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快穿之宿主请节制在线阅读 - 第123章 撩汉达人又上热搜了-57

第123章 撩汉达人又上热搜了-57

        “小男孩后来怎么样了?”姜甜问。

        “因为没人看到,小男孩没有受到法律的惩罚……”

        “故事有没有可能是这样的呢?爷爷没有死也出没怪小男孩,或者小男孩没有杀爷爷而是开始反抗爷爷……总之故事可以有很多种结束方式。”

        故事?秦修嗤笑一声,姜甜听后蹙了蹙眉,“你讲的不是个故事吗?”接着姜甜跟他讨论起逻辑问题,“这个故事漏洞百出不能细究,十来岁的小男孩能用餐刀杀死人,这概率小得可怜,何况爷爷还没有挣扎,别人还都不知道,并且没受到法律制裁,这种没逻辑的故事,只可能出现在童话故事里。”

        是的,那就是个故事,小男孩就是秦修,杀死爷爷的情节曾在年幼时无数次涌上心头,又无数次搁浅。

        他身体里像是住了两个小人,一个无数次蹿腾他杀死压制自己的爷爷,一个奋力抵抗。所以他害怕黑暗,因为黑暗能给他创造犯罪的有利环境。

        “有道理”秦修释然地笑着。

        “我要是那个小男孩,我也会有要杀死爷爷的想法”姜甜说:“因为还小,根本想不出其他解决方法,又不想像个牵线木偶一样活着,杀死爷爷是最佳选择。”

        听到了吗?不止你一个人会这么选择,所以不要再责怪自己了。你做得很好,现在已经脱离了爷爷的管制,你已经是一个自由的人了。

        秦修侧过脸看了眼窗外,天边已经有了青白色淡淡的光,不管夜多么漫长,总会过去的,太阳会如约而至的到来。

        一切像是在陪他完成某种交接仪式,身边的人慢慢靠在自己肩上呼吸缓缓平稳、青白色的光里透出了淡淡的金粉色、房间里的灯重新亮了……

        秦修偏头看了看肩上的人,碎发遮了半张漂亮的脸,眼睛闭着长长的睫毛像是停在某处蝴蝶的翅膀,仿佛轻轻一动就振翅飞走了。鼻尖的小痣像是天上的星星闪着让人挪不开眼的光……

        “妖精!”秦修满脸宠溺地笑着,指尖小心翼翼地碰了碰小痣,像是个摘星星的人,将它揣进心里藏好。

        被手机闹钟吵醒的姜甜,一睁眼发现自己躺在床上,下意识地掀开被子看了看,还好衣服完全无损。

        可能白天画画太累,姜甜跟秦修说着话人就睡着了,想来是秦修把她抱到床上睡的,床上只剩一只枕头,以他正人君子的劲肯定是睡沙发了。

        果然,客厅的沙发上还有没整理的毛毯。

        想来是去工作了。

        于是姜甜顶着一脑袋乱发毫无心理负担地回了自己的房间。

        李芳开门的时候嘴巴惊得能塞下一整只鸡蛋,“师姐,你怎么从外面回来?”她以为姜甜在上洗手间。

        “刚才睡迷糊了,想上洗手间,结果开错了门”姜甜胡乱编了个故事。

        李芳轻轻“哦!”了一声。

        好在开门的是李芳,要是杨婧,她肯定没那么容易过关。

        她们三个洗漱好,再拖拖拉拉吃个早饭,到现场时秦修正在墙画那拍特写镜头。

        姜甜踱到监视器那看了看,啧,还是那个帅得惊天地泣鬼神的秦修,镜头拉到手时,姜甜隐约看到他手上还有没结痂的伤口。

        难怪昨天不让碰手,原来是受伤了。

        “你的手……”姜甜想说伤口沾了颜料容易感染,话还没说完秦修就开了口。

        秦修抬手在她眼前晃了晃,淡淡开口“特效伤口妆。”

        ……

        中午放饭的时候,剧组的工作人员纷纷在传两个故事,一个是蒋易昨天晚上在酒店被人摸黑给打了;一个是十五楼曾传出惨叫声。

        “这个很好解释啊!蒋易住十五楼吧?肯定是他的惨叫”杨婧跟剧组的群演混得挺熟,吃饭的时候围在一起,听到八卦忍不住插嘴道。

        “蒋易住十八楼”群演小姐姐一脸认真地说。

        听到这儿,姜甜心里隐约有了个答案,忙问道:“惨叫声是什么时间传出的?”

        群演小姐姐想了想说:“好像十二点左右吧!也有人说一点左右,具体时间不清楚。”

        靠不靠谱啊,怎么口径都不一致,不能是谣言吧,姜甜狐疑地扫了眼围着的一圈人,“你们有人住十五楼?”

        “没有”众人整齐地摇了摇头,开什么玩笑,他们都住的标间好吧!十五楼以上都是套房。

        姜甜了然,敢情都是听别人说的啊!

        姜甜刚停下来要找导演聊一下李芳的事,杨婧就过来抱怨上了。

        “这是要累死谁啊!”

        姜甜看了看落下的夕阳,“今天干不完就留着明天干呗!”

        “导演要求今天干完”杨婧拧开瓶盖灌了几口水,“李芳也真是的,接了个电话就走了,那么多活留给我一个人干”说着她靠到姜甜肩膀上装哭起来。

        想起昨天她弟弟的事,想来应该是家里出事了,姜甜安慰道:“我们这边干完了就去帮你。”

        他们四个是有分工的,姜甜和郭琰负责大墙画,杨婧和李芳负责小面的画。大的还剩下细节部分没画,但不是很着急。

        “谢谢了!”杨婧站起来抖擞了精神,“干活去!”一边走一边骂骂咧咧地数落着李芳不靠谱。

        姜甜笑着,抬头时看见秦修在坐在夕阳里看着剧本,鹅黄的阳光烘托出他极好看的侧脸,啧,妖孽一般的存在。

        被瞧烦了的秦修忽然转过脸,将她注视的目光逮个正着,本以为她会慌张,没想到她丝毫不觉得尴尬,竟游刃有余地回了他一个笑。

        秦修的目光只好轻轻飘过,故作无恙。

        姜甜接到蒋易电话的时候她正在画鬼的眼睛,接了电话后姜甜立马从脚手架上跳下来,在工具箱里面翻了半天找了把美工刀揣进了口袋。

        姜甜看了看四周,好像把谁牵扯进来都不好,想了想觉得可能有办法对付蒋易就没惊动其他人自己打车去了酒吧。

        到了后姜甜没直接进包厢找蒋易,而是偷偷找了服务员买了高浓度的迷药,顺便到洗手间补了个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