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快穿之宿主请节制在线阅读 - 第113章 撩汉达人又上热搜了-47

第113章 撩汉达人又上热搜了-47

        当小三都不算无下线,她的道德准则还真是宽泛,秦修瞟了眼何建业,除了年经大点,没看出其他毛病,西装革履气宇轩昂,还长着一双含情脉脉的桃花眼。

        见秦修打量自己,何建业眼神没有丝毫闪躲,笑着跟秦修打了个招呼,“秦修是吧!以前光从电视上看你了,果然一表人才。”

        出于礼貌,秦修颔首表示收到,其他的一句不想多说。

        秦修一副吃了馊饭的样子实在可爱极了,姜甜不禁又想逗他,慢条斯理地说:“秦修,希望你等下千万别跟我道歉。”

        不道歉,他就一定会在别的事情上补偿姜甜。

        谁道歉谁孙子,秦修目光在两人脸上来回扫了扫,不详的预感油然而生。

        有了上次何星移的教训,秦修大胆地往亲属关系上猜想,两人长得还挺像,特别是同款桃花眼。

        不对,男人送女人花,不是情人是什么。

        最后何星移给了他答案。

        在书房写作业的何星移见秦修倒水半天没进去,就找了出来,谁知跟何建业撞个正着。

        “爸爸,你……怎么样了?”

        艹。

        果然……

        一时,羞愧、气恼、慌乱……

        一鼓作气全都涌上了心头。

        除了这些复杂的情绪,秦修还要面对姜甜讥讽的笑脸。

        此刻,他只想原地消失。

        “过来看看你姐”何建业见到儿子,脸上没了先前的温柔笑意,脸板得跟教训下属一样,“顺便接你回家。”

        何星移不情不愿的“啊!”了一声,见他老子板着脸,把后面想继续留下的话咽了回去。

        “我说呢!”姜甜讥笑一声,“原来是来接儿子的”

        “何星移,赶紧进去收拾收拾东西跟你爹回家吧!”

        “甜甜,爸爸有事要跟你谈,你……”

        想进去,没门,姜甜放何星移进去把脚架到了门框上,“我知道你要跟我谈什么,是嫁给沈修仪那个残废是吧?”

        残废?

        虽然这个谣是他自己传的,但亲耳听到的感觉,还挺不舒服的。

        “甜甜,那就是个谣言,沈家……”

        这话,拿去骗鬼,鬼都不信,姜甜懒得听他鬼扯,打断他道:“沈修仪如何,沈家如何,都跟我没关系,姑奶奶我说不嫁就不嫁,你要非让我嫁过去,我嫁过去就窜腾沈修仪搞垮你的公司。”

        “你……”何建业气得说不出话来。

        何明月说得没错,姜甜这丫头确实不知吃错了什么药,竟变得如此难缠。

        何星移怕他俩越吵越厉害,忙收好东西出来,“爸爸,我好了,我们走吧!”

        知道跟她谈不出什么,何建业没再说什么,软的不行就来硬的,总有办法对付她。

        送走何建业父子二人,姜甜含笑意味深长地看了秦修许久,看得秦修都有点毛骨悚然、坐立难安了。

        秦修无奈地闭了闭眼,这事理亏的是他,他自恃还算沉着冷静,那几年爷爷压制他最厉害的时候,他都能应对自如不曾有情绪失控过。

        眼前的女人太可怕,不知不觉中,她对自己的情绪的控制已经超过了爷爷。

        还是自己道行太浅,修炼不够。

        他正打算关门,姜甜开口了。

        “要不你还是道个歉吧!道歉我就原谅你,不然你内心得多煎熬啊!”道德囚徒就是秦修本人了,但凡自己做了点对不住别人的事,心里就会枷锁上身。

        “对不起!”

        有错认错,道歉是应该的,不觉得有多丢面子。

        他可真是个神人,明明心里厌恶得很,道歉却能这么真诚,姜甜故意逗他,从一捧花里抽出一枝最妖艳的,折断别到秦修耳后,修长的手指在脖后有一搭没一搭地敲着节奏,盯着他的眼睛说:“对不起什么?”

        她声音散漫,尾音拔得老高,绕在耳边像是蛊惑。

        让人意志松散、定力不足、情不自禁。

        “好!”

        秦修这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好’是说给自己听的,他最擅长的不就是不抵抗不顺从吗?

        说完‘好’后,秦修抓住姜甜手腕进了门,姜甜后背撞在门板上,撞得有点疼,“你发什么疯?”

        两个人靠得极近,秦修的手撑在姜甜耳边,他实在忍不住了,哪怕是被玩弄他也愿意,他相信自己也能学会‘玩弄’。

        是要接吻吗?

        姜甜勾出一抹不怀好意思的笑,她知道,对峙正酣的时候,一方只要有一点退缩,就会输得很惨。

        这场游戏……她要赢。

        姜甜眨了一下眼,张开唇吻了上去。

        秦修非常克制,任姜甜蜻蜓点水的触碰着,直到对方试探着舔了一下他的唇缝,他才扑上去激烈地吻住了她,像是在喧泄某种情绪,又像是在挑起某种情绪。

        鬓边的玫瑰蹭上姜甜温热的脸颊,唇舌交缠的瞬间,香气忽然间浓郁起来,说不清是这个吻令人心智迷离,还是花香乱了理智。

        事实证明,姜甜不过是只纸老虎,刚开始还能与秦修对阵,片刻后就被秦修吻得软成他身上的挂件。

        “怎么样?”秦修低哑的声音在耳畔扫过,一片酥麻。

        狗男人,什么时候学会的,调情的话说得这么好听。

        见姜甜呼吸凌乱双眼迷离一脸春色,秦修低低笑了两声,“还……要吗?”

        要……什么?

        姜甜下意识地看向他的唇。

        这也太特么诱人了。

        不能怪我犯罪,怪只怪他太诱人了。

        姜甜笑着回了个,“要!”她手指在秦修唇边滑了滑,然后凑了上去。

        秦修的吻由激烈变得温柔,即便姜甜充满侵略地探入,咬磨着他的唇瓣,他还是轻轻地吮吻着,像是怕把她弄疼了一样,箍在她腰间的手又轻又缓地摩挲。

        像个胆怯的小偷,费尽心机从下摆溜进去,只敢偶尔悄悄地摸一把。

        又舍不得退走。

        姜甜眸子里的笑意渐深,感觉到体温正急剧攀升,带着欲望的吻从唇慢慢往下滑,从耳垂到脖子再到滑过的喉结。

        游戏已经开始,谁也别想全身而退。

        她一面追着秦修的脖子吻一面褪去自己身上的外套扔在地板上,推着他坚实的胸膛一步步带到沙发边。

        “大影帝”姜甜咬了咬唇,摁着他的胸将他压在沙发上,坏笑道:“你家的沙发挺软啊!”

        秦修简直要疯。

        其实上次他忍不住反击的时候已经疯了,他比谁都清楚,像姜甜这样的妖精,是不会因为一点困难而放弃吃唐僧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