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快穿之宿主请节制在线阅读 - 第103章 撩汉达人又上热搜了-37

第103章 撩汉达人又上热搜了-37

        天啊!

        如果我有罪请用法律制裁我,而不是让我看两个帅哥耍酒疯。

        啧,这么精彩的画面,明天我一定要把监控视频拷出来。

        因酒精脑子慢好几拍的秦修,思绪被‘危险’两个字快马加鞭地带向少儿不宜的限制级画面里。

        他若有所思地盯着姜甜,该意识到危险的应该是你才对吧!

        “我们走吧!”姜甜语气有些疲惫,再这么耗下去谁都别想睡。

        “等一下”秦修叫住两人,“我有个东西要拿给你。”

        这又是要出什么幺蛾子,姜甜对沈睦比了个‘我们快走’的口型。

        沈睦默了几秒,愣愣地点头,正要抬脚走手腕上传来冰凉的触感,‘咔嚓’一声。

        天哪!姜甜差点惊掉下巴,“秦修,你拿手铐拷沈睦干吗?你冷静……拿手铐拷人是犯法的,你知道吗……”

        秦修拷住沈睦就往屋子里拉,姜甜跟着劝了一路,“你是要……干吗?”

        “……”秦修突然停下,舌尖用力抵了下唇角的位置,回头往姜甜脸上扫了扫,“回你家去!”

        艹。

        小奶虎这是被酒精催化了呀,从奶凶瞬间进化成凶猛了,姜甜抿了抿唇,正想说那我回去了,沈睦用鞋尖踢了下她的鞋,她抬头看过去,沈睦给他比了个‘钥匙’的口型。

        姜甜心领神会的点头,笑眼微弯地跟秦修对视了片刻,“家里有蜂蜜吗?我给你泡杯蜂蜜,你喝了再睡,不然明天早上起来该头痛了。”

        炸毛的老虎又退货成小奶虎,眸光迷离地点了点头,啧,还挺好哄。

        姜甜顺势扶他到沙发上坐下,“把外套脱了吧!怪热的。”

        “好!”

        秦修乖乖照做,脱到右胳膊的时候,发现怎么也脱不下来,只好放弃。姜甜趁机捏了下外套口袋,没发现钥匙。

        会不会在储物间里,刚才秦修就是从储物间里拿出来的手铐,姜甜找了一圈,就连垃圾桶都翻了(虽然垃圾桶里并没有垃圾),怎么都找不到。

        会不会在裤子口袋里,翻男人裤子口袋,好像有点不太好,姜甜犹豫了。

        “我的蜂蜜水呢?”秦修等急了,嚎了一嗓子。

        “来了”吓得姜甜差点没摔了杯子,她把杯子放到茶几上,迅速将烫红的手指贴到耳朵上,“有点烫,等凉了再喝。”

        “你是不是蠢,谁泡蜂蜜用开水啊?”

        这货喝了酒还挺横,你特么爱喝不喝,姑奶奶不伺候了。

        为了挣脱沈睦手腕都磨出手印了,这手铐也不知道从什么途径过来的,特么的跟真的一样,没钥匙根本开不了,沈睦默了几秒,“秦修,给我打开,我没空陪你玩。”

        “对……沈睦明天还是工作,我送他,让他自己打车回去,成吗?”

        见他情况还行,没吵没闹,她忙补道:“钥匙呢?”

        “在这!”秦修从裤子口袋里拿出钥匙,在两人眼前晃悠着,然后猛地攥进手心,“我的。”

        这是怕人抢啊,怕什么就成全你什么吧,姜甜对沈睦使了个眼色,沈睦翻身压到秦修身上,双腿夹住他的双腿,双手控制住他的上半身,只留一只攥钥匙的手。

        这货手指怎么跟钢筋一样硬,怎么掰都不松手,这宁死不屈的劲用在别处多好,姜甜深呼一口气,眉梢一挑凑到他耳边压低声音,“你再不松手我咬了哦!”

        她语气散漫带着蛊惑的意味,那带着水汽的哑音,让他感觉脑神经里每个触角都在爆炸,噼里啪啦!

        在酒精的催动下,秦修挣着抬膝盖顶了一下沈睦胯下,沈睦立即痛得从他身上下来。

        说是迟那是快秦修站起来把身体扯成一个大字,一手挂着沈睦扯长的胳膊,另一只手伸得老长,姜甜还没反应过来钥匙就顺着抛物线从阳台飞到了楼下不知道什么地方去了。

        真是个狠人,姜甜冲他竖了个拇指,没成想秦修还挺得意,往痛得扭成一团的沈睦抬了抬下巴,“他……是我的,你……给老子回你家去。”

        天哪!她是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所以秦修吃醋是因为沈睦跟姜甜走得近,而不是姜甜跟沈睦走得近。

        搞了半天,小丑竟是她自己。

        难怪秦修对自己坐怀不乱,原来他真的喜欢男人不喜欢女人。

        “秦修,快给老子解开,你还是个人吗?”

        姜甜再一次大跌眼镜,沈睦居然还会骂人?

        其实不难理解,男生都是这样,但外人面前总是斯文有礼,兄弟面前像是什么荤段子、粗口……,来者不拒。

        “快给老子解开,不然老子报警了”沈睦身上的痛好了,也有力气骂人了。

        “报警?”秦修好笑道:“不是你风格。”

        姜甜抿了抿唇,目光在两人身上转悠着,“那什么,记得把蜂蜜水喝了,我……先走了,不打扰你们了。”

        沈睦目送姜甜磕磕绊绊、跌跌撞撞地离开,心说她不是没喝酒吗?还有,她刚才那暧昧表情是什么意思,怎么看着像是撞到别人亲热后尴尬、局促又小鹿乱撞的模样。

        真是见了鬼了。

        “把门关上,谢谢!”秦修大手一挥,见门被关上后满意地坐回沙发上,端起杯子抿了口,然后迅速吐了回去,“什么玩意,跟醋一个味。”

        秦修厨房的瓶瓶罐罐大多都是英文标签,看不太懂英文、生活学识基本为零的姜甜,没给他放辣椒酱已经很不错了。

        回到家的姜甜兴奋得没有丝毫睡意,“小妖,这任务做的有点尴尬啊!我居然跟秦修成了情敌,真有意思。”

        小妖翻了个白眼,“爷爷,你能别找借口吗?追不到不丢人,追不到不承认才丢人。”

        “你爷爷我现在饱读诗书,智商在线,以后像这种拙劣的激将法就别再用了,会显得你很没脑子。”

        小妖冷哼一声,“还是你道行太浅了,你看秦修多会啊!直接拿手铐拷上,想跑也跑不了。”

        “对啊!”姜甜噌得从床上坐起来,“我怎么就没想过这招呢!秦修也太鸡贼了,老狐狸。”

        姜甜打开手机,手指划了一下屏幕,界面跳转到相册,视频里秦修站在路灯下,影子被拉得很长,他每个步都迈得极稳重没有一丝漂移,就是跟身体的配合度差了一点,偶尔会带着身体左右倾斜,像个振幅小的不倒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