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快穿之宿主请节制在线阅读 - 第109章 撩汉达人又上热搜了-43

第109章 撩汉达人又上热搜了-43

        因为何星移就带了个书包,回来的路上姜甜带着何星移到超市挑了些男孩子的睡衣洗漱用品什么的。

        一进超市何星移跟脱缰的野马一样,满超市拿着自己喜欢吃的东西,姜甜怕麻烦就随便拿了一点,半个小时不到就提着人要结账走人。姜甜倒不是怕花钱,主要是买太多提不动。

        饶是这样,两个人还是从超市带出了三大袋的东西,姜甜以自己是买单人和女生为由,拒绝提任务一个袋子,累得何星移一边走一边骂娘。

        谁知回家屁股还没坐热,就被姜甜兜头泼了盆凉水,姜甜说:“你作业写了没?”

        好好的提这么扫兴的事干嘛,“不会写”何星移抬脸看她,“你教我写吧!”

        这孩子怕是缺少毒打,先不说她也不会,会的话以她的性格何星移多半是要挨打的。

        这时姜甜想起录节目时写了满纸数学公式的秦修,“等着,姐给你找个外援。”

        何星移纳罕,这么兴奋做什么。

        何星移冲她跑出去的背影翻了个白眼,然后开始翻吃的。

        一瞧是姜甜找上门,秦修直接装聋装不在家。

        不想理我是吧,姜甜不急不恼地打开手机,找到他那天醉酒走直线的视频,然后把手机对着监控摄像头。

        一、二……

        姜甜刚在心里数到二,门就开了。

        “什么事?”秦修穿着白色t和灰色运动长裤,一脸的冷淡疏离。

        “我弟作业不会,你能辅导一下吗?”

        “不能!”

        艹。

        这什么态度,不带商量的吗?直接就关门?

        姜甜又敲了几声,“秦修、影帝、小哥哥,帮帮忙呗!你上次那么误会他,也算是相识了,就帮帮孩子吧!”

        提到这个,秦修不好意思起来,上次没问清楚就误会姜甜和何星移是那种关系,这么想自己好像是有点对住人小孩。

        门再次打开,秦修还是那种冷淡脸。

        啧,他这该死的道德感。

        这么就被拿捏住了,这还不让人欺负死啊!

        “让他带着作业过来”他一点也不想再踏进姜甜家。

        瞧他对自己避之不及的样子,姜甜有种自己是登徒子的错觉,见他又要关门,姜甜长腿一抬像条黄鳝一样从他身侧滑了进去。

        “小哥哥,你不对劲啊!”姜甜语气暧昧,尾声扬起带着蛊惑。

        “……”

        秦修知道跟这种人没办法讲道理,索性当她是透明,绕过她就进了书房。

        姜甜像条尾巴跟在他身后,眼睛还一直盯着他看。

        嗯。

        长眼睛的尾巴。

        “小哥哥,看剧本啊!这么用功啊!”

        “……”

        “是什么电影啊?能让我看看吗?”见他还不理自己,她自顾自地说:“不回答我就当是默认咯!”

        她说到做到,真拿到手上看了起来。

        缉毒?

        枪战?

        码头搬运工?

        这些剧本可真够无聊的,就不能拍点爱情电影吗?

        他不是要奔着当和尚吧?

        当了和尚他可就真成唐僧了。

        姜甜舔着厚脸皮蹭到了秦修旁边,胳膊撑着下巴歪着头看他,“小哥哥,我可不可以亲你呀!”

        这女人已经从精神病进化成了女流氓,秦修眉头紧皱,冷着眼看她。

        在姜甜心里,秦修小奶虎的形象太过生动,导致在她眼里他生气的样子都是可爱的。

        姜甜弯了弯唇角,扬着尾音说:“可不可以啊!不说话就当你默认了哦!”

        默认?

        这辈子都不可能,秦修从牙缝里挤了个“滚!”

        抱着秦修不会动手打女人的心态,姜甜凑到他下巴轻轻落了一个吻,一触即离。

        “……”秦修简直要疯了。

        见他表情从懵圈到恼怒,姜甜笑眼微弯,逗小孩似的说:“小哥哥,我可不可以亲你啊?”

        不想再被侮辱一次的秦修,叹了口气后,认命的回了一句,“不可以!”

        姜甜意味深长地哦了一声,“我刚才说了什么?”

        被烦急了的秦修摔了剧本,没好气地说:“我可不可以亲你。”

        “可以!”

        刚才的话在脑子里绕了一圈又回来后,秦修才明白自己被套路了,又气又恼。正要发作一张干净漂亮的脸凑了过来,画面被一帧一帧放大,她脸上天使般纯净无害的笑、如星河般清澈的眸光还有勾起的唇。

        秦修身体里的每一个细胞都在跟自己较着劲,一边是理智一边是诱惑。

        姜甜以为秦修会气得立马到对面给陈星移辅导作业,没想到等半天都没动静。

        侧过脸时,姜甜的目光和秦修木讷的目光对上,他眼窝深邃、鼻梁高挺、轮廓硬朗分明,眼神沉醉如酿,看一眼就再也挪不开。

        完蛋。

        这是心动的感觉吗?

        慌乱、美妙,仿佛时间空间此刻都跟自己剥离开来,只想静静的待在当下。

        恍惚间,姜甜撇见秦修喉结上下滑动了一下。

        这……

        要接吻吗?

        姜甜抬睫看了看秦修,认真地把唇凑了上去。

        她一定是个妖精,会给人灌迷魂汤的那种,不然他心跳、呼吸、大脑是如何做到乱的此起彼伏的呢?

        事实证明,年轻人的理智在躁动面前一文不值。

        他抬手抚了一把姜甜的脸,然后捏着对方的下巴吻过去。

        秦修看着冷淡,吻起来却像是猛兽,无丝毫温柔可言。

        迷魂汤在纠缠的舌尖中渡了过去,完成了一次倾倒众生的迷幻交接。

        “你爱上我了吗?”

        柔软的唇厮磨着欲望。

        “你喜不喜欢我?”

        喜欢还是不喜欢?

        她没等到秦修的回答,但秦修已经将她抱到了腿上,越来越重的呼吸,还有充满侵略意味的吻都用最直观的方式给了姜甜答案。

        姜甜喜欢这种感觉,喜欢从感官上感受到秦修强烈的渴望。

        秦修没拍过爱情片,更没有娴熟的技巧,完全是全凭热切横冲直撞,恨不得能用一个吻把她的魂儿都勾走。

        没有办法说出心中真正的想法,秦修只能把所有的欲念都用身体来表达。他一贯有着自己的坚持,极不喜欢被牵制的感觉,无论是爷爷还是姜甜。

        他喜欢自己时时刻刻保持清醒,不愿被任何人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