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快穿之宿主请节制在线阅读 - 第124章 撩汉达人又上热搜了-58

第124章 撩汉达人又上热搜了-58

        包厢门口站着两个身材魁梧的保镖,不知道的还以为里面是什么了不得的人物,姜甜自报了家门保镖打开门冲她做了个请的手势。

        瞬间,姜甜有种闯入地府错觉,里面亮着蓝色、红色、绿色的光球,烟雾缭绕。

        李芳见她来了,慌乱地踱到她身边,拉着她哭着说:“对不起!对不起!师姐,我……”

        听得姜甜头痛,忙打断她的话,“我知道,这事跟你没关系。”

        蒋易一改在外面的正经商务打扮,衬衫扣子解了大半,一副沉迷酒色的浪荡子模样。

        “来了!”蒋易轻抬眼皮,弹了弹烟灰,声音从卷着的烟雾中穿过,慵懒得像没骨头。

        见蒋易脸上的瘀伤,姜甜心下明了,这家伙昨天晚上摸进秦修房间让他给揍了,没办法拿秦修出气,只好找找姜甜麻烦。

        “嗯!”姜甜换了张乖巧脸,“蒋总,剧组的活还没干完,你让李芳先走吧!”

        蒋易伸手做了个请的姿势。谁知李芳竟磨磨蹭蹭不肯走了。

        姜甜刚开始还安慰了她两句,后来实在受不了吼了一嗓子,“还不快走!”不走等着人把你吃干抹尽吗?

        李芳吓得不敢再哭,走的时候姜甜冲她做了个‘报警’的口型。

        “蒋总找我有事吗?”姜甜皮笑肉不笑地说。

        “没什么事”蒋易按灭了烟,“就是挺仰慕姜小姐的,可是姜小姐眼高于顶,根本不把我放在眼里。”

        呸!用这么卑鄙的手段,还好意思张口用‘仰慕’这个词,谁给你的脸,姜甜忍着恶心,“蒋总你误会了,何明月是我姐,你是何明月的男朋友,那就是我姐夫啊!”希望你有点逼数。

        “是姜小姐误会了,我跟何明月不过是玩玩而已。”

        玩你大爷,姜甜眉梢一挑,“蒋总这么说我姐可要伤心咯!”

        蒋易满脸堆笑,失去跟她周旋的耐心,伸出食指勾了勾。姜甜意会,忍着恶心坐到蒋易身边。

        刚一坐上,蒋易的手就揽了上来,“唉!”姜甜闪了一下,伸手捏住了咸猪手,“这么心急做什么?”

        姜甜邪魅一笑,手拇指在唇上抹了一把,然后将沾了口红的拇指贴到蒋易唇边,蒋易被这一举动撩得不行,下巴微收将拇指含进嘴里吮了吮。

        难怪能勾的秦修替她出头,蒋易笑着给了个“有意思!”的评价,还想再进一步时,被姜甜推开了。

        “我去个洗手间,你等我一下”姜甜水蛇一样的手指顺着他的脖子划到领口,表情妩媚生动。

        蒋易不疑有它,神魂颠倒地放了人。

        包厢里就有洗手间,也不怕她跑了。

        谁知姜甜前脚进去,蒋易后脚就跟了上来,站上门口非要跟着进去。

        死男人要不要这么急,姜甜一边在心里骂骂咧咧,一边压着手抖掏出美工刀。

        “宝贝,让我进去吧!”

        不用开门看,光想象姜甜都知道蒋易脸上挂着的是什么品牌的恶心笑。

        姜甜调整了呼吸,打开门一脸无辜地说:“对不起啊蒋总,今天可能有点不太方便。”

        “如果你觉得这里不方便,我们可以换个地方”蒋易上手跟她拉拉扯扯起来。

        “不是地方的问题”姜甜带着他的手往下,摸到湿湿的触感,蒋易缩了手,指尖捻了捻刚才碰到的湿感。

        心里顿时骂了一句脏话。

        这是血?

        面对他诧异的表情询问,姜甜故作难堪地点了头,“刚才过来的时候肚子就有点痛了。”

        蒋易打量着姜甜,露出审视的目光,“你不会是割破什么地方骗我吧!”

        她在留了一手,姜甜笑着将袖子捋上去,伸到他面前晃了晃,“不信你看,我全身上下没有破的地方。”

        蒋易双上到下打量了一遍,按理说流这么多血,多少能看出点破绽,正想着她会不会割破隐秘的地方,头开始发晕,眼睛也迷糊得很。

        见他晕头转向的模样,姜甜知道是药劲上来了,趁人还能走,连哄带扶地把人带到沙发上躺好。

        为了骗过门口的保镖,姜甜特地哼叫了几声,过了十分钟才出去的。

        姜甜本来都做好了跑的准备,谁知两保镖根本没往里看,目不斜视地把姜甜放走了

        姜甜走了老远,保镖两脸复杂的对视了一下,最后决定不往里看,这才多长时间就把美人放走了,老板身体不行啊!

        保饭碗要紧,还是不要看的好。

        秦修开着飞车赶到酒吧门口的时候,姜甜正翘着一只脚蹦达着,脸上满是龇牙咧嘴。

        “师姐!……”李芳上前哭着一把扶住姜甜,差点没让姜甜把她当坏人给打了。

        看清楚来人是李芳后,姜甜绷紧的身体才松懈下来,嗔道:“能别哭了吗?你哭得跟我就要死了一样。”

        “怎么回事?”秦修脸本就冷,现在眉头紧锁,看着更冷了。

        “没事儿!”姜甜陪笑道。

        秦修心说,我信你个鬼。

        他刚到酒店就遇到气喘吁吁的李芳,拽着他只说去救姜甜,别的什么也不肯说,急得他把车都开出飞机的感觉。

        现在还成了跛脚,说没事谁信啊!

        见他一脸不信的凝视自己,姜甜不耐烦地摆了摆手,“咱能上车说吗?姑奶奶脚还痛着呢!”

        李芳如梦初醒的“哦!”一声,扶着姜甜上了副驾驶。

        姜甜忍着痛脱了运动鞋,白色的船袜生生地染成了鲜红。

        艹。

        这出血量,都快赶上来一次例假了。

        秦修面色凝重的看了看,冷声道:“去医院!”

        “师姐,你这是……”李芳看到血染的场面顿时慌了。

        “美工刀割的,头次玩,没把握住分寸,可能割深了那么一点点”姜甜食指和拇指捏出个一点点。

        她头次用那个药,并不知道多长时候见效,为保万无一失才割破脚取血冒充例假的。早知道蒋易那么快倒下,她就不割这一刀了,真特么痛。

        “玩?”秦修冷哼一声,语气轻蔑地说:“姜影后玩歃血为盟吗?”

        好好的怎么又嘲讽了,姜甜撇了撇嘴,“不关你的事。”

        “好!”秦修舌尖用力抵了下唇角位置,把车停到路边,“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