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快穿之宿主请节制在线阅读 - 第100章 撩汉达人又上热搜了-34

第100章 撩汉达人又上热搜了-34

        就在他思绪如脱缰野马一样越跑越远的时候,姜甜又说话了。

        她先夸夏明炀陈亦寒的服装秀很有创意,然后一脸认真地对秦修说:“你的剑舞得太好了,抓住了四两拨千金的太极精髓,铿锵有力、飘逸不凡,简直是张无忌在世。”

        “啊~”陈亦寒可惜地啊了声,“秦修表演的时候我正在后台准备,根本没顾得上看,感觉错过了一个亿。”

        夏明炀狐疑地看着姜甜,“你上台前一点不紧的吗?我们的节目你居然都看了?我不信。”

        对于夏明炀的这个说法,秦修表示认同,姜甜的为人他再清楚不过,就算没看也不耽误她用浮夸的词夸得别人晕头转向。

        妖精一个。

        冤枉啊!为证清白,姜甜还详细地说了夏明炀跳舞的细节和秦修耍的招式。

        姜甜一细说,大家都不好意思起来。

        陈亦寒当场白了一眼夏明炀,用眼神示意他‘就数你话多,现在好了吧!’。

        夏明炀挠了把头发,说:“是我小人之心了,为表歉意,等会儿我请大家请烧烤。”

        跟姜甜一对比,秦修觉得自己太小心眼了,姜甜在快要上台表演的情况下还看了他的表演,而他明明有时间却故意不看。

        这么一想又觉得自己有必要提醒姜甜远离沈睦。

        四人聊得正嗨,何明月过来了,气氛担当夏明炀立即吹了个彩虹屁。

        “何明月抚的琴更是点睛之笔,我居然不知道何明月抚琴这么好听。”

        这小子嘴里有一句真话吗?姜甜狐疑地看了眼夏明炀。

        “谢谢”何明月笑着坐到了夏明炀旁边,“是秦修剑舞得好,我笨得很,只能抚琴给他伴奏了。”

        嗑cp上瘾的夏明炀用胳膊拐了下陈亦寒,兴奋地说:“你觉不觉得何明月和秦修也很有cp感,也很好嗑有没有。”

        何明月红着脸看了看秦修,发现秦修依旧一脸平静,就好像说的不是他。

        夏明炀这小子眼睛瞎了吗,哪看得出何明月跟秦修有cp感的,姜甜说:“你这么喜欢嗑cp,你粉丝知道吗?”

        见气氛不对,陈亦寒瞪了眼夏明炀,示意他闭嘴。

        夏明炀助理在录制地旁边找了一家烧烤店,因为太晚助理们都回去休息了,所以只订了一个不大的包厢。

        五个人等沈睦卸妆出来就直奔饭店,沈睦的车让助理开走了,于是决定坐姜甜的车。

        几个人正往停车场走,姜甜突然觉得胳膊被人拽了一下,回头一看是秦修,暧昧地笑着,“怎么?你也要坐我的车?”

        秦修懒得理她,小声地在姜甜耳边说了句,“沈睦这人不简单,小心点,你玩不过他的。”

        “哦~”姜甜意味深长地哦了一声,见其他人都走远了,她一改纯净无害的天使脸,挂出极其妩媚的笑,眸光里满是风流,她压低声音道:“大家都是成年人,都有玩的资格,你不从我也不让别人从我吗?”

        她声音低哑得像是细腻的沙纸,若有似无地在他耳边摩挲着,蠢蠢欲动、心痒难耐。

        现在看来,他该提醒沈睦小心才是,秦修轻轻叹气,正要走被姜甜拦住了。

        秦修一番好意,姜甜心里是清楚的,“你放心,玩玩罢了。”

        看着姜甜往车那边走的背影,秦修长舒一口气。

        果然是他自作多情了,一个浪里来浪里去的渣中天后,哪里需要他好心提醒。

        “你们刚才聊什么呢?”

        姜甜上车刚要系安全带,沈睦就随口问了一句,那语气随意得就像是问她准备左拐还是左拐一样。

        想到刚才秦修那副拿她没办法的憋屈模样,姜甜扣安全带的动作顿了顿,“闲聊”她侧过脸冲沈睦微微一笑,发动车子驶出停车场,“他说你这人不简单,我玩不过你。”

        得,还挺实诚。

        沈睦愣了愣,片刻后莞尔,“他应该有点吃醋。”

        “嗯!”姜甜微微点头,“我也这么觉得。”

        沈睦突然觉得眼前这个女人就像是天上的云,飘忽不定、难以捉摸。时而给你一种‘她对你有意思’的感觉,时而又让你觉得那是个错觉。

        烧烤店离得近,没一会车就开到了,姜甜把车倒进停车位,拉上手刹,“其实刚才是我跟秦修告白被拒了,我这人要面子,刚才没说实话。”

        这句才不是实话吧,秦修说的没错,他承认自己不简单,所以他准备要做点不简单的事。

        说是迟那是快,沈睦趁姜甜开车门要下车的时机,一把扶住她的肩膀,然后跟她对视,嘴角弯出邪魅的笑,“比起告白,男人更喜欢实际点的……”

        见他难得露出暧昧的眼神,姜甜没有躲闪地笑了笑,“比如呢?”

        “比如!”沈睦伸出光洁白皙骨节分明的手将姜甜的碎发抚到了耳后,“若即若离的肢体接触。”

        “哦!”姜甜淡定地哦了一声,眨着满是星光的眸子,有样学样地伸手抚上了沈睦的耳畔、脸颊,“是……这样吗?”

        因为经常拿画笔,她手上有细细的茧,摸得他脑子里想好的坏主意,轰的一下,全体热闹起来。

        见他愣着,姜甜满意地笑着,然后乘胜追击地凑到他耳边,轻轻落下一个吻。

        “……”想撩人反被撩得毫无反击之力的沈睦,此刻除了脑子是热闹的,身体其他组织都僵得像要死掉一样。

        啧,这个不简单的男人也如此不经撩啊!

        小妖听到分值涨的提示音,兴奋地跟它爷爷报告说:“爷爷,沈睦的好感值涨到40了。”

        嗯。

        挺好!

        姜甜没再有下一步动作,推开沈睦下车时她还是那副淡定从容的模样,仿佛刚才的一切只是对沈睦‘教学’的运用和反馈。

        姜甜进包厢时其他四个人都已经到了,姜甜见秦修旁边的位子是空的,自顾自的坐了下来。

        “沈睦呢?”夏明炀伸着脖子往门外看了看。

        “可能上洗手间了”姜甜说。

        至于去洗手间干嘛,她就不好说了。

        一回生两回熟,夏明炀问姜甜说:“你还是喝红酒吗?”

        今天是撩到攻略对象的一天,值得庆祝,姜甜豪爽地说:“可以!”

        旁边的秦修闻言眉头紧皱,这是要故计重施装醉拿下沈睦?

        “秦修,你喝什么?”

        “我开车了。”