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快穿之宿主请节制在线阅读 - 第116章 撩汉达人又上热搜了-50

第116章 撩汉达人又上热搜了-50

        匀城——曾经因毒品交易盛行而繁华过一阵的南边小城,又因国家重力打击毒品交易而一瞬破败的小城。

        如今,连成片的古色建筑成了惟一能证明它繁华过的证据。除了旅游和菌类食材,再没有能拿得出手的东西。

        姜甜到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七点,来接她的是同系研一的师兄郭琰和杨婧。

        “甜甜,我想死你了!”一见到姜甜,杨婧就扑了过去,那场面,不知道的还以为姜甜是她哪个小情人呢。

        “行了,行了……”姜甜嫌弃地把人从身上推开,“我可不想被你家李贺当情敌揍。”

        “我又不喜欢女的。”

        “我说李贺从没把我当过女的,你信吗?”

        呃,还真信。

        郭琰这个人,姜甜有点印象,原主以前跟他画过类似的项目,说过几句话但不熟。

        “师兄好!以后要靠师兄照顾了”姜甜难道跟人客套,听得杨婧都有点不好意思了。

        “师妹见笑了,互相学习”郭琰说话特官方,搞得姜甜有种在跟领导说话的错觉。

        “行了,你俩能别这么恶心我吗?”

        刚才还一本正经寒暄的两人乐了,停不下来的那种。

        “我们先把行李送回酒店,叫上李芳,我们一起去吃饭”上了车,杨婧说把接下来的行程说了一遍。

        “李芳?”

        “大一的学妹。”

        “大一?”姜甜更好奇了,像这种项目,学院一般都会安排研究生或者成绩好的大三大四学生做,大一就被安排来了,这是得有多优秀。

        “你见了就知道了,人长得漂亮又温柔,还是艺考状元……”

        姜甜想打人,画画看的是技术又不是长相,“说重点。”

        真没劲,杨婧撇了撇嘴,“剧组给我们的要求是,要有当地文化特色,李芳就是匀城人,而且成绩又很好,所以老师破格安排她过来了。”

        “哦!”这下姜甜满意了。

        说完杨婧不禁啧了啧,“就是家里条件不太好,听说学费都是贷款的。”

        “你怎么这么八卦?”

        ……

        听杨婧说了一路的李芳,见面时姜甜没忍住多看了几眼,还别说,是挺漂亮的。

        打扮打扮的话,能勉强跟自己混个伯仲之间吧!

        说话轻声细语咬字清晰,一点口声都没有,“师姐,匀楼今天实在订不到位子了,我们今天就随便吃点吧!”

        杨婧失望的“啊!”了一声,李芳忙补了一句,“我订了明天晚上七点的。”

        听到有吃的,杨婧脸上立马笑开了花,“太感谢了!”

        不知道匀楼菜有多美味的姜甜一脸懵地看着杨婧,杨婧说:“明天我们去吃了你就知道了,那就是神仙吃的东西。”

        姜甜心说,这特么什么形容,这么抽象让人怎么想象。

        第二天。

        看到只勾了线的一整面墙,姜甜有种‘其实跟何建业斗一斗也挺好’的诡异想法。

        “我现在跑还来得及吗?”姜甜耷拉着脑袋问杨婧。

        “好不容易把你骗来的”杨婧递了根笔给她,示意她干活,“跑你就别想了,我已经跟系里报备过了,你现在走我就让老师扣你学分。”

        姜甜看了眼地上的画具颜料,有种装修现场的错觉,而自己就是苦命的装修工。

        难怪杨婧那么热心,敢情是把她当苦力了。

        “别听她瞎说,这个电影是个大制作,杨婧好不容易才跟老师申请到你的名额的,这是会写里档案里的”郭琰说。

        对于一个学生来说,有参与大制作的经历,以后无论是找工作还是考研,都有很大的帮助,可姜甜还真不需要这个。

        为了报答杨婧找老师申请的恩情,姜甜决定好好干。

        ……

        说来惭愧,自从被姜甜阴了一把后,秦修总会出现一种‘姜甜就在附近’的错觉,为此他还丢了陈进准备的应急灯。

        秦修有黑暗恐惧症,以防万一进剧组都会带着应急灯,陈进怕被人认出来用黑色垃圾袋装的,昨天从监控里看到姜甜和沈睦提着箱子要走,当时也不知是怎么想的,没看垃圾袋里装的是不是垃圾,顺手就给扔了。

        陈进早上接秦修去机场的时候发现不见了,以为是家政阿姨当垃圾扔了,正要打电话问,秦修坦白是自己扔的。

        “老大,有发生什么我不知道的事儿吗?你怎么会突然想起来扔垃圾了?”这位大少爷眼里根本就没有活好吧!

        陈进要是知道大少爷不光眼瞎干了这活,还心瞎给对面的妖精做过两次饭,估计他得疯。

        “不就是灯吗?再买一个。”

        “是买不买的问题吗?这个灯是订制的,再订要等半个月,到了那先买一个备用吧!希望那边不要发生停电的事情。”

        这次去的是个南方小城,停电的事还真不好说。

        下了飞机陈进把行李送到酒店顺便买灯,秦修坐上剧组的车直接去了拍摄现场。

        虽然戏还没正式开拍,前期搭景之类的工作都已经做的差不多了。

        秦修这次拍的是部缉毒题材的电影,他饰演的主角阿民是在毒窝里长大的,父母因为犯毒吸毒丧命,因为对毒品的恨他成为卧底警察,待在犯毒团伙里为缉毒大队提供线报。

        阿民小时候非常自闭,除了画画没有别的爱好,画出来的画,画面诡异配色大胆。因为从小画到大,毒犯们不会怀疑他通过画来传递情报,这是整部电影最重要的一根线。

        为了更好的展现主角阿民的内心世界,剧组找了沪大美院设计了画稿。

        “秦修,这些画你看一下”导演把一叠画纸递到他手上。

        “这画的是鬼?”秦修不太懂画,之前姜甜给夏明炀画的画在网上引起争议,他特地搜过几次,现在只能猜个大概。

        “嗯!我们今天先拍一组画画的景”导演指着画了一半的墙说:“正好画只勾了线。”

        说白了就是摆拍一下,后期再拍几个特写镜头,剪辑出来就像秦修画的一样。

        秦修抬头看过去,墙上只勾出鬼的半张脸,扭曲又狰狞,脚手架上站着两个穿灰色工装的年轻人,拿着画笔正勾着线,看起来专注认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