芳,侧脸往秦修耳边凑去,语气轻佻的说:“我啊!刚才玩的游戏跟你也玩过一次。”

        “?”

        “来匀城前的那一次”姜甜提醒道。

        “……”

        秦修当即猜到她口中的游戏指的是什么,至此世界观、人生观再次被她碾压得稀碎。

        “你……”秦修气地扬起手,见姜甜含着笑将脸迎上来。手又心不甘情不愿地放下了。

        姜甜真应该感谢秦修从小受得良好教育,讲文明讲礼貌,不然此时她不是被骂的怀疑人生就是被打的人身瘫痪。

        精神和肉体,总有一个要受到惩罚。

        秦修摔上车门,靠着车门点了根烟。

        她现在拍的角色阿民是个烟枪,有事没事都喜欢来几口,剧情交代说他觉得烟能让他宁神静气,他几天偶尔会对着镜头吸上两口。

        真特么扯淡,秦修吸了两口后觉得心烦更甚了。

        重新上车时,关上车门的瞬间,秦修找到了一个重要的点——她为了装例假割破脚,这是不是说明她并不是私生活放荡的女人。

        冷静思绪重新上线的秦修捋了捋事情经过,狐疑地问:“那个男人是谁?”

        这人怎么思维如此跳跃,重点抓得还准,姜甜只觉太阳穴直突突,立马喊痛道:“什么男人,快点去医院,你是想让我痛死还是失血过多而死啊?”

        不说他也能猜到是谁,秦修发动车子没再问什么。

        “就这么点伤,找个药店买点碘酒消消毒就行了,何必往医院跑”这个点,小地方的小医院只留下一个值班医生,值班医生刚躺下姜甜就来了,一看就这么点小伤,忍不住吐槽了两句。

        “伤口是美工刀割的,需要打破伤风针”秦修说。

        医生抬头冲秦修笑了笑,不知是嘲讽还是什么,“家属要求的话,可以给你打。”

        “美工刀是新的,没有生锈”姜甜无语,低声嘟哝着,“我特地找了把新的。”

        医生差点听乐了,这姑娘不会是失恋玩自杀吧!看秦修一直冷着脸,觉得为失恋自杀猜想挺靠谱,就是这自杀割脚背,他职业生涯次次见。

        “刀没生锈,伤口也不深,不打也可以”医生处理好伤口,一脸无所谓地说。

        秦修皱眉道:“首先纠正一下您的错误认识,你认为美工刀没锈,所以应该没必要打破伤风抗毒素针。其实错的,破伤风发病的一个因素是细菌。破伤风杆菌广泛存在于自然界的各个角落,包括生锈的或者没生锈的刀片,所以刀片有没有锈并不等于上面没有细菌。”

        医生默了两秒,给了他一个‘你赢了’的肯定表情,转身取药去了。

        怕秦修再追究‘男人’的事,姜甜想拒绝打针的话在嘴里转了几圈,最后还是乖乖咽了回去。

        处理好后,医生给姜甜拿了点外用的药,嘱咐她这两天不要碰生水,及时换药什么的。

        嘱咐完后医生又默了默,没忍住,用居委会大妈般操心的语气说:“小姑娘,以后别为男人想不开,男人没一个好东西,你长这么漂亮,一定能找到更好的男人。”

        “……”姜甜不知该说什么好,只好讪讪笑笑。

        秦修嘴角勾出一抹嗤笑,心说医生你还是找同事找找眼睛吧!看出姜甜为了男人想不开,这得多瞎。

        见她被李芳扶着一蹦一蹦地往前走时,秦修有了点坏人终于受到报应的痛快感。就是这蹦跶的姿势实在太丑,裤子上还染了一片深色。

        该死的道德感又上线了,秦修脱下外套上前披有姜甜身上,衣服有点大,他索性将她裹了起来,然后弯腰将她打横抱起来。

        姜甜甘之如饴,手臂很自然地搭到他脖子上,心说男友力爆棚有没有,要是能叫吃豆腐不用负责就好了。

        小妖鄙视地看了一眼姜甜:“爷爷,你就是个渣女”

        “我变成渣女,有你的功劳”姜甜翻了个白眼。

        “我没让你在秦修身上浪费时间好吧!你的攻略对象是沈睦,再不济还有一个沈修仪,你老在秦修身上打转算怎么回事啊?”小妖气的语气都加倍了。

        “我没忘了我的任务。”

        “对了,你刚才是怎么给蒋易下药的?”小妖明明没看到姜甜有给他吃过什么。

        姜甜邪魅一笑,“你猜!”

        “我不猜,你快说。”

        一点也不好玩,“我把药抹口红上了……”

        “所以你用手抹口红送到蒋易嘴里不是为了调情,你为了给他下药?”这也太会玩了吧!

        “不然呢?那种情况下给他喂东西吃,傻子也知道不是会是什么好东西。”

        “你怎么知道酒吧能买到药?”

        “我以前做任务的时候混过酒吧,男人强女人的那些小伎俩,我清楚得很。”

        要不是有过混酒吧的经历,她今天一定会死得很惨,所以家人们,要感谢曾经经历过的一切。

        有了被抱上车的美好经历,车到酒店门口,姜甜很自然地等在副驾驶上等秦修来抱,没想到只等到了秦修一句冷冰冰的话。

        “赶紧下车”秦修说。

        “你……”姜甜侧过身,不服气地看着秦修,得到的是他依然无波无澜的眼神后,她心不甘情不愿的“哦!”了一声,打开车门,在李芳的搀扶下下了车。

        在酒店大厅等了半天的沈睦,看到姜时僵了半天的脸上终于有了笑意,瞧清楚她正以单脚蹦的姿势往里走时,脸上的笑立马就凋谢了。

        “这是怎么了?”沈睦上前搀扶住姜甜,见她脚上包着沙布,眉皱得更深了。

        抬头见是沈睦,姜甜笑了起来,眼睛弯弯的漂亮极了,“你怎么来了?”

        “制片人让我做电影主题曲”沈睦说:“我过来找找感觉。”

        口是心非的家伙,姜甜撇了撇嘴,嗔道:“说想我特地过来看我很难吗?”

        “好、好、好!”沈睦温柔地应着,“我重说,我想你了特地过来看你。”

        “你就按我的原话说?”姜甜不满意地说:“可真敷衍。”

        沈睦无奈地笑着,抬手在她鼻尖上勾了一下,“你啊!可真难伺候。”

        “所以……”姜甜嘿嘿笑着,“沈先生要知难而退?”

        沈睦挑眉“嗯!”了一声,“正有此意。”

        “那好啊!你走吧!”姜甜虚推了他一把。

        沈睦立马赔不是,“我说错了,我想说的是,我会勇往直前,不达目的不罢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